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男人?我这样的就叫男人,懂了不!”

  “你别在那牛逼朗朗的吹着,让尹恩妃发现你感觉你还能活着吗?”潇洒哥真把他当成我俩的哥哥了:“你这样对我妹子,我心里挺不好受的。”

  我一个大脖溜子就上去了:“你有个毛的不好受!”

  “看你在外面搞破鞋,风花雪月,我妹妹自己在家辛苦看店,我就替她感到不值,你说她管我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完了我亲眼看见我妹夫跟别的女的,哎,我这颗心就难受,就感觉对不起我妹妹。”

  “滚滚滚,又不是你喊我搞破鞋的时候了是不?”

  “那不一样,我带你玩的都是小姐,玩的是钱,你这个玩的是感情,能一样么,人我带你玩完提裤子就能走,你这个能提裤子就翻脸不认人吗?”

  “你懂个屁。”

  “我是不懂,你等着我妹子要是知道的话,她挠你,我肯定跟她一起揍你。”

  “你飘了,小逼骏!”

  “上一次跟我这么说的人好像已经死了三年多了吧。”潇洒哥这个装逼犯又开始了。

  “……”我不在理他,与此同时,王佳斌跟大头从房间出来了,他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我就跟着往出走。

  “干嘛去?又去找你的那个破鞋吗?”潇洒哥抻着脖子喊了一句。

  我立刻停住脚步:“我警告你,你在说她是破鞋,我就给你脑袋塞你裤衩里,熏死你知道不?”

  “我靠,要不要这么狠?”潇洒哥往后退了一步,挺紧张的说道。

  “嗯哼!”

  出了新世纪,拐了两条街,路过一个垃圾桶那,四周看了眼无人,我就打开垃圾桶盖,上面有一张小纸条,写道:“莲花湖,十点半。”

  随后我就用打火机将这纸条给烧毁了,直径走回家里,当时尹恩妃正在给人做头发,我就说:“忙完跟我上楼。”

  “噢。”她点了点头。

  苏万梅眼睛一转端着水哒哒哒的上楼了:“阳哥喝水。”

  “谢谢昂。”

  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回道:“不客气。”

  “嗯……没事的话下去帮妃姐忙乎忙乎去吧。”

  “好,内个,我能跟你来个自拍吗?”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鼓足了多少勇气。

  “可以呀。”

  我俩咔嚓照了一张,给她美坏了顿时设置成手机屏保了。

  “你现在跟小仙女走的挺近?”苏万梅忽然开口问我,我眉头一皱,坏了,光顾着跟她甜蜜了,忘记她俩是好闺蜜了。

  1

  “你别害怕,我不能跟妃姐说的,男人长得帅,魅力大,外面招惹一些姑娘也是很正常的。”我不知道苏万梅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就只能默默的抽着烟。

  “嘻嘻,阳哥,你休息吧,我下楼帮妃姐忙乎去了。”苏万梅蹦蹦跳跳的下楼了。

  “哎。”我无奈的摇摇头。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迷恋你呢。”不一会儿尹恩妃就单手插兜酷酷的上楼来了。

  “我滴小迷妹嘛。”我咧嘴笑了笑:“今天晚上十点半,莲花湖。”

  “好,我这就告诉老艾。”

  “嗯。”

  尹恩妃换了一个微信号,然后发给老艾。

  “你不去吗?”

  我裹了口烟:“苏哲没让我去,让大头跟王佳斌去,我估计是有意培养他们,最近我们这伙人风头太盛,大头可能不乐意了呗,你也知道,这帮人玩了命的往上爬,他们当老板的,一碗水要端平。”

  “这东西,来钱这么快,女人,权利,什么都有,没有人不心动,只是路要走正。”

  “你别在给我上课了,我比你们谁都正,按按摩,肩膀特别酸。”

  “谁管你,我给人剪了一天头发,都不说心疼心疼我,给我按按摩。”尹恩妃说着就下楼了。

  我想了想就套着衣服走下楼:“内个今晚新世纪我守夜班,晚上不回来了。”

  “嗯,小心点。”

  “好。”

  我去公司了吗?没有,今天晚上大头肯定要出事,为了将自己置身事外,我肯定要跟潇洒哥他们泡在一起的。

  最近小鬼泡了一个小姐当她媳妇,两个人黏的不行,喊他过来打会麻将,难如登天。

  今天晚上潇洒哥废了好大劲才给他喊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鬼爷最近潇洒呀,大哥说话都不好使了,还得求着你玩。”

  小鬼咧嘴一笑,揉着腰转了几圈:“没他.妈招,媳妇欲求不满,可怜我这小蛮腰,打多大的啊?麻将还是扑克?”

  “随便,可你来,挑你最强项!”潇洒哥嚣张的说。

  “发点工资你就飘了,来吧,斗地主,炸死你。”

  “快别吹牛逼了昂,四个人还是搓麻将吧,有意思。”黄平率先闪身进来,今晚他也是要保证自己是干净人的人。

  “都来了,谁看场子呢?”

  “大毛看呢,外面电闪雷鸣的,今晚没啥人。”

  “那整吧,赢得请撸串的。”

  “走起。”

  要说小鬼也是个怕媳妇的人,媳妇来电话都得跑出去八百米才敢接电话。但是他损人贼有一套。

  这不黄平接了通电话:“喂,嗯,加班呢,晚点回去了。”

  小鬼呲牙瞅了眼潇洒哥腿上的姑娘,一个眼神过去,抻着脖子喊道:“服务员。”

  这女的心领神会的接话:“哎,在呢哥。”

  “来俩最好看的姑娘,快点的!!”小鬼喊得更欢实了。

  “好嘞,哥。”潇洒哥腿上这姑娘用浪媚至极的声音回道。

  我擦,黄平平日里看起来特老实的一个人,最近好不容易也勾搭上一个姑娘,笨嘴笨脚的,小姑娘人就有点不乐意,要不是看他老实,估计早吹了,小鬼他还这样逗他,这是要给他往死里整啊。

  只见黄平默默的看了眼小鬼一眼,然后把电话递给他:“鬼哥,嫂子的电话,她打你电话关机,就打我这来了。”

  “哈哈哈。”我们所有人爆笑。

  “你们就坑我吧,草!”小鬼拿着电话就在那解释,显然忘记自己是那个起头的人,潇洒哥更来劲,给他腿上这女的裤衩一扒,整的这女的嗷嗷叫,小鬼差点没疯了。

  “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