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皱着眉头,目如鹰準般的看着我:“你在这干什么。”

  “……”

  “张耀阳让你过来怎么那么慢?”

  我在干什么?难不成我说我在偷听?就在我心里快速盘算着如何回答的时候,秦子晴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

  “秦总找我。”

  “噢,快去吧。”苏哲也没多想,我跟苏哲身边这个人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看着我,我看着他,目光交汇在一块,只是很短暂的,我们便分开。

  进了办公室,我将门关好:“手机呢?快给我。”

  秦子晴拿了一款最新的土豪金苹果手机给我,无疑不在透露着她现在过的很好。

  “呵呵,真有钱。”

  我随口说了句有些心酸的话后,随即走近卫生间给尹恩妃拨打过去:“告诉艾大牛,他们要杀大头跟王佳斌,电话不是我的,不要回。”

  “嗯。”

  呼!我出了卫生间,将联系方式删除后,便还给秦子晴,随即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等一下。”秦子晴跑到我身边说道:“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告诉我,我也能帮你办。”

  “帮我办什么?”

  “……没什么。”秦子晴眼里难掩悲伤。

  最终我们俩什么也没说,我就离开了,身份的转变让我很难接受,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让我骑自行车就能让她觉得是在兜风的单纯小姑娘了。

  “上个厕所这么久,我寻思你掉里面了呢。“潇洒哥呲牙说了一句。

  “便秘蹲半天没拉出来,秦总又找我过去帮她搬点东西。”

  话音落,苏哲便走了过来,对我们说:“今晚店里停业整顿,给你们放一天假,警察现在盯我们盯得太严,你们轻点得瑟,今晚也都别走了,一会儿找俩姑娘上楼吧,记我账。”

  “哲爷威武!”

  说完,这几个小子就上楼去挑姑娘了,苏哲去接七爷去了。

  黄平故意带节奏说:“*的,这是不相信我们啊,还给我们软禁了。”

  潇洒哥摆摆手:“不知道他们今晚又要干什么,咱们可千万不能走,万一出点什么事又得赖咱们,最近风声不对,都消停点吧,找妹子去吧。”

  “知道了。”众人为了避嫌,都搂着姑娘去楼上了,我对这些姑娘真心不感兴趣,虽然好多都是长的挺漂亮那种,但松松垮垮的让我没啥兴趣,有这粮食不如交给小仙女了。

  于是我就自己上楼找个包间睡觉去了,反正我信已经报完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就是老艾他们的问题了。大头死不死跟我没啥关系,唯一还能担心的就是王佳斌了。

  新世纪对面停了一辆普通黑色迈腾,里面坐着的是苏哲以及另外一名青年,苏哲说:“看好这几个人,谁晚上谁出去就跟我说,这个人他肯定就是鬼。”

  “放心吧哲老大,我就是不睡觉也给你看的明明白白的。”

  ……

  挂了电话的尹恩妃,就给老艾打了过去,并且将我说的话都告诉老艾了,老艾一听:“坏了,人已经送到分局看守所去了!”

  当老艾在给分局的人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已经不通了!而高家强又在外面跟领导应酬,当下便说:“小李,快去分局,给大头给我带过来,小周,把今天执勤所有的兄弟都给我喊上,跟我去医院,快点!!!”

  分局,看守所,大头斜楞眼睛看着屋内的犯人,正在朗朗的吹牛逼,他认为是跟着七爷混的,出了事七爷不会坐视不管,但他没想到的是,七爷当然管,管得是他,而是他的家人。

  其中一个满脸胡子拉茬的汉子走到大头面前:“哥,你混的那么硬,咋还进来了?”

  “马失前蹄,等着吧,不出几天,我就从分局出去了。”大头自我良好的说道。

  “出去后带着我呗,我跟你混呗?”

  “你有什么绝活没?表演一下,我看满意了,就考虑带你玩玩。”大头寻思呆着也没事就逗逗他呗。

  “哥我会的绝活可几爸多了,比如……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在潇洒哥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这人话音落,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奔着大头咣咣咣连怼数刀!并且死死的捂着他的嘴,让他一声没发出来,只是呜呜两声后就倒了。

  周围的犯人顿时看他犹如恶魔一般惊恐,只见这人却闭上眼睛,认命般喃喃自语:“儿子,爸爸能为你跟妈妈做的就是这些了,希望他们遵守承诺。”

  片刻后,苏哲手机来了信息,大头死了……苏哲没什么表情,给另外一张银行卡打去十万块钱。

  人命有时候并不值钱……

  医院内,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正在电梯里等着五楼到来,若不是他眼角里无意露出的狠辣表情,还真不知道他是杀手。

  一层,两层,三层……五层。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周围的人也没有发出任何异样,这名杀手淡淡的推着手术车进了病房,对王佳斌说:“来,打屁针了,转过去。”

  “好嘞。”王佳斌也没多想,就将身子转了过去,拿着手机玩摇一摇,看看能不能摇出附近的姑娘,小姐那种花钱就能干的人,已经满足不了咱们的内裤狂魔了,别人家的小媳妇才是她的追求。

  蹬蹬两声,他的手机没电了,王佳斌还嘀咕着呢,什么破壁手机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是他.妈充电两小时,通话五分钟吧,国产机就是不行。

  然而屏幕黑的一刹那,他透过屏幕的反光镜,看着这名医生拿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我草!

  他一个激灵往旁边一闪,就听见砰的一声很小的声音。

  “你妈*,七爷要杀我?”王佳斌瞪着大眼睛,从床上直接翻了下去。

  “呵呵,警察来七爷身边,活腻了吧。”这人冷笑一声,继续开枪。

  王佳斌四周瞅了眼,紧接着拽起针管子连同输液袋就呼这名医生的脸蛋子上了,趁着他一个踉跄之余,打开窗户就往出跳,这他.妈是五楼,王佳斌跳的一点都不犹豫,因为他不跳,就得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