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医生”快速走到窗台往下瞧了眼,只见王佳斌捂着双腿表情异常痛苦,要不是三楼在那翻修,他借力抓了一把,此刻没让人打死,也得摔死。

  “医生”咬了咬牙,奔着楼下就追了过去,当他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口时,发现王佳斌早已经被一辆没有车牌号的捷达车给拉走了。

  “该死!”他愤恨的说了句,紧接着就听见警察到来的时候,当下顺着一条小路跑了。

  “快点上去。”老艾招呼一声,一大批警察奔着医院门口冲了进去,但是,他们晚了一步,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包括王佳斌,难道已经死了?老艾心里咯噔一下,紧接着说道:通知各个路口交警,让他们配合执法,所有车辆必须严格查证,不能让可疑车辆逃走!

  “是,艾队!”

  ……

  我躺在房间里,眼皮一个劲地跳,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财,虽然此刻我是在左眼跳,可是心里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慌感。

  叮的一声,秦子晴拿着房卡走进来,她将包放在我床边,就坐了下来。

  “你咋来了?”我立刻坐起来,往旁边移了半个身位。

  “不用见到我就跟见鬼似的。”

  “呵呵。”我笑了笑抽烟打趣道:“这要是让七爷看见咱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该急眼了。”

  “社会我阳哥也知道害怕?”秦子晴忽然凑到我面前,冲我吹了口气,暧昧至极。

  我咧嘴露出一个坏笑:“能不怕么。”

  “怂样,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秦子晴伸出纤细手指捏了捏我的下巴:“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从未得到过我,怎么样,不嫌弃的话,试试?”

  “您老饶了我吧,我还想多活两年。”我再次往旁边挪了挪,躲开掉秦子晴勾引。

  “你胆子不该这么小的,大头死了,王佳斌生死未卜,警方已经请他去局里喝茶,他自顾不暇,不会发现我们的事哦。”

  “啥玩意??大头死了?王佳斌生死未卜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其它的需要你自己去打听了。”原来秦子晴过来就是为了给我报信的。

  我告诉自己冷静,只有冷静才会有最好的办法去解决,现在苏哲将我们困在这里,谁走,谁就是卧底。

  大头死了,王佳斌下落不明,难道已经让苏哲他们弄死了?可我明明告诉老艾了啊,老艾及时顾不上大头但也能第一时间顾上老艾,难不成晚了一步?

  Qf更Wv新Jg最s》快上~,

  冷静,一定要冷静,胡思乱想中,我已经抽调两支烟了,然后看见秦子晴猛然抬头:“你把手机给我!”

  “喏,电话卡新办的,没有人跟踪,也不是实名制,你随便打,说什么都行。”

  我给尹恩妃打了过去,问道:“你通知老艾了吗?”

  “通知了,但是老艾刚才告诉我,王佳斌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让他们……”话到嘴边,我情不自禁的看了眼秦子晴,只见后者进了卫生间,我方才继续说道:“让苏哲整死了?”

  “肯定没有,老艾说他们过来的时候,检查过屋内,虽有打斗痕迹,但未出现任何血迹,调查监控才看到,王佳斌从五楼跳下去,被一伙神秘人拽走了。”

  “完了!”王佳斌要是被七爷他们抓走,岂不是死的连尸体都没有了?

  但是也不对啊,七爷让警察请进局里喝茶,苏哲派人灭口,就不应该有人在下面堵王佳斌,难道说是七爷的右臂做的?

  凡是认识七爷的人都知道他有左膀右臂,左膀苏哲,右臂却没人知道。所以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抓走王佳斌的人是右臂做的。

  胡思乱想间,秦子晴已经冲完澡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直接钻进我的被窝,打了个哈欠说道:“今晚我就睡你这里了。”

  “你睡吧,我去潇洒哥那屋睡。”

  “他找了两个小姐在伺候他,你去看他们表演?”

  “那我找黄平睡。”

  他也找了一个,小鬼大毛俩人找了四个,正在吟诗作乐你也去不了了。“秦子晴将我接下来说的话全都给我打断了。

  “我在开一个单间不就完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以前那么想睡我,我现在这么主动,你都不睡,是我魅力没以前大了吗?”秦子晴有些生气的对我抱怨着。

  “那倒不是,如果我没有女朋友,你这么勾引我的话,我肯定扛不住,可我现在不想对不起我的女朋友。”

  “呵呵,都说臭男人都是一个样,看来我低估你了,滚犊子吧。”

  “谢谢昂。”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感情秦子晴今天来告诉我事情发展的情况的。

  “赶紧走,烦你。”秦子晴气鼓鼓的盖上被子就睡了。

  我则是单独开了一个房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凌晨四点多,苏哲将我们这伙人全都叫在一块,他揉着太阳穴说道:“大头让人在警局里干死了,王佳斌让人抓走了。”

  潇洒哥立刻抬头惊道:“什么?在警局里让人干死了?”

  “嗯。”苏哲点点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应该是买通里面的死刑犯了,还派了一个杀手去医院杀王佳斌灭口。”

  我心里冷笑两声,真你妈了,撒谎都这么淡定,不是你让人买通的?*痹的,早晚有一天我也得给你送进去!

  从苏哲这里不难看出,大头肯定是死了,苏哲将这件事嫁祸给那伙神秘人,而那伙神秘人是不是苏哲派去的,就是个迷了。

  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至少我知道王佳斌应该没死。

  “可是,对方为什么要杀大头跟王佳斌?”我抬起头问道。

  “我想应该是跟我们交易的那批人告的,他们害怕他们将这件事供出去,今天你们也在店里呆了一宿了,都回家洗洗吧,这件事我会跟七爷去查的。”

  苏哲摆摆手,我们只好离开,在这里,我是跟王佳斌属于对立面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但是黄平则是不同,他是跟王佳斌一起进来的,只见黄平噗通一声给苏哲跪下了:“大哥,王佳斌是我战友,我们一同来深z闯荡,我不能让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大哥你给我做主,哪怕就是尸体,我也想看一眼。”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