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让潇洒哥在小农跟企业中挑一个对手,他肯定是去挑同行整。

  虽然说七爷在东北曾经混的很开,可这边别的不多,各种各样的大哥太多了,以前呢这帮人叫社团,叫黑社会,现在都叫公司,保不准哪个不起眼的小公司背后站着我的是某某人.大的代表。

  这年头,图的不就是利么。

  利这个字在这边格外突出,我一直很喜欢一句话,如果我有足够多的钱,谁他.妈愿意每天活的勾心斗角!

  E首G发

  景泰公司,背后老板齐虎,早年做二手电视起来的,赚钱以后开始涉猎各个行业,凡是跟钱搭边的,他都要沾上一点,典型的贪得无厌那种人。

  保四子,是齐虎手下的一员,是前j村这边生意的新负责人,也就是这次用低租金来抢七爷生意的人。

  这点小钱七爷自然看不上,他只是想借事挑选一批有能力的新人上位,这个潇洒哥就是培养的人之一。

  咣当一声,喝完酒潇洒哥完全就是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势,一进屋就横楞着眼珠子问道:“保四子呢。”

  保四子放下账本,对身边的一个租户说:“行,咱们回聊,来个朋友。”

  这名租户点点头,就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让潇洒哥给拦住了:“草,祥子,我他.妈对你不错吧,把最好的地点都给你了,你竟然要来这边?”

  “潇洒哥,我们就是为了赚钱,您那地点好是好,可是……太贵了啊。”

  “贵个几爸贵,你一年去掉房租能赚不少吧!你来这边没有人买你东西,到时候赔你的媳妇都得让你卖出去!”潇洒哥一来气说话都开始不走脑子了。这人不愿意惹潇洒,闷着头离开了。

  ”我说你就这样对你的租户,谁也不愿意给你干啊,来去是他们的自由,怎么着,还捆着干啊?“保四子一直认为自己不是跟潇洒哥齐名的人物,甚至比他还大一级,他是直接跟着老板走的,替公司直接做事,而潇洒哥是跟老板中间还隔着一个人。

  可潇洒哥不这么以为,我他.妈跟着谁,你跟着谁,能一样么?

  只见潇洒哥慢慢走到保四子面前,保四子也不贯彻他,针锋相对的看着他,然后潇洒哥竟然直接从兜里掏出一把刀扎他大腿上了,随着一阵杀猪般的嚎叫,潇洒哥恶狠狠的说:“兄弟,你玩的太埋汰了,这个是给你的见面礼,回去告诉你老板,前j村的价格要么跟我们一样,要么我还扎你!”

  潇洒哥这一刀扎的连我都猝不及防,我没想到平常一个满嘴吹牛逼的人在扎人的时候一点都没他.妈犹豫,说干就干进去了,不由得让我眼角有些抽抽,这就是社会么,人活着为了钱什么都能做么,要知道,这可是犯法的事啊!

  “你码!”保四子夜够硬,被扎了以后破口大骂,紧接着外面呼啦一下子进来五六个人,他们看见保四子被扎的哇哇流血后,顿时拎着搞靶就冲了过来。

  噗噗噗!

  大毛跟小鬼也够狠,同时从兜里掏出刀迎了上去,对着人就是瞎几爸攮,一个回合就冲倒了两个人,而我跟黄平是当过兵,打他们显然比打那些教官轻松的多。

  我抬胳膊挡了一下,随即一个鞭腿踹他胸口上了,紧接着立马抓起他的胳膊摁在墙壁之上,这小子试着反抗两下,发现动不了,就只能张嘴骂我。

  “你这破嘴真实欠抽!”我咣咣的对着他的嘴就是一顿砸,我没有潇洒哥他们那么虎,上去就动刀,再说我也不敢,看见刀进大腿的时候,我的心脏都跟着下意识的突突一下,七爷小弟的小弟下手都这么狠,那七爷得残暴成什么样,谁知道潇洒哥以后这刀子会不会进我的大腿里。

  很快的,我们这伙的超强战斗力,就把对面干趴下了,潇洒哥说:“还几爸要支扒支扒,你是个吗?啊!”

  潇洒哥瞪着眼珠子,拍拍他的脸,说:“两天时间,我接不到你房屋涨价的电话,下一次,就是送你去医院!”

  说完大手一挥,就带着我们离开了。

  车很快使回市区,潇洒哥对大毛,小鬼,黄平说:“三天后你们秩序纹身店找我,我给你们结算。”

  大毛呵呵一笑:“潇洒哥,多钱啊?”

  潇洒哥一愣:“讲好的二百,怎么?”

  “潇洒哥我没别的意思,每次干活我们哥俩都跟着你,但今天我们动刀了,你看我到没啥,小鬼脑袋上被轮开了。”

  潇洒哥低头点了颗烟:“我会跟七爷说的,到时候看他发多少钱,咱们再聊。”

  “行,潇洒哥我信你的。”大毛说完就跟小鬼离开了。

  这让我对这个社会更加的有了新的认知,如果此刻是黄平带着我,老艾,王佳斌办事,那是黄平给我们多少钱,我们就接多少钱的,不会讨价还价,也不好意思张口多要,因为我觉得多要一百两百都不够我们在一起吃顿饭钱,很显然大毛他们不这么觉得。

  黄平看了眼手机:“晚上到我值班了,我得回去了,回头约。”

  我冲黄平点点头,心里虽有无数个问好,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兄弟,练过?”往店里走的时候,潇洒哥忽然笑呵呵的搂着我肩膀问道。

  “当过两年兵,呵呵。”我如实回道,这东西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算隐瞒也得被发现,我现在只要跟人家打架,脑海里总是潜意识的先用格斗技巧。

  这一点当过兵的可能深有体会,你在大街上看那些打架的,,凡是打架之前先摆姿势的,十有八九就是练过的。

  就像客房服务员进门之前,总是习惯性的先敲门,你好,客房服务……

  “以后有这活,我就喊你呗。”潇洒哥没给他们钱,却意外的从我兜里拿出二百:“别跟大毛他们说啊,这帮逼崽子就认钱。”

  “不说三天后分吗,你现在干嘛给我?”

  “废话,我不给你钱,一会儿回去尹恩妃能乐意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