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了,但是太危险的事我不想干。”

  此刻我就他.妈是个演员,在表现出对钱的兴奋之余又给他一种我胆子不是太的感觉。

  “不危险的事,能转到钱嘛?你当生活是买两块钱彩票就能中五百万的吗?”

  苏哲开口说道:“这件事你不做,也有会人抢着做,他们的结局只有两种,第一,飞黄腾达,第二,牢底坐穿,有时候咱们活着啊,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个先来,你没钱没权没背景,更没父母,然后你又想在这钢筋从里的水泥里活下来,或许活是一个很简单的词,但是生活与享受,这就很难了。”

  “你如果说不干,ok,现在就走,我可以喊小鬼,大毛他们。”苏哲无所谓的耸耸肩。

  “为什么喊我?我是跟着潇洒哥玩的。”

  “潇洒虽然有胆量,但他没脑子,呵呵,潇洒砍保四子就是你让的吧?”苏哲挑眉问道。

  我心里一惊,草,这人这么聪明?

  “他是我哥,我愿意给他当军事。”

  “所以喽,我说什么,潇洒肯定听什么,这次去办事,我还真挺希望你跟着去的,万一遇到点突发状况,就潇洒那小子,他搞不定。”

  “这次做成了,能有多少钱拿?”

  苏哲伸出两根手指头:“两万。”

  “这么少?五个人分完也才四千,还冒生命危险,我不去。”我果断拒绝了,我是真的不太想去,他什么想法,我估计能猜出个大概。

  “是一人两万,而且只要没人捅咕的话,我估计不会出大问题。”

  “那就能研究了,不过,我得回家跟媳妇商量商量。”

  “女人不用商量,你只要给她拿钱回去就行。”

  “呵呵,去哪?办什么事?本地还是外地?”

  “具体的明晚告诉你。”

  “那不行,如果是去外地,我肯定要跟媳妇说的,不然她急眼。”

  “哈哈,还是个怕媳妇的。”苏哲说:“东北,H市,往那运输一批有问题的奶粉,送到那,会有人接应你们,钱的数额我会告诉潇洒,可以让一点,但不能太多,具体的明天告诉你们。”

  “会吃死人吗?”

  “不会,顶多拉稀。”苏哲拍拍我的肩膀:“好好办,办好了以后赚钱的地方大把,等你真正站稳脚跟以后,你就会发现,北上广,也就呵呵。”

  凌晨三点,我回到家,尹恩妃早已经骑着被呼呼大睡呢,我将被风吹开的窗户给管好,又替她将瞪掉的被子给盖上,然后坐在她旁边抽着烟。

  她悠悠的醒来,迷糊的坐起来说道:“你回来了。”

  “嗯,是不是我玩手机的声音太大了,给你吵醒了。”我将手机调成静音。

  “没有,天天这个时候我都得起来上趟厕所。”尹恩妃踏着拖鞋去了卫生间,就听见哗啦啦冲水的声音后,挠着头就钻回被窝了:“这边的晚上好冷啊,阴冷阴冷的。你要不要进来咱俩取取暖?”

  这个小贱人又开始撩我了:“我怕忍不住给你西天取经了。”

  !Mmj√

  “滚,流氓。”尹恩妃笑着踢了我一脚:“你这一天呐,就能干过嘴瘾,睡觉啦。”

  “一会儿睡呗,你这么聪明,你帮我分析分析点事情。”

  “嗯,进被窝说。”尹恩妃掀开自己的被窝,撩拨我。

  “我睡地上就挺好。”我抬手杵着下巴问道:“今天苏哲找我了,让我们运一批劣质奶粉回H市,你说他啥意思?”

  “三鹿奶粉?吃死人的那种?”

  “哈哈,你咋问的跟我一样。”我咧嘴乐道。

  “都说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说话,行为也就越来越像了。”尹恩妃抱着膝盖,拖着下巴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嗯……他可能是想培养你上位呗,也有可能是想试探你。”

  “试探我?”

  “对呀,本身他们身边前前后后就出现过两名卧底,被查出来都死了,这让他们在运用新人这件事上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我估摸着他们让你办这事可能就是看看你们几个人的态度,你可得小心呐。”尹恩妃正色说道,她越说越觉得有可能。

  “确实,我们刚进来,不可能一下子接触到关于他们上一层的东西,他让我运输劣质奶粉,要是没问题,以后可能会慢慢的让我做一些新的事情,但要是出问题了,肯定就知道是我报的警,可是,我也不能让奶粉真的运输到H市,要是如苏哲所说顶多拉稀,那也没啥,万一他.妈吃死人呢?我怎么整。”

  “吃奶粉吃死人我都不担心,谁知道是你卖的,就担心这不只是奶粉的问题,你懂吗?”

  “你说里面很有可能藏点别的东西?类似于白*之类的?”

  “那还有准呢。”

  我摇头:“不可能,我一个新人他敢这么整?”

  “他没准就玩个出其不意呢。”尹恩妃说:“要不明天我想办法找老艾他们通个话看看?”

  “绝对不行,苏哲现在不信任我,我估计你可能都在他们的监督范围之内,我走这几天,你千万不能跟老艾联系,就当一个傻白甜的老板娘就行。”

  “嗯……好吧。”

  “睡吧,挺晚了,耽误你睡养颜觉了。”

  尹恩妃微微一笑,掀开被子:“来,寂寞了,进来low我一下子,万一你这次去回不来呢,是吧。”

  “滚,盼我点好!”

  开了句玩笑之后,房间内很快就被我的呼噜声给占据了,今天办的几件狠事,心力交瘁的,导致与我睡觉都开始打呼噜了。吵得尹恩妃睡不着,只见她翻来覆去的雇用一会儿,就挺崩溃的看了我一会儿。

  有过打呼噜的人都知道,睡觉打呼噜是从嘴往出打,只要给嘴捂住就没事了,尹恩妃这个烦人玩意,你说你要是拿个手巾啥的塞我嘴里也行,偏偏拿着一双袜子塞我嘴里了,还他.妈是我的袜子,我这脚多臭只有我自己知道。

  害的我都做梦了,在梦里,我在农村掏了一宿厕所,掏的我上吐下泻的,第二天醒来以后,发现嘴里有个袜子,顿时我就炸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