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当时就他.妈急眼了,找了一辆大铲车过来,大毛开的,说啥要给老太太的墙先干倒了。

  “不行!”我开口阻拦道:“这他.妈是欺负人,人家就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你不能这么整。”

  “嘿我草,那你说怎么整?”潇洒哥是真的急眼了,五六天了,无论怎么说都没好使,耐心也被磨没了:“还是说给他两套房子,加俩车库?这钱你出啊!”

  小鬼跟着说道:“现在这问题已经明摆着了,老太太在装傻,什么儿子回家找不到路那都是扯淡,为了防止事情闹大,社会舆论上先占着可怜的这一点,在跟他儿子唱双簧呢,为的就是多要点。”

  “我问过了,前面那条街,在没拆迁之前,有个姓贾的老太太要了一套房子跟一个车库!所以她也只是想多要点,咱们可以谈,不至于闹的这么僵,到时候真的传到网上了,七爷那边也不好整。”

  “从始至终你看过七爷露面了吗?苏哲找到我们,也就是说就算最后闹到网上去了,这锅也是我们背!”潇洒哥说:“我叫你来是赚钱的,不是让你挡我发财的道的,我要做出成绩给老板看,明白吗,大毛,把墙给我推倒!”

  “不许拆!”我有些急眼,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们如此欺负这老太太,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给我滚。”潇洒哥给我推开,一声命令:“把墙给我他.妈推了。”

  大毛也是赚钱不眨眼的人,开着挖掘机就给墙干倒了,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屹立多年,上面还有绿色青苔的围墙让人推到了。

  轰的一声,老太太带着急切的表情拿着板锹领着孙子出来了:“你们这帮人渣,我跟你们拼了。”

  老太太挥着大铁锹就过来轮潇洒哥,潇洒哥直接就给锹抢了过来,恶狠狠的说:“老太太,我今儿还真告诉你了!我就他.妈强拆了,一个楼房几十万,推倒你一面,我花几千块钱就能搞定,我要了你的名,花个十来万就能搞定!我不愿意采取最凶残的手段来对你,是你逼我的,人不知足,不行啊!”

  老太太一听,然后坐在地上就嚎啕大哭起来,哭着说她老伴走的早,儿子四十来岁就没了,所有人都在欺负她们祖孙俩等等之类的次。

  看着就特可怜,我这颗就不忍心,却又无法做些什么,只好气氛的回到车里,都不看这个画面。

  随后他周围的邻居全都出来了,有的再骂潇洒哥,有的在劝老太太,场面极度混乱。

  这一次,潇洒哥也挺强硬的,告诉老太太,你家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想玩关系,我就他.妈陪你好好玩玩。

  老太太也硬,就一句话,你拆我房子,就先要我的命。

  接下来的时间,老太太坐在门口,你想拆我房子,就从我身上压过去。

  “草!”潇洒哥气的没招了,回到车里怒砸方向盘:“这他.妈老太太真执拗!”

  “咋整啊?”大毛挺上火说:“老太太这胆子也够狠的,不怕压。”

  “要不问问苏老大怎么说吧。”黄平开口说道,因为他瞅潇洒哥现在这凶狠的眼神就是想压人老太太了。

  “问他,我们啥时候能几爸上位,要咱们干什么的,就是帮老大平事的,压,他.妈给压死她,出事算我的。”

  “压个屁!出事了,你就进去了,还上位,上个粑粑。”小鬼开口说道:“等她儿子回来,咱跟她儿子聊,不能打人家老太太,还不能打他儿子吗!”

  “关键是他儿子也不他.妈露面!就让老太太跟咱们硬钢,他在背后指挥。”

  我们几个都挺头疼!我琢磨半天:“不行听我的,我有一个挺冒险的方法,咱们试试吧。”

  “什么办法?”

  “来,我跟你们说……”

  龙岗的夜晚及时到了八点多,空气还是很闷热的,我们几个坐在车里,汗水呼呼的往下流,看着面前的中学,不禁回想起自己上学那会儿,每天晚上这个时候都给丫爷拎着书包跟在人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走着,哥几个三五成群的在马路上说笑,去网吧玩。那时候的生活无忧无虑,太美好了。

  “出来了。”大毛的忽然开口将我从思绪中拉回来。

  “动作要快!”将烟头仍了出去,指挥着说道。

  “明明,网吧包宿去呀?”明明就是老太太的孙子,他的同学对他说道。

  “改天吧,最近家里总有人来找奶麻烦,我不在家怕她被欺负。”明明拒绝了,心里惦记他奶奶,是个好孩子。

  ,-首发

  “那行吧,我自己去了,有事你喊我。”

  “拜拜。”明明跟他伙伴告别后,就猛瞪自行车往家走,而我们的车就一直跟他在后面,他也注意到了,额头就开始冒汗,然后越瞪越快。

  大毛一脚油门踩了过去,紧接着车门一拉,我们给明明往车上一拽,自行车就倒在一边的大街上,黄平下了车,给自行车骑走了。

  九点了,自己孙子还没回来,按照往常,8点半的时候孙子就该回来了,老太太有些着急在门口张望着,急的来回跺脚。

  她的心里开始变得恐慌,该不会那帮人害了自己孙子吧,这样想着,我就带着笑容出现了:“奶奶,是我。”

  老太太心里瞬间咯噔一声,紧接着抓着我的衣服有些疯癫:“我的孙子呢?是不是让你们拐走了,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他还只是个孩子。”

  “奶奶,你放心,你孙子暂时没什么事,我能跟您好好聊聊吗?”这些日子,潇洒哥对她的所作所为,虽然残忍了一些,但我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跟她说话也蛮尊敬的,老太太对我没什么敌意,反而还哭着求我:“我求求你,你们别伤害我孙子。”

  果然,这老太太的软肋就是她的孙子。

  “不会的,我能进屋聊聊吗?”

  老太太这次还主动给我倒了杯水,我接过水说道:“谢谢,奶奶,我现在实话告诉你,你这房子百分之百要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