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牛逼了昂?”她踢了踢如一条死狗般的我,我骂她,她虽然有气,但她的气早都消了,她也明白老爷们生气骂人的时候,那不是针对她,而是口头禅而已,我俩虽然不是情侣,但平常我是如此的宠她,呵护她,让她一度在现实跟幻想的世界中分不清,我们到底恋没恋爱?

  “宝宝,黄平死了。”我嘴里喃喃道:“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死了,死了,我杀的,我杀得!!!”

  说道最后我几乎是用喊的,尹恩妃一愣:“什么?你说什么?王班长死了?不哭不哭啊,没事,没事,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此刻尹恩妃都懵了,她将我搂在怀里一个劲地安慰我,然后自己的身子又在抖,因为我们这些人一旦漏了,所有人的结局都一样!

  “没事的,我不知道班长出事了,不然我也不能跟你作,对不起呀。”尹恩妃倒像是做错的孩子一般。

  ……

  那伙神秘人在救走王佳斌跟黄平以后,他们两个人就在挂着吊瓶,其中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叼着烟跟另外一个人呲牙道:“哎,好不容易脱离江湖,过着潇洒的日子,这你妈又进来了,这次还不是浩哥带队,是你带队,我他.妈有点哆嗦呀。”

  “去你大爷的裤衩子。”刘铂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我带队怎么得,就咱俩这智商,带着瑶瑶给我们的精英,在暗中当个侠客不是稳稳滴?”

  “要我说,给他们送回H市得了。”裤衩子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说道。

  “浩哥不让呀,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刘铂也迷茫,他跟裤衩子本来在日本公司里呆的好好的,现在公司也稳定了,人员也多了,除了必要的事要他们亲自操办外,其它时间就是负责各应酬跟喝酒,但是突然有一天张浩回去告诉他俩,收拾收拾去深圳,耀阳那小逼崽子在混社会,赶紧去给拎回来!

  所以他俩来的目的是为了拎我回去的,但是健洲叔跟刘鹏的电话就给我爸打了过去,并且说明了其中的缘由,让我爸给他俩一顿臭骂……最后又求着瑶瑶从她们家整几个精英过来,轮手段,瑶瑶她们家是鼻祖昂!

  真的,敢在H市骂这俩人物的也就是浩哥了。

  “哎呀,我想朴唱!”

  “村东头我看有一家养老母猪的,在那嗷嗷叫呢,不行你去对付一下子?”

  “滚!”

  “哈哈。”刘铂放声大笑:“连老母猪你都玩了的话,试问什么几爸七爷六饼的还叫事吗?”

  “滚!”

  “小笔裤衩子我又没干你了是吧。”

  ……

  国外,一排排豪车嚣张的挡在路中间,此时已经是夜晚了,但是这边聚集了N多年轻男女,纵观一看,停的最次的车都是奔驰。

  路生对着副驾驶的丫丫说:“丫爷,等着看我表演就完了,给你拿个第一。”

  “加油。”丫丫给他一个鼓励的收拾。

  豪车的发动机听起来就比普通车的发动机的声音好听,那是一种犹如猛兽脱笼前的低沉声,一脚油门,eng的一声就窜了过去,随后这帮青年就开始了飙车表演。

  他们飙车并不是像藤原拓海里那种AE86的表演,什么弯道现象迭声,这帮富二代看着傻了吧唧的,其实他们比谁都惜命,炫富的同时轻易不会去玩冒险的。

  t首;发‘Z

  他们的是百公里加速多少秒,看谁先到。

  路生从小就喜欢研究车,在改装车这方面花了不少钱,所以I一个呼吸间,他就到第一,周围有加油声,尖叫声,此起彼伏,让路生很是享受。

  他拿着奖杯对其狠狠的亲了一口,并对对方说:“小拉,让你爸在给你买一辆新车吧,这车太垃圾,哈哈。”

  他一笑,周围的人就跟着狂笑起来,弄的对面这青年很没面子:“半个月之内,我会在挑战你的。”

  “欢迎送钱,求虐,哈哈。”

  “别太得意。”青年哼了一声,随即将两万块钱的赌约给了路生。

  “今晚我请大家喝酒,哈哈。”路生张狂的笑了一声,将这两万块钱向空中一抛,特他.妈潇洒,紧接着趁着“下雨钱”之际玩了把浪漫,他将奖杯送给丫丫,单腿跪地:“丫爷,我将自己最喜欢的送给你,做我女朋友喽,你之前已经拒绝我N遍了,在拒绝我是不是不给面子昂。”

  “在我这你有面子吗?”丫丫似是开玩笑似是认真的捋了捋秀发说道:“快点起来啦,不要闹了。”

  “今天呢,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啦,跪一宿!”路生吊儿郎当的嘻嘻一笑。

  “你很欠抽诶。”

  “我就喜欢被你抽,么么哒。”

  “呕!”丫丫做了一个呕吐表情,伸手给路生拽起来:“不要闹啦,很晚了,该回家了。”

  路生已经被丫丫拒绝的都免疫了,他撇撇嘴:“你妹哒,又拒绝我,我路生还偏不服呢,你是我长这么大唯一追求不到的女孩,让我很有挑战性。”

  “哈哈,是吗,那我很有可能是你这辈子都追不到的女神!”

  “小妹妹你很自信。”

  “叫丫爷!”

  “妥了,丫总,咱去夜场嗨一会儿去呗,让我在见识见识你的舞姿。”有一天丫丫心情忽然很不错,在夜场玩的时候丫丫就给她们跳了一小段舞蹈,看的众人这叫一个眼睛发直!惊艳,太惊艳!

  “跳个毛啦,这几天肚子不舒服,想回家休息。”

  “来月经了是不?”路生说话就一盲流子:“回头我给你整点开水给你送过去。”

  “别,我自己会烧开水,我求求你,千万别来我家了行吗?你这天天给我妈妈打电话,完了各种送礼的,我都迷糊。”丫丫挺害怕路生这脸皮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厚,完了还特别能坎,号称小坎王之中老年妇女之友,那家伙跟她妈妈关系处的那叫一个好,没啥事还帮她妈妈联系找人打麻将……丫丫也是醉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