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拒绝了:“不需要买醉,我挺好的,这钱你留着吧。”

  “真没事?”

  “真没事。”我勉强的笑了笑。

  “快别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去吧。”

  新世纪,秦子晴的专属办公室内。

  “秦总你找我?”

  “没人的时候你还是叫我晴晴吧,这样别扭。”

  “呵呵,我怕七爷打我。”我似是嘲讽般得说了一句。

  “心情不好?”秦子晴到也没有生气。

  “嗯。”我点点头。

  “跟女朋友吵架了?”秦子晴又问。

  “你若是想关心我的私生活问题,咱俩下班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喝点酒随便唠。”

  秦子晴一愣;“好吧,我是想问问你,我想找一批新人,你说我该怎么找?”

  “这事七爷跟苏哲他们不教你吗?”

  “你看他俩来这吗?最近他俩不知道在忙什么呢。”

  我想了想,很有可能是前几天老艾说的交易,如果能趁机抓到七爷把柄,给他绳之以法,那我的任务也就完事了。

  有空你问问他最近在干嘛。”

  “你干嘛这么关心他?”秦子晴好奇的反问。

  我的身份也不能告诉她,每多一个人知道,我的身份就会多一分潜在的危险,于是我说:“没啥事,好奇的问问,你想找一批新的小姐的话,我建议去大连或者重庆那边找,那边美女多。”

  “h市的美女也多吧?”

  “你好意思回去吗?”说完我就迈步离开办公室:“对了、咱俩的身份不方便,以后尽量少私下接触吧,秦总。”

  “那小妞找你干什么呀,low一炮昂?”一回自己的办公室,潇洒哥就贱贱的凑过来。

  。S%首o4发

  “这话让七爷听到不怕他干死你昂。”我白了他一眼,就闭眼假寐。

  “这不就咱哥俩吗,你不是传话的碎嘴子,我也没当他面说,说着玩呗。”潇洒哥嘿嘿一乐:“再忍几天,发工资了我请你好好玩一下子去。”

  “没钱。”

  “扣死你得了,知道皇妃妹子对你压榨的紧,我请你,死样吧。”

  话音落,黄平捂着鼻子咳嗽的走进来:“哎呀我z你个大爷的,你俩谁换我去顶一会儿,这帮逼抽烟不要钱似的,这顿抽,呛死我了,跟他.妈人间仙境似的。”

  “大毛小鬼呢?”我斜眼问道。

  “估计跑几爸楼下抽饼去了。”

  “我去吧。”起身我就进了赌场,在这里我不需要干什么,就是看看场子,有人需要借钱我就给他办手续,抵押放款,追债就是我目前的活。

  挺无聊的,大多数我就在那睡觉。

  “在呢,潇洒他们呢?”苏哲突然过来了,跟我说了一句。

  “哲哥。”我给他递了一只烟。

  “嗯……”他点点头,往桌子上拿出一条收据:“这几个小子的钱该去要要了,你带俩人去办吧,这里我看会。”

  “行。”我迈步走进潇洒哥那屋,一巴掌给他拍醒了:“别睡了,苏哲来了,让咱们去追帐。”

  “走走走!”

  “你在家呆着吧,我去喊黄平他们跟我去就行。”

  “那对,潇洒哥做为你们的老大,这钟小事的确不需要我出手。”潇洒哥将它的车钥匙扔给我,在空中划出一道潇洒的弧线。

  潇洒就是潇洒,扔钥匙都他.妈这么潇洒。

  我叫上黄平,小鬼,大毛,四个人就往要帐的那个人家走去。

  这种帐一般不好要,烂赌徒一般都没什么钱,有钱的也不敢让媳妇就知道,就是抵押车,抵押房子的还好弄点。

  但我们不愿意跟客户闹的太僵,忽然人家还你钱了,下次就不会来你这边玩了,态度就不行!

  我们一般不会去追,因为放的是高利贷,大家受不了那利息,没几天就还回来了,不还的就给他父母子女媳妇打电话,大多数也都能还。

  但今天这个和明,明显就是滚刀肉没钱的那种,我们进了他家,给他咣咣一顿揍,最后恩在沙发上,我脚踩在上面,说道:“z你妈!听说你媳妇长的不错,你几爸不还钱,我就抓店里卖!”

  “明天上午之前肯定给你过去!”

  “我他.妈都上门了,那就不是时间问题了,现在把帐上的钱连本带利给我清了!”

  “现在我也没钱啊!”这人哭着脸说道。

  “现在没钱明天能有钱?”说完我拿出刀往他大腿上噗嗤噗嗤攮了两刀:“现在呢,有钱吗?”

  “有,有,有,你等我给我媳妇打个电话!”

  片刻后,他媳妇连本带利的给钱送了过来,两口子去在家大吵一架,说要离婚。

  我们几个在车里去往第二家的路上,小鬼说:“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决,他下次该不来玩了。”

  “我们只是负责要钱的,来不来跟我没关系。”我淡淡的回了一句。

  “耀阳。”黄平还想说些什么让我们瞪眼睛给憋了回去,我知道他是想提醒我的身份,我们与那些真正要债的人不同,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我也都知道,只不过这会正在气头上,就想找个人发火而已。

  我的暴力手段没过多久,就将这几个帐给追了回来,苏哲夸我们办事效率高,扔给我们一些钱,我们平分之后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张耀阳你留下。”当我也准备离开的时候苏哲再次叫了我一声。

  “哲哥。”我应声留下。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苏哲品了口桌子上的茶水问道。

  “在沈阳当兵的。”

  “下手挺狠的,呵呵,为什么进这行昂?”

  “没想进来,潇洒哥非要我进来,我那女朋友还有点财迷,看这行来钱快,就来了。”我故作镇定的说道,也就是他没办法往上查,如果那边有人深查的话,一定会查到我跟王佳斌黄平是一个部队里的,他俩提前出来半年,当兵的地方也改到大连那边,别的不怕,就怕他关系过于硬,显然苏哲没有往深处想。

  苏哲点了颗烟,目光如炬的看着我:“你可知道这行来钱快,送命也快吗?”

  “啥意思,哥你别吓我。”

  “我没逗你,你光在这里看场子能有几个逼钱,深z这边的厕所都买不起,我看你是可塑之才,有没有想着干一笔大买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