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在桌子上狠狠的挣扎两下,无果。

  大毛小鬼给他摁的死死的,我抄起凳子对着他的胳膊便砸了下去,期间眼睛眨都没眨!

  “啊!!”

  这人痛呼一声吼,整条胳膊就悬在空中。

  “里面有动静。”

  耳朵尖的黄平忽然跑向指着最里面的房间说道。

  我将目光望了过去,果不其然,里面传来杀猪般的叫声,但这叫声似乎不是恩妃的……

  我们迈步跑了过来,潇洒哥一脚踹开卧室的大门,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们全都愣住了。

  只见尹恩妃双手被绑的紧紧的,上半身被脱的只剩内衣,但是她不停的用腿在踹保四子,给他踹的鼻青脸肿满脸血,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懵了,我想连保四子都没能明白,看着文文静静的一个小姑娘咋这么能踢!

  “……!”

  潇洒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小声问我:“恩妃妹子以前是干啥的?”

  “你没听过韩国到了十八岁无论男女必当兵吗?”

  “太牛了。”

  “别踢了……别踢了。”

  保四子差点让尹恩妃大牙给踢掉,哀求着说道。

  本来尹恩妃刚才被那么多人给抓着确实有点害怕,她在能打,也是一个女流之辈,但是进入房间一对一后,尹恩妃就没贯彻他了,找了一个机会,一记鞭腿就踢太阳穴上了,当时保四子就有点迷糊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这尹恩妃这顿踹。

  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尹恩妃,随即拽起满脸血的保四子,说道:“你他.妈挺牛逼啊,连我媳妇都绑架,混越混狗蓝紫了。”

  保四子甩了甩脑袋:“这里是新乐,你别嚣张。”

  “我管你新乐,永乐的,大毛小鬼给他给我拽出去!”一声令下,大毛小鬼特听我的,就给他套上麻袋仍后备箱里了,随后我们一群人开车就往公司走去,这时候公司都没有人了,我们几个给他拽进了后面的仓库一顿暴打。

  我指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拉活的保四子,说道:“今天你砍我一刀,我要你十万,有毛病吗?”

  “让……让我打个电话。”潇洒哥拨通了齐虎的电话,接着放在保四子耳边:“虎哥,我小四,我让人给绑了。”

  紧接着我将电话拿了过来,吧嗒一声点了颗烟:“虎哥,你兄弟今天领人砍我一刀,我这人有仇必报,你说我现在回他五刀,还是你给我拿俩医药费去医院看看?”

  “威胁他.妈谁呢,有能耐给他干死啊!”

  “你这是不管了呗,行。”我笑呵呵的挂了电话,眼睛逐渐眯了起来,这个齐虎到底啥几爸意思呢。

  “你他.妈混的也不行啊,老板都他.妈不管你。”潇洒哥照他脑袋踹了两脚。

  “.......!”保四子挺寒心,他没想到自己卖命的虎哥到了这种情况还是他.妈钱亲!

  “潇洒哥你想上位不?”我忽然问向潇洒哥。

  “什么意思?”

  我将地上的砍刀给踢了起来向他扔去,他一把接住刀。

  .......

  挂了电话的齐虎嘴里骂了句:“逼崽子,还他.妈威胁我、你够资格么!”

  说话间手里拨通出去的电话已经接了起来,他恭敬的说:“七爷吗?”

  “七爷在忙,有事跟我说。”苏哲看了眼正在陪新欢打高尔夫的七爷说道。

  !X正p版$首发vn

  “我是齐虎!”

  “不认识!”

  齐虎语气上来挺冲的说了一句,怎料苏哲一点面子都没给他,在前j村一起竞争过的市场,怎么可能不认识?

  苏哲这样说无非就是传达一个意思,你给我打电话,就是有求于我,有求于我,那你的需要必须给我放低!

  “七爷认识我。”齐虎咬牙说道。

  “哦,他挺忙的。”

  “我跟你说也行,一个跟我玩了好几年的弟弟让你们手下给扣了,我想着问问七爷,前j村的事我都已经做出让步了,难道非要把我往死里逼吗?我觉得咱们还有合作的可能性,比如说这次byd工厂招工这件事!”

  byd工厂,每年临近年关将有大量的工人辞职,而这个厂子每年的工人将达到三万人左右,即使过年有着五倍工资的诱惑,百分之七十的人还是选择回家,所以这时候人流量就显得格外重要,人可以停止工作休息,可机器不行,老板这时候愿意花重金,在里面找人这工作就有着大量可利用的空间,毕竟还有一部分找不到工作嗷嗷待哺中。

  “呵呵,我们的哪个兄弟给你弟弟抓了?”

  “前j村这次的负责人。”

  “等我电话!”挂了电话,苏哲毫不犹豫的给潇洒哥打了电话过去:“在他.妈哪呢?”

  潇洒哥看了我一眼,我用嘴型告诉他说实话就行。

  “在公司了。”潇洒哥如实说道。

  “你们是不是给齐虎弟弟抓了?”

  “......嗯!”潇洒哥看了眼已经被砍的奄奄一息的保四子答道。

  “等我过去。”

  “嗯!”

  挂了电话,潇洒哥说:“为什么要砍他?我才能上位?”

  我微微一笑;“你不让你老大看看你的实力,他怎么敢信你。”

  “我老大给我打电话说一会儿过来,我估计那个齐虎给找他了,你这十万块钱恐怕是要不回来了,整不好还得怪罪我们呢。”

  “没事。”我淡淡的笑了笑。

  潇洒哥满脸愁容:“咱们给齐虎的弟弟打了,人家不能乐意。”

  “他是齐虎的弟弟我不是你媳妇呗?”我斜眼提醒了一句。

  “我懂了!”潇洒哥恍然大悟般的搂着我的胳膊:“草,你小子比我精啊!”

  过了片刻,苏哲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看着地已经看不清脸的保四子,头疼的直挠脑瓜子:“草,怎么打成这么个逼样?”

  “他找人在大街上砍我弟弟,又要强我女神,我不揍死他!”潇洒哥气呼呼的说:“瞅瞅给我弟弟砍的,后背这么老长一道疤,要不是gaj的来了,整不好现在就在西天藏经阁里抄些经书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