我装出一副不想去的样子,尹恩妃很配合的说:“真的只是去凑个人头吗?”

  “嗯呢,潇洒哥说话算数,怎么说我在这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潇洒哥捋了捋脑瓜子门前那一搓毛。

  “行吧,老公你过去吧。”尹恩妃像个小财迷似的说道:“一天200多好赚呀。”

  潇洒哥一听有戏,就赶忙跟着说:“就是,你在这咔咔剪个头发一天才能赚几个钱,扣掉房屋水电费也没几爸剩什么了。”

  “是那么回事,我问问几个人呀?”

  “哎呀,你管几个人干什么,那么怂呢,挺大的小伙子。”潇洒哥不由分说的搂着我就往出走。

  跟着他往一所门市售楼处走去,一进屋前面有几个工作人员穿着西装领带正在网上搜龙g这边的人的电话,问出了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喂您好,请问您最近买房吗?”

  “买你大爷个臭嗨!”对面十个人得有八个人是骂他们的,偶尔碰见两个脾气好的一个挂电话,一个说不买得,也不怪这帮人骂人,首先我他.妈不认识你,其次深z这边的卖房人员n家,他们这种电话一天要接n个,每次接起来都是相同的话,要我我也急眼。

  再往里面走,是一间会客的单间,上面只有一套沙发,面前摆放着一套茶具。

  他在茶具上插了电源,不一会儿茶就烧了起来,倒了两杯茶慢悠悠的说:“等会吧,一会儿还得过来三个人人。”

  过来三个加上我们两个,也就是五个人,我问出心里的疑惑:“够用吗?”

  “太够了,这玩意人整的太多也没用,整的好像咱们怎么滴是的呢。”

  一盏茶的功夫,黄平跟另外两个看起来岁数都不大的青年走了进来,他们喊了声:“潇洒哥。”

  潇洒哥点点头,介绍道:“这是我玩的小兄弟张耀阳,这是黄平,大毛,小鬼。”

  我们互相点头算是打招呼了,黄平肯定是要跟我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可我心里便有了疑问,他不是跟王佳斌一起出来的么,怎么现在就他自己,斌子呢?

  碍于眼下不方便,我也没吭声。

  潇洒哥开的是一辆二手奥迪,花了十来万买的五年车。

  他在车上就嘱咐我们一会听他话行动,别他.妈瞎干,这帮卖菜做生意的小农虽然脾气都挺臭的,但人家也是为了讨个生活,不要把关系弄僵,我这一听,这逼还挺仁义。

  卖菜,卖猪肉,鱼,亦或者烤串,他们每天精打细算,别说一块钱了,就是几毛钱也给你算的明明白白的,这让我很不理解,在我们那边掉几毛钱可能都已经没人愿意弯腰去捡了。

  这没有黑谁的意思,也不是说东北这边多牛逼,只能说是文化差异不同,他们很显然更会过日子,颇有一种我奶她们那个时代的感觉,一块钱掰成两半花,钱一分一分的挤出来,攒下去,不像我们大手大脚。

  我们刚进去,就让一群小贩给围住了,叽叽喳喳闹哄哄的,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感情是不远处同样盖了一所菜市场,房屋租的价格要比这边便宜许多,虽然地理位置没有这边好,但胜在便宜,这年头小贩不就是客流量,他们在哪卖菜,人家就去哪买,潇洒哥此刻也不潇洒了,上火吧啦的直挠脑瓜子。

  他拿着一个大喇叭喊道:“停,都给我停,我知道你们的难处,你们也体谅体谅我,都是打工的,大家都很不容易,这个地段这个价格其实不贵了,他们在边是我们的一个老对手了,在刻意压价找我们麻烦。”

  “我们不管你们是不是对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哪边便宜我们就去哪边。”

  “对,退我们钱,我们要走!!”

  “不然就给你们砸了!今天钱要不出来你们也别想走了。”

  ......

  一个青年开口说完,其他人都跟着起哄!各个情绪激昂,大有一会可能就开打的架势。

  做为生活链里最底端的人们,有时候面对潇洒哥这样的人,要钱要不来,报j无门,打官司更是打不起,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事方法,威胁不行那就打。

  潇洒哥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钱都已经给老板了,想退是不可能了,退不了的话还得安抚这帮已经炸了的农民工的情绪,他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该死的大头,把这么一份烂活扔给自己了,草!

  “兄弟姐妹们,我知道你们的难处,行,回头我跟老板研究研究,保证给你们一个最满意的回答行不。”潇洒哥颇为头疼的说道。

  “不行!!我们现在就要一个说法。”

  “那我没招了,老板出差了,得三天能回来,这钱已经进了他的口袋,想要退就得跟他们商量,你们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没招,而且我跟你们透个底,钱肯定不能退了,最多我想办法跟boss申请租房的价格跟那边一样。”潇洒哥说:“信我呢,你们就再忍三天,不信我呢,那你们整死我吧。”

  众人面面相觑,见潇洒哥也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只好再给他三天时间。

  !)正!●版F首发W\"

  我们几个在附近的一家小饭店的包厢内,要了俩川菜,要了一沓子啤酒。

  潇洒哥拿牙嘎嘣一声给咬开,又开始吹牛逼了:“想我潇洒哥纵横四海,面对多少大汉的围堵眼皮都没说眨一下,今天却让一群小农跟区区几百块钱(一家的)难住了,草!”

  “潇洒哥,大汉是爆.你.菊.花啊还是干嘛?”黄平龇牙乐道。

  “滚袄,长的雀掉黑的,脖子上全是cun,不说话没人当你是三炮!”

  “草,我这是天生就这颜色。”黄平不乐意的说道,随即抽出一根烟,将烟盒随意的扔到我面前,又问:“七爷不是说钱一分不退,你拖了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怎么办?”

  潇洒哥眼睛眯了起来:“还能咋整!一会喝完酒了,咱们去找那个抢生意的人聊聊,给他聊躺下了,不就完事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