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他.妈扯犊子。”苏哲看了眼我一眼说:“你他.妈这就收上小弟了呗,赶紧的,先送医院,”

  上了车,潇洒哥还在墨迹:“老大,别的我不说,但是他们找人砍我弟弟这事,没有十万块钱解决不了。”

  “你他.妈不得给人砍了吗?”

  “那能一样么,他先动的手!”

  “你好好寻思寻思,这件事到底谁先动的手?”苏哲提醒了他一句:“这钱肯定是要不到了,我私人给你们拿两千得了!这事你们不要管了,我去办。”

  “老大。”

  “怎么的?”潇洒哥还想说些什么,活生生的憋了回去。最后苏哲在医院里给齐虎打电话让他来领人。

  我们几个就在医院门口那抽烟,我的想法挺简单的,趁着这次机会,我打算跟潇洒哥绑在一起,我是跟着他玩的,而苏哲多次提醒七爷准备拉一个人上位,这个人很明显就是潇洒哥。如果潇洒哥上位了,我自然而然就是他们核心群里的人了。

  苏哲让我们先离开,事情交给他办,我们五个看着两千块钱,潇洒哥有些头疼:“怎么分?”

  我想了想说:“这钱你们一人五百,我不要!”

  “那不行,挨砍的是你,这钱是你的看病钱,我们不要。”大毛说:“今晚我跟小鬼这个人数纯粹算是友情赞助,干咱们这一行,钱固然重要,朋友一样重要,我们还想着以后跟潇洒哥站起来呢,哈哈。”

  “这份情我张耀阳记在心里了,但是这钱你们拿去分了吧,我等下次再分。”我笑呵呵的推给他们,大毛刚刚的一番话给我温暖到了。

  我们曾经素不相识,只是一起共过几次事而已,他们干着一边是赚钱,一边进去蹲的活,不夸张的说这钱是他们的血汗钱,他们能一分不要,足以看的出想交我这个朋友。

  我们互相推脱再三,潇洒哥霸气的说:“那就几爸这样,咱们拿去喝酒,唱k,洗澡,今晚全花完怎样兄弟们!”

  我呵呵一笑:“我就不去了,恩妃今天有点吓到了。”

  潇洒哥哈哈一笑,紧接着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兄弟,low她一炮就好了。”

  我笑骂着说了一声滚,顺便踢了他一脚屁股后,就带着恩妃离了。

  回到家中,尹恩妃还是惊魂未定,她扑进我的怀里:“呜呜呜,张耀阳吓死我啦,我差一点就被强*了。”

  我笑着摸摸她的头发:“你是会过肩摔的女人,能让那个小拉给你强*了么,看看你给他踹的,差点踹死,这以后啊,谁娶了你,还了得?”

  “那是一对一我偷袭成功,要是三个男人强*我,我肯定完了,呜呜呜。”

  我将其搂进我的怀里,认真的说:“我会保护你,只要有我张耀阳在,没人能欺负你,若是有一天真的被人欺负你了,我发誓,就是枪毙我,我也会亲手弄死他。”

  尹恩妃忽然抖了一下子,双眸含光的望着我:“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害的我更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呀。”顿了一下,我又强调道:“好朋友之间的喜欢。”

  尹恩妃神情有些落寞,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可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诶,男女之间的喜欢。”

  我笑了笑:“阳哥劝你今早收起这份喜欢,因为我承受不起,我心里有人了,我们。”

  “我们不能在一起。”尹恩妃撅着小嘴说:“我一猜你就得这么说,你这话我早就听烂了好嘛,不闹了,你给我唱首歌,安慰安慰我吧。”

  “嗯……行……我想说其实我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你好,不要求回报。”

  “张耀阳你个臭不要脸的,又改歌词。”

  “哈哈哈。”

  在玩笑间,尹恩妃慢慢的闭上眼睛,殊不知,世界上最控制不了的就是感情。

  有时候发生了,那就是发生了,有的时候要很久,有的时候也仅仅是一瞬间。

  将恩妃抱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她却仅仅的拉着我的手,在睡梦中说道:“不要松开我,我怕……”

  这一刻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一只手搂着她,另外一只手搭在后脑勺上睡不着,小仙女,此时此刻,你会不会也如尹恩妃一样,正在对别的男生说你怕……

  ……

  七爷很豪气,将新世纪给买了下来,秦子晴从这里的头牌变成了这里的老板,她不用在接客,不用在陪酒,买的起名牌包包,开得起豪车,麻雀一瞬间成了凤凰,背后有人指指点点,但也无所谓,哪个成功的女人背后站着不是一群男人?

  七爷正在办公室里叼着烟斗,眯着眼睛静听苏哲的汇报:“这几个小子可以培养一下,有两个是一直靠出人头挣钱,还有一个以前是当兵的,退伍后在这边租了一个店里,潇洒总跟他在一块,挺能打的,下手也狠。保四子差点让让他干死,办过几次事,挺靠谱的。”

  “当兵的?”七爷眉头微微一皱,干他这一行最烦的就是警C。其次就是当兵的。

  “嗯。”

  “咱们最近这好像出现好几个当兵的,大头的那个手下就是当兵的吧?”七爷挺谨慎的说道:“先别着急用,去查查他们的底细,如果干净,就重用,不干净,找个事送进去。”

  “明白,比亚D招工那边,齐虎想跟你聊聊。”

  “这件事你做主就好。”七爷接过秦子晴倒过来的茶,随意的说了一句。

  “七爷您忙着。”苏哲微微一笑,心情不错的离开了,七爷这是真的开始放权让自己掌管公司,总算要熬出头了。

  “子晴,我问你。”七爷一把搂过秦子晴的腰坐在自己的腿上,笑呵呵的说:“你的这个前男友以前是当兵的?”

  “前男友?你指的是张耀阳吗?”

  “就是之前在包厢里见过的那个小男孩。”

  “嗯啊。”秦子晴点点头:“他当过两年兵。”

  “家里条件怎么样?”

  “一般般,父母在日本创业,这几年刚有点起色,我刚认识他那会啊,就是个穷小子,院子里养的一堆鸡鸭鹅,我都不爱进去。”

  /E=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