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大了眼睛:“这他.妈是犯罪!”

  “废话,要他.妈纯是卖奶粉用得着我们几个来吗!”潇洒哥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别害怕,有哥在呢。”

  原来我还在很犹豫当中,当下不得不告诉我健洲叔了,这是白*啊,要是流到H市,得祸害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这逼玩意沾上就完。我将手悄悄伸进兜里,无奈经过长途,手机已经没电了。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本田crv停在我们面前,下来一个戴眼镜的普通青年,身后跟着四个人,张口便问道:“七爷的人?”

  潇洒哥走上前:“嗯,货都在这里了,你查一下吧。”

  这小子看了眼旁边的人,直接打开小货车的车门,直径钻进最里面,检查一番后,对其点头:“没问题。”

  戴眼镜的小子点点头,接着就让人从后车厢里里拿出一个麻袋,让我们点钱。

  …H

  接着潇洒哥就拿出一台点钞机,在那刷刷的点钱,我真是大开眼界。

  电影里人的交易直接就是看一眼,拉倒了,他们还点钱?

  黄平凑到我耳边说:“为什么不转账?”

  “啥也,什么年代了,转账等着被查么?”

  “靠,我怎么觉得咱们越活越返璞归真了。”黄平嘀咕两句后,就跟着开始查钱。

  能过了一个多小时吧,潇洒哥对这人说:“没问题,合作愉快。”

  “告诉七爷来H市了,一定要来个电话,龙腾盛世欢迎他!”

  龙腾盛世……我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

  就当我们上了车准备结束掉这场交易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警察的声音,所有人都大惊!

  怎么会有警察,交易的这个戴眼镜立刻举出枪指着潇洒哥的脑袋:“庞佳骏(潇洒哥的本命)你他.妈报警了?”

  “放你妈屁。”潇洒哥也慌了:“我都几爸在这里,我报什么警,让他们抓我们吗?*你奶奶。”

  “最好不是你报的警!不然龙腾盛世不会放过你们。”说完戴眼镜这小子开车就要跑!

  ”快跑。“潇洒哥挺他.妈上火的钻进车里,一边跑一边嘀咕着:“月经没走完的女人就是他.妈不能干,太晦气了!”

  我们开车跑了没多远,就让前面的警车给我们拦住了,这是包围了?

  “草,下去跟她们拼了。”潇洒哥拿枪就要下车。

  “拼个几爸拼,咱们咋的了?就拼?”我摁住有些失去理智的潇洒哥。

  “你说咱们干什么了?咱们他.妈在犯罪!”

  “咱们不知道,就说老板没跟咱们说。”

  “放屁,这事你能咬老大?以后混不混了。”潇洒哥拉着我就要跑,跑的时候不忘记抗麻袋!

  我还想在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咬牙就跟着往下跑,身后是黄平大毛跟小鬼他们。

  砰砰砰!远处已经传来搂火的声音,应该是龙腾盛世他们跟警察干起来了。

  我们几个沿着周边小路一顿跑,每个人换着麻袋抗,黄平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摇摇头,他又对我摇摇头,意思很明显了,不是我们报的警!

  警察在跟龙腾盛世的那帮小子干的挺激烈的,他们不能被抓住,抓住就是死,我们这边只是拿钱,他们那边现在拿着货,所以他们拼死抵抗,警力一下子就到了他们那边,而我们则是躲在一家小村里。

  这家村子里的大门紧闭着,周围大大小小的村子不下一千家,警察今晚估计摸不过来。

  而我们暂时躲避的这个家里的老两口已经让我们绑子凳子上了,潇洒哥特烦躁的看着我们:“你们几个谁报的警?”

  “草,咱们一直都在一块,谁能报警,疯了吗?”

  他一颗烟接着一颗烟的抽着,盯着桌子上的钱,眼睛瞪的红红的:“我给苏哲打个电话……大哥,出事了。”

  苏哲给他一顿臭骂,然后告诉他耐着性子等一会儿,半夜会有人来专门接咱们走!

  大家现在都是在各怀心事,潇洒哥怀疑我们只见有人有问题,而我跟黄平则是吓懵了,因为确确实实不是我俩报的警,而一旦查起来,肯定是从我们身边查起来。

  到底漏了没?如果漏了,就想办法让健洲叔他们抓到我们,那样王佳斌跟尹恩妃绝对废了!

  如果没漏,谁报的警?

  潇洒哥砰的一拍桌子,拿着枪指着我们几个:“谁报的警,说!!”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吭声。

  潇洒哥气的眼珠子通红,接着就拿枪指着我的脑袋:“是不是他.妈你,张耀阳,你是警察!!”

  我后背的冷汗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是你妈了个*,我傻吗?为什么要报警。”

  “你是当兵的,还是这圈人里最后进来的不是你是谁?”潇洒哥眯着眼睛说道。

  “我*你妈!”我蹭的一下站起来,用他枪指着我的脑袋,狠狠的说:“让我进来的是你,带我玩的是你,现在出事了,你他.妈怀疑是我?*你妈,我张耀阳啥样的人你不清楚吗?别说这警不是我报的,我要是真报警,此刻就他.妈应该被警察带走,而你们几个也他.妈不会在这个屋子里还能往出打电话了!!全都他.妈进去了,明白吗?”

  潇洒哥顿时没了脾气,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扑腾一声坐在椅子上:“不是咱们几个最好,如果是的话,回去死的一定很惨,完了,事情搞砸了,七爷不会放过我们的。”

  大家都挺烦躁的抽着烟,潇洒哥让我跟他进屋,他说:“兄弟,别见怪,我最害怕是你了,不想你出事,如果这次报警的是你,你现在跑吧。”

  “哥,真不是我。”我目光真诚的看着他,许久之后他释怀了:“我相信你,回去面对七爷的发怒,咱们一起抗。”

  “嗯。”

  大门开了,我们几个谨慎的从窗户外看了一眼,潇洒哥说:“来接咱们的,走!”

  说完他亲自扛着麻袋上了车,开车的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路上他始终面无表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