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七爷来了,少说话,多喝酒,知道吗?”见到潇洒哥以后,他便搂着我的肩膀进了包房。

  “知道。”如果说世界上什么样的饭局最难吃,就是陪领导吃饭,吃不饱不说,还得往死喝,你面前是咸菜,你对面是排骨,愣是不敢转桌子,然后他们聊天的时候插不上嘴,就听他们在那吹牛逼,时不时你还得配合着哈哈一笑。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的饭局,我更喜欢跟身份差不多的人呆在一起玩。

  这间包厢特气派,足足八十多平方米,里面只有十来个人,有的人五大三粗。凶相毕露,有的人西装革履斯斯文文,什么样的人都有,我就找到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在那。

  门开了,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传说中的七爷进来了,他总是笑眯眯的,嘴里叼着一根烟头,一进屋,他的贴身秘书就将他的外套给脱了去。

  “七爷!”屋里这十来个人站起身齐刷刷的喊了一句。

  “玩的进行些。”七爷点点头,直径走到最中心的位置,跟旁边的人说道:“苏哲,给兄弟们上姑娘。”

  “七爷这不等你来选么。”苏哲打了一个响指,对早就在门口等待的大堂经理说:“把你们这里面最好的姑娘给我叫上来,按人头算,每个兄弟两美女,哦,对了,还有你们店里的那个头牌!必须给我上来。”

  ◇、更^新最快上,

  七爷眼睛微微眯了眯:“早就听说新世纪来了一个姿色不错的头牌,一直想来看看,碍于老婆看得紧,没有机会出来,哈哈。”

  “七爷真能闹,谁不知道七爷在家的地位是皇帝!”苏哲适时的拍了一记马屁。

  “那她就是皇太后,哈哈。”

  “哈哈。”周围人跟着捧着笑,尤其是潇洒哥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而我完全没感觉笑点在哪,就跟着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辆。

  “潇洒哥,你真他.妈是个演员。”我无语的对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懂个毛线,笑了就完了,啊,哈哈哈。”

  “姑娘们来啦。”一记浪到不行的魅惑声音响起,新世纪里的姑娘们鱼贯而入,大城市里的妹子就是不一样,长得各个都挺带劲,远不是我们那种小城市能比的。

  呼啦一下子进来能有四十位姑娘,穿旗袍的,学生服装的,老师服装的,护士装的,还有显身材的牛仔裤的姑娘,我个人喜欢正经衣服的姑娘,她穿的越多,我就越感觉有吸引力,对于制服控什么的,我不喜欢!

  潇洒哥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他搓了搓手:“从小老师跟护士就是我的向往!井空是我的偶像,哈哈。”

  随着姑娘们的进入,气氛忽然变了,七爷之前进屋时带的那股威压没有了,反而有了一片想和欢乐的感觉,果然在这个世界上能改变男人的只有一个叫女人的东西。

  大家忍住兴奋,都没敢动弹,七爷在这里,肯定是他先挑,七爷哈哈一笑:“兄弟们都别客气,喜欢哪个选哪个。”

  “七爷您先来。”

  七爷目光扫了一圈,摆手拒绝道:“我老喽,玩不动了,你们年轻人来。”

  苏哲立马懂了,对经理说:“头牌呢?”

  “她在化妆,小姑娘年轻,起来的晚,刚来,等化完妆就来,稍等哈。”

  “快点的!”苏哲皱眉催促道:“七爷来这边玩是让你们店蓬荜生辉,敢他.妈怠慢了,你老板炒你鱿鱼你信不?”

  经理赔笑道:“马上,马上,我去催一下,保证不会让您着急。”

  “最好的,总是最晚才出现,美女会迟到,但若是值得,迟到一点也没关系,哈哈。”七爷哈哈一笑。

  “姑娘们别愣着了,来吧!”

  随后姑娘们几乎是两三个去找一个,她们也知道这个vvip包房里的男人都是金主,晚上陪好了,能狠狠赚一笔,她们的目的几乎都很相同,都是奔着七爷跟苏哲他们身上过去的,说白了,姑娘们也不傻,知道哪些是大哥,哪些是小弟,看落座就能看出来了。

  这些姑娘,大多数都是大学生,亦或者刚毕业的姑娘们,十个人得有五个是某些学校的长相前十的姑娘。我在说的直白点,那些你曾幻想娶她就能幸福一辈子的女神,此刻就是有钱人挎下玩具。

  我其实没脸说你们,因为在头牌出现的那一刻,我也煞.笔了,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帅哥,你好年轻哦。”这里面我岁数不能说最小,也差不多了,毕竟只有二十出头,再加上有尹恩妃这个韩妹子给我一打扮,挺招小姑娘的,虽然她们是小姐,在容忍度上很高,可能选择帅的她们还是会选择帅的。

  当兵那会,有次王佳斌跟老艾黄平他们三个说要去找小姐,然后其中一个小姐在扫了他们一眼后,下意识的就说了句,玩会呗,好不容易来个帅的。

  可想而知,她们干这一行面对各种模样的人,心里的承受能力锻炼的很强。

  旁边的两位姑娘直接就坐在我腿上了,跟我玩摇筛子,喝酒,抽烟,闲唠嗑,我也能油嘴滑舌的应付着。

  苏哲见七爷自己孤零零的在那抽烟,不免有些想发火,刚想冲经理问他.妈的头牌是范*冰咋的,上个人这么费劲吗?

  门再次打开了,头牌来了。

  只见一个画着淡妆,长相甜美,一看就是那种乖乖女的女孩出现了。

  她身上的气质,她的容颜,除了岁数以外,怎么看都不像是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孩子,她与这里格格不入。

  她更应该出现在校园,食堂,球场,图书馆,柳树成荫的小路,而不是出现在这风尘气息重的夜场。

  她拿着一个小包,嘴角微微一笑,挂着恬淡的笑容走向七爷面前,规矩的喊了声:“七哥。”

  是的,让一位二十岁的小姑娘管一位四十多岁能当她爸爸的男人喊七哥,这就是钱跟地位的能耐,男人越老越吃香,这话不是白来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