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竟然给我搂进怀里,小声说:“兄弟,尹恩妃就够好的了,你犯不上因为一个小姐得罪七爷是吧,控制控制情绪。”

  说话间,潇洒哥偷偷的给尹恩妃发了条微信:“赶紧过来,你男朋友要出事。”

  尹恩妃当时正在给人剪头发呢,桌子上的屏幕就亮了一下,她就随意的扫了眼,然后顿时慌了,给人理发理到一半说啥不理了:“帅哥,你明天再来理发行吗?我男朋友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美女你别闹,我这剪的板寸,你给我理一半了,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对不起啊,我男朋友给人杀了,我必须过去了。”尹恩妃在吹牛逼,她怕这小子为难她不让她走。

  “……啊,这事重要,你赶紧去吧。”这小子扔下二十块钱就走了。

  尹恩妃赶紧穿上外套,将卷帘门一拉蹭蹭往出走。

  ……

  “苏哲,我说了多少次,你长的斯斯文文,对待女人要温柔些。”七爷呵斥苏哲一句,紧接着笑呵呵的对秦子晴说:“你在顾虑什么?”

  秦子晴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黄平一看这眼神,暗道,坏了!

  七爷多他.妈精明,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就是这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瞬间就跟他对上了,然后直勾勾的看着他。

  在东北有一种青年叫做愣头青,为什么总是听说两个人在道上走着走着就能因为你瞅啥,瞅你咋的之后就干起来了,大家好多时候都拿他当作是玩笑话,但却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

  两个人对面走过的时候,有些人就不爽这种愣头青的眼神,就会问一句你瞅啥,然后就会不由自主的干起来!

  很显然,我现在这种愣头青一样的眼神让七夜不爽了,当下眉头一皱,苏哲立刻疾风迈步过来,抬手就是一个嘴巴,扇的我火燎撩的疼:“小*崽子你是干什么的?”

  “老大,别打,别打,有误会。”我挺感谢潇洒哥能在这种时候还敢出来护着我的。

  “当我傻子呢。”苏哲一手给潇洒哥扒愣开,随后一脚踹向我脑袋,直接给我踹倒了,紧接着抓着我的头发咣咣的对着桌子一顿砸,鲜血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而我眼神依然死死的盯着七爷。

  “*崽子,给他眼珠子给我抠下来。”苏哲彻底愤怒,对潇洒哥说:“刀给我。”

  ……

  七爷想了想,问秦子晴:“你们认识?”

  秦子晴都吓坏了,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

  “走吧。”七爷搂着秦子晴就往出走,秦子晴知道我什么脾气,也知道我现在这样子完全就是因为她,她不敢在屋里面在逗留了,就说:“七哥,不,七爷,我跟你上楼,您别打他了行吗?”

  “我他.妈让你在瞅,潇洒,你他,妈把刀给我,我看看他能不能瞅了。”苏哲的脾气比潇洒还爆,瞅着斯斯文文,下手竟然这么狠,我当下紧紧的握着拳头,恍若未闻苏哲的话,依然盯着七爷看。

  潇洒哥没动刀,表情特尴尬的说:“老大,有误会,有误会。”

  紧着赶紧用手蒙住我的眼睛:“别看了,别看了,知道你崇拜七爷,七爷最烦别人看他了。”

  “使唤不动你是吧!“苏哲反身回到自己包里,掏出一把折叠刀过来就要抠我眼珠子。

  秦子晴急了,赶紧抓着七爷的手,恳求的看着他,七爷忽然拦住他:“苏哲,别打了,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我不想见血。”

  接着七爷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说:“上一次敢这么瞅我的人,墓地坟头的草已经长得老高了。”

  说完,他就搂着秦子晴往楼上走,而苏哲待到七爷走后,就怼身边的兄弟们说:“没规矩,给我打。”

  不仅打我,连同潇洒哥一起都给打了,让他们一帮人给我们好顿打,黄平则是不敢动弹,他虽有怒气,但只能在旁边看着,随后我俩让苏哲打的半死。

  随即才停手,苏哲让这些人都出去了,点了颗烟说道:“潇洒,我他.妈发现我出去办事一圈回来,你翅膀硬了,使唤不动你了呗。”

  “老大,我跟你了你这么久,我潇洒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么,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都不带有一句怨言的,可是你让我给你拿刀抠我兄弟的眼珠子,我办不到。”潇洒还挺掘。

  “草,打你,亏吗?”

  “不亏,要是七爷出手,这时候我俩估计不死也已经半残了。”

  “还他.妈知道。”苏哲没有之前的那种戾气了,抽出两根烟点燃,一根塞潇洒哥嘴里,一根塞我嘴里,他对我说:“你小子好像他.妈虎,大半个广d都没有说敢直接这么对视七爷的,那小姑娘你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发现苏哲好像并不没有啥恶意,打我们肯定也是给七爷跟那些手下做做样子。他们肯定已经看出来啥了,我在隐瞒也没意思了,容易适得其反。

  “看你那眼神我就他.妈就知道。”苏哲从包里甩出五千块钱:“你俩去看看病,剩下的买点什么水果自己吃吧,前j村的事情办的不错,本来寻思这次提拔你们这批新人的,这下子闹的,草,在等几天吧。”

  潇洒哥说:“老大,你让七爷别生气,我们对他肯定忠心耿耿。”

  “七爷这么一个大人物还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生气,下回激灵点,在大头那批人急着往上窜,我的意思要提拔你,你他.妈给我争点气吧。”苏哲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走吧,兄弟,带你去医院。”黄平扶着我跟潇洒就往出走,我不甘心的往楼上看了眼,心里不是滋味,想哭。

  “谁打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碰见急冲冲进来的尹恩妃,看见我的模样后,顿时心疼的有些要急眼。

  “先去医院吧,路上给你讲。”

  “出租车。”尹恩妃从黄平手里接过我,让我搭在她的肩膀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医院驶去。

  看(:正版7章lz节{上f(b

  “呜呜呜。”忽然的我就哭了起来,趴在尹恩妃的肩膀上痛哭流涕,秦子晴,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