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刚才跟我们说话的那个人又再次出现了:“好说好商量不行,非要拼一把呗?”

  “这是不弄躺下一个他不舒服。”潇洒哥要掏车座垫子里枪,准备开蹦。

  “你他.妈疯了,你这一枪打出去,警车不出十分钟就得来!”我将他枪给摁住!

  “那怎么办?”潇洒哥说:“前面是钉子,后面是人,不干怎么整?”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只能给!”我无奈的说道。

  “太憋气了,我受不了!”

  “那你认为我们五个人能砍过他们四十五人不?你要认为能,咱就干。”

  “……草!”潇洒哥特郁闷的砸了一向方向盘:“怕几毛,这玩意最重要的是气势!”

  “上边啦去,你搁这拍古惑仔还是玄幻小说呢,你再有气势一搞靶轮你脑袋上你就迷糊了,给吧,反正这钱上头领导出,咱保个平安就好。”说完我就下车去送钱了。

  “不牛逼了?”拦路这小子接过钱一样,挺不屑的说道。

  “哥,我们不牛逼了,你们人多,牛逼。”

  “早他.妈给就完事了,何必弄这么大阵仗,一千也不够哇。”这人点了点钱,忽然说道。

  “哥你不说一千嘛?”

  “是啊,刚才我们几个人是一千,现在四十多人一千哪够?”这人存心想恶心我们,可能是反感我们刚才如此嚣张。

  “那多少钱够啊?”

  “四千吧。”

  “哥,我们就是打工的,这一千都是顶着老板的臭骂,甭为难我们了呗,你们在揽几辆车就来了。”

  “四千,一分都少不了,不然你们就在这呆着,要么掉头往回走,但我告诉你,这边zf没修路,能走得只有这一条路,自己寻思去吧。”

  “行吧。”我咬牙说道:“四千是不?给你。”

  “草。”这人不屑的笑了笑,身手过来接这四千块钱,就在这时,我右手忽然摸向腰间,一个极其快速的擒拿手将他反扣,随即一把折叠刀顶在他脖子上,额头青筋暴起,瞪着眼珠子吼道:“真*妈给你脸不要脸!都给我退后,不然我弄死他。”

  “别吹牛逼了,你敢杀人?兄弟们给我干他。”对面一个小子明显不服,嚷嚷着就要冲过来。

  我见情况不好,拿着折叠刀对着他的腹部就攮了下去,伴随他痛苦的嚎叫声,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

  与此同时,潇洒哥跟黄平小鬼他们也拎着刀过来了。

  “来,你们往前走一步看看,走一步,我扎一刀,不信就试试。”这一刀攮的我心直突突,我也不害怕,可不攮又不行,不见点血他们真不让我们走。

  苏哲找我跟潇洒哥出来干嘛的?找这么多人出来又带刀又带一把响出来是干嘛的,不是让你们被人熊的,关键时刻能顶事的!

  一千块钱,我们忍了,四千块钱,忍不了。

  “都愣着干你*笔呢,后退。”潇洒哥说:“小鬼给钉子都撤掉,开车走!”

  这帮人没动弹,潇洒哥咬牙对着我手里这人的大腿又是一刀!

  这人唔袄一声,疼得差点昏过去,嘶声力竭的喊道:“都他.妈后退,赶紧的,想看着我死么。”

  这般人就听话般的后退了,随后我们拽着这个人开着车就走了。

  “兄弟,我流血了,能不能送我去医院。”这人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劲,捂着肚子哀求道。

  q5}G《J

  “给你一千块钱你不行,这做人呢,不能太贪,我们虽是过江龙,但他.妈也是个龙!草,滚吧。”见开车已经行驶挺老远了,潇洒哥一脚就给他踹出去了。

  我厌恶的拿矿泉水洗手上的鲜血,潇洒哥笑呵呵的说:“草,你不说不干么,咋上去就攮人。”

  “他过分,要是一千也就忍了,要四千,谁能忍?”

  “牛逼昂,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

  “滚,少几爸埋汰我。”

  “没埋汰你,刚才看你反扣他一下,动作真快。”

  “废话,学啥呢。”

  “这帮人就欠干,枪口底下出D政,这话一点没错,恶人还得我们恶人来治呀。”

  “这一千块钱咱们五个人一家分二百,够找个小姐的了,呵呵。”我笑呵呵的说道。

  “啊?咱们分了?”

  “昂,不然呢,你傻呵呵的给苏哲让他自己找小姐潇洒去?”

  “草,你真贪。”

  “不要给我。”

  我们几个人将这一千块钱给平均分了,对待苏哲纷纷保持沉默,就这样我们这个小团体开始默契的形成以潇洒哥为首,我为军师这样一个集合了。

  接下来的路程还算顺利,我们尽量避免走一些人烟荒芜的地方,不然你不确定在哪又碰见这样一群人。

  车里的生活很不好受,我跟潇洒哥换着开车,其余时间就在睡觉,除了拉屎撒娇以外,几乎都在车里过着。

  等到H市的时候,大家弄的都挺几爸可怜,满脸大胡子,头发也没形了,乱糟糟的,一个个哈气连天,困的黑眼圈都出来了。

  我们将车靠在路边,等着人过来接货。我在那巴拉巴拉的刷牙呢,黄平小声过来问我:“要不要?

  我摇摇头,示意不能告诉健洲叔他们,这货是苏哲他们考验我们的事,一旦报警,我保证,回去之后我跟黄平就得露。

  我们当过兵,学过法的人都有这样一个心里,面对危害国家的行为,总是想去制止,否则内心会非常难受。

  黄平这个人性格直,所以他一直在皱着眉头,心里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潇洒哥走了过来,搂着黄平肩膀说道:“难受了昂?等着交易完成,我领你嗨皮一下去。”

  我想了想,站起身问潇洒哥:“这他.妈是交易奶粉吗?整的跟他.妈白*交易似的呢?”

  潇洒哥眼珠子一转,小声贴在我耳边说:“到了这里我就不怕告诉你了,就是走私白*呢。”

  “啥??”

  “你声音那么高干嘛,在路上不告诉你,怕警C查车的时候你恐慌,你看外面都是奶粉,里面就内有乾坤了。”潇洒哥挺开心的对说:“这一票干成功了,咱们就确实是走在成功的路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