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

  “贱人!”潇洒哥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就离开了。

  “胃还能难受吗?我给你揉揉。”

  “你来了,我就不难受了。”小仙女心里有点疑虑:“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能告诉我吗?我保证不说出去。行吗。你让我心里有个底就行。”

  “……你还是不信我昂?”

  “不是不信你,我就怕你既喜欢我,又爱上了她,现在在我们中间左右为难呢。”

  我将双手举了起来,非常非常认真的说:“我张耀阳对天发誓,如果我在你们中间左右为难,那就让我被乱枪打死。”

  g*看正l.版i章‘J节z'上5\"

  “我不许你胡说。”小仙女用手挡住我的嘴:“我信你了,信你了。”

  “嘿,亲一个,来。”

  “还是这么不正经。”

  夜已深,小仙女入睡,老汪带着饭菜回来了,回来之前还特意先敲敲门。

  “你这受了这么重的伤,回去吧,这里我照顾就行了。”老汪说:“你混社会呢?”

  “算是吧。”我提醒老汪:“如果有人问关于我家里的事情,一律不知道,知道吗?”

  “如果我说知道呢?”老汪斜眼问道。

  “那你姑娘就等着守活寡吧。”

  老汪在社会上呆的时间比我久了,我现在在干什么事他虽然不知道,但估计也能猜出个大概。

  我当完兵,按照家里的关系,不是回家当警C就是出国接管我爸妈的生意,但我这两者什么都没选择,还是一身伤口的在这边包扎,刚刚还碰见了潇洒哥等人,除了说我叛逆,在这边瞎混以外,那就是很有可能在帮我健洲叔做案子。

  老汪看着傻乎乎的,心里比谁都明镜。

  “照顾好她!”

  “我知道。”

  “兜里还有钱嘛?”

  “没了,你给我点?”老汪恬不知耻的说道。

  “老汪啊,你怎么就能说的这么自然。”我挺无语的从钱包里抽出一千块钱给老汪:“省着点花。”

  “知道了,你不是我姑爷么,花你钱就跟花我儿子钱一样,非常的自然。”

  “我看你是臭不要脸。”说完,我吹着口哨心情不错的离开了。

  一阵小风吹过,我掖了掖身上的衣服,就往家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就咣咣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动静,也没灯光,就给尹恩妃打了通电话过去,后者没人接,我就在门口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尹恩妃用脚踢了踢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进屋。”

  “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有些抱怨的说道。

  “跟苏万梅看电影去了,手机静音了。快让我看看身上这伤口,哎哟妈,心疼死我了。”

  “没事,去医院包扎完了。”我将兜里的录音笔给她:“这是这次去H市以及刚才在饭店我偷偷录下来的证据,放好,这是我们以后给他送进去的重要证据。”

  找到小仙女,我们终于和好,这让我想更加的赶紧完成任务,好离开这边。

  尹恩妃将东西放好以后,就冲我伸出手:“拿来吧。”

  “啥呀?”我迷茫的问道。

  “这次办事的钱呀。”

  “袄袄,给你,一共三万块钱,刚才看病花了五千多,还有两万四千多,给你,数一下吧。”

  尹恩妃像个小财迷似的,往手上吐了口吐沫就开始惬意的数了起来,然后放进她的包包里,惬意的说道:“明天存起来,嘿嘿。”

  “嘿嘿。”我也笑了笑。

  接着她就不笑了:“以前我搜刮你钱的时候你都郁闷的不行,拼死跟我反抗,今天怎么看着这么高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袄。”

  “今天开心呗,不行袄。”

  “行,阳哥高兴就好。”尹恩妃嘿嘿一笑:“看你受伤这么重的份上,你睡床,我睡地上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我一把就跳上床,盖着被子还有她淡淡的体香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就是随口说说,让让你而已,你还当真了!”尹恩妃无语的回道。

  天越来越凉了,转眼已经进入秋季末,冬季始,深z这边的冬天就相当于东北的秋天一样,不过屋里面冷的刺骨,大家都穿上长衣长袖了,还是冷。

  自从那天我们虎了吧唧的拿枪指着H市正哥以后,地位可以说是逐渐往上窜,苏哲有什么事都喜欢来找我们去办,我们凭借一身虎胆,每一次都给他办的漂漂亮亮,虽然我们与大头是一批人,但现在这架势已经隐隐在他之上,我估摸着再有一段日子,潇洒哥就该被拉出来单立一个组了。

  可潇洒哥爬的位置越高,我心里就越挣扎,因为他接触的东西越多,以后给他送进牢里的希望也就越来越大。

  小仙女很听我的话,从来不主动找我,每次都是我去找她。

  而尹恩妃还不知道小仙女已经跟我和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几次想说了,可是当着她的面又不好意思开口,至于这个不好意思开口的理由在哪,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人都是有感情的,我跟尹恩妃在一起呆了接近三年,从青涩到成熟,是她陪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到她喜欢我,可是我就不忍心伤害她。

  这天,苏哲给我们叫在一块开会儿:“X尾楼的工程已经快要完事了,耀阳,你没事就去催一催,快过年了。”

  我点头:“知道了,哲哥。”

  “潇洒,南一路那边的卫生,最近好好抓一抓,zf要下来检查。”

  “知道了,哲哥。”

  “大头,你跟王佳斌留下,其它人没什么事先出去吧。”

  “……是,哲哥。”我们几个人起身离开,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在我关门的一刹那,就听见苏哲隐隐的说道:“今晚行动。”

  今晚行动,行动什么?难道又要做什么案子吗?自从上次去H市做完那一笔交易后,已经很久没有交易了。潇洒哥说:“别愣神了,下楼玩会去昂?”

  我摇摇头:“不去了,我还有事。”

  潇洒哥说:“别怪兄弟没提醒你昂,两个小姑娘都不错,但你要是左右寻思,早晚有一天的翻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