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那些没什么意义,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尹恩妃说:“谁没犯过错,谁没一怒为红颜过呢,路是自己走的,你们中国有句话,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他.妈要走完。”

  听到尹恩妃蹦出来的脏话,我不襟笑了起来。

  “笑了哦,笑了就好,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妃姐拯救你的不开心,喝!”

  “谢谢啊。”

  “别的,你跟我说谢谢,我还真不适应呢。”尹恩妃乐了乐。

  “你手里有钱吗?能借我一些吗,我还你。”

  “干嘛?”

  “我想帮她赎身。”

  “得多少钱呢?”

  “她没说,最少不得十万?”

  “那没有,兜里就十块。”

  “……!”

  “聊着呢。”潇洒哥笑呵呵的带着一股旋风冲进来,一上来就搂过我的肩膀问道:“怎么着,醒酒了没?”

  “少他.妈废话。”我扔给他一支烟。

  “下午跟我出去一趟,苏哲找你。”

  “还没给咱打够吗,还找,我都没去找他呢。”尹恩妃一听有些急。

  “一码归一码,不一样的,苏哲要提拔我们这批人,我带他去。”

  “不许去。”尹恩妃说:“我怎么感觉你们这行是黑社会呢。”

  “毛的黑社会,我们是正经公司,就是去凑人头赚外快的。”潇洒哥辩解道:“这次的活整好了,能赚不少钱呢。”

  接着尹恩妃再次装出小财迷的样子,扣了扣自己的手指甲,说道:“能有多少哇?”

  “多少咱不清楚,反正比你理发一天来的多。”潇洒哥说:“哎,你还会纹身是不?”

  “嗯呢。”

  “回头我带俩兄弟过来纹身呗,照顾照顾你生意。”

  “那感情好呀,去吧去吧。”

  “嗯呢,纹什么你能赚的多?我就让他们纹什么。”潇洒哥问道。

  “肯定是立体图案,纹的东西越大,赚的就越多。”

  “妥了,我知道了,实在不行,你招个服务员什么的吧,我带他去外面赚大钱。”

  “别喝酒啦。““嗯呐。”

  ”一会儿苏哲老大跟咱们说话的时候,你就听着,一切我来应付知道吗?“潇洒哥嘱咐道。

  “啥事啊?”我挺忐忑的问道,如果他从秦子晴那边听到些什么的话,我就容易废,心里挺没底的!

  \"0E

  潇洒哥给我,黄平,大毛,小鬼全部叫到房地产的那个公司里,他是这里的挂名经理,出入自由,门口是正经营业的销售员。

  过了一会儿,苏哲竖着牛犊子舔的侧边梳发型,腋下夹着包进来了,他斜眼看了我一眼说道:“醒酒了?”

  晕,怎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这个,我尴尬的回道:“醒了。”

  “行,那就说正事吧。”苏哲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随手给兜里的南京烟拿出来叼在嘴中:“七爷最近想招一批人上位,大头,王佳斌那伙人蹦高往出起,给七爷办了几件不错的事情,但我这边跟七爷力荐潇洒,你们虽然办了一件漂亮的事,但是昨晚的事情让七爷有些小小的不高兴,不过也没什么,他不会在意的,你们只要给接下来的事情半明白了,潇洒上位,你们跟着吃香喝辣那是妥妥的,大的不敢说,比肩月入七八千的白领是妥妥的。”

  “老大你直接说啥事就行。”潇洒憨憨的说道:“你开口,我就给你办了,没有我潇洒击不倒的对手。”

  “这次这个人你空有蛮力还真不行。”

  苏哲给出我们地址,并且告诉我们这是七爷新批下来的地皮,准备盖楼,但是有一家钉子户说什么不肯搬走,这家钉子户,是一位年近70岁的老太太,大儿子心梗死了,二儿子在外面打工,媳妇离婚了,自己带着小孙子在这边上初中,每个月依靠自己的工资将其养大。

  而这件事的难就难在这个老人有些迷信,她不敢搬走,搬走了,怕她死去的大儿子跟老板回家找不到路……这也是一种执念。

  潇洒哥挠了挠胸前那几根胸毛有些哆嗦的说:“我听着咋有点害怕。”

  “害怕个毛线,咱们走这条路的,不也信这玩意,不是虎到发愣的你问他谁敢在自己身上纹小鬼?这玩意信则有不信则无,这件事不好办,老太太打打不了,恐吓几句在出心脏病更不行,执念还深,看你们怎么办了,越快搞定越好。”

  大毛舔了舔嘴唇:“那要是搞不定呢?”

  “那我就搞定你们!”苏哲说:“你们就是用强拆的方法也得让那老太太给字签了。”苏哲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就离开了,我们几个人在屋内。

  小鬼说:“欺负人一个老太太是不是有点损啊?”

  “那怎么几爸整,咱们不欺负老太太,苏老大他们就欺负咱们,草,硬着头皮整吧。”潇洒哥也挺闹心的,让他拎着刀敢跟人家对砍,让他喝酒敢跟人家喝到不吐血不下桌,但是面对一个老太太,就像是大铁拳头挥棉花上,有力没处使啊。

  ……

  “下午,两点,这边还是热的快要中暑,潇洒哥说:“耀阳你把衣服穿上的,整的社会人似的,咱俩进去找老太太聊聊。”

  “老太太,在家呢哈。”开门的一瞬间,看见这个老太太瞅着挺慈祥的,潇洒哥笑呵呵的说道。

  “你是?”老太太疑惑的问道。

  “我是这边的开发商想与您聊聊。方便吗?”

  老太太人不错,让我们进去了,老太太给我们拿了两张凳子,挺慈祥的说:“坐嘛。”

  潇洒哥看了眼正在写作业的小孩儿,笑着问道:“您孙子。”

  “是呀,这孩子可怜,爸妈离婚,妈妈不要他,爸爸在外面打工,每个月就靠我这点微博工资上学。”老太太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所以一开口便开始诉苦。

  潇洒哥耐着性子听完后,便认真的说:“您真伟大,这样老太太,我跟你说个实情,这边我们在搞开发商,您家把头的这根大烟囱肯定是要扒的,您做为头一家,我们也是要扒的,这边是靠着农村,房间普遍在五千一平,到时候我给您按照三千一平算,届时您还能跟您的小孙子住楼,不比冬天睡平房好多了。”

  潇洒哥开始了无耻的大忽悠,人家苏哲给他的底线是可以用这老太太的换一个二或者三的楼房,外加一个车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