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咱妈平常那么忙,好不容易得闲打会麻将怎么得了,专家说过,每天坚持打三个小时麻将,不仅能预防脑血栓,还能有益智力,就当锻炼身体了呗。”路生开车给丫丫往家送。

  “咱路大专家说的呗。”丫丫将手机拿出来,非常麻木的浏览朋友圈,头也不抬的说:“本来在公司就成天坐着,休息在打麻将,这老腰都整坏了,一整就吵吵腰疼呢。”

  “嘿嘿,我早就想看了,这不,给咱妈买了个腰部按摩器。“路生笑着指了指后备箱,像他们这种有钱人家孩子的开的车,只有两个驾驶座位,一个主驾驶,一个副驾,多一个都没有。

  “你是真不要脸,张口闭口咱妈咱妈,谁跟你是一个咱妈。”

  “嘿嘿。”不管丫丫怎么说,这货就是嘿嘿一笑:“马上过年了,准备怎么过呀?”

  “我想回国,看看我爸,好几年没陪他过年了,都想他了。”

  “行,正好我也回国,咱俩一起?”

  “嗯,行。”

  ……

  深z,龙g区,秩序纹身店。

  我是在一阵芬芳中苏醒过来,尹恩妃对我微微一笑:“醒啦?”

  “嗯。”我情绪低落的从枕边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昨晚就在你身上睡的?”

  “嗯,我的腿都麻了。”尹恩妃敲了瞧自己的腿:“你多幸福,能在妃姐的腿上睡觉觉,呵呵。”

  “少臭不要脸啦,哎,你告诉老艾,今天晚上去店里给我抓到警察局,我有事找他。”

  “有事我给你传话就行呗。”

  “不行,大事,必须亲自见他。”

  尹恩妃想了想:“算了吧,你别打他,没用,浪斌死跟他没什么关系,还是领导那边没有沟通好,事情出的太急了。”

  想到这,我眼角就抽了抽:“不知道他们一天在干什么,眼瞅着过年了,你回家不?”

  c;正)版k首q发

  尹恩妃摇摇头:“回什么家了,任务没完成之前,我不能走,你呢?还打算回家过年吗?”

  “回。”

  “那我跟你去你家过年吧,想我智允阿姨了。”

  “可以。”

  吃了口饭,我便回到新世纪,开始忙乎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大体比较轻松,就是面对一些突发状况的时候才会出面,赌场里基本就是大毛小鬼在看着,我就跟着潇洒哥在办公室里吹牛逼,以前还有个黄平跟我们斗地主,他死了,我俩都没意思了。

  潇洒哥说:“黄平不在,咱们的日子也得过,好好混着,争取给黄平的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接着,潇洒哥又说:“七爷跟秦总出去游戏人间了,现在这里苏老大说的算,咱们就跟他们办事了,整好了,地位还能提升。”

  “走了?啥时候的事?”

  “就在今天早上走的,你睡觉呢,我就没喊你。”

  “哦,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潇洒哥走到门口,将门关的紧紧的,接着来到我耳边小声对我说:“那个小仙女到底是你什么人?”

  “女朋友,你不是知道吗?”我心里咯噔一声,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隐隐有一种不好预感。

  “苏老大今天问我来着。”

  “问你做什么?你怎么回答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说她是你新认识的妞,没说你俩以前认识,你小心点吧,黄平跟王佳斌都是当兵的,他俩是不是警察也都让干死了,苏老大现在明显不相信你。”

  “你信我吗?”我抬头问道。

  “废话,我要是不信你,我跟你说这些?”潇洒哥白了我一眼。

  “呵呵,那就行,假如我是警察,你会怎么办?”

  潇洒哥一愣,很认真的说:“现在是非常时期,这种玩笑不能乱开。”

  “哈哈,我知道,就是随口问问,假如呢?”

  “假如你是警察,你会怎么对我呢?”潇洒哥反问我。

  “我会给你抓进去,送你进去劳动改造。”我哈哈一笑。

  “那我就给你崩了,从五楼扔下去,摔的粉身碎骨。”潇洒哥恶狠狠的报复性的回道。

  “哈哈。”

  我俩说笑着的时候,苏哲推门走了进来:“聊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我俩聊一些关于女人的话题,哈哈。“我将话题接了过来:“苏老大今怎么来啦,潇洒你他.妈赶紧滚犊子,给苏老大让座,倒茶!”

  “草,你在骂我一个?分不清大小王了是不。”潇洒哥嘟囔着去倒茶了。

  苏哲咧嘴一乐,将腿随意的翘在桌子上:“耀阳,你们现在是核心骨干了,明天我将在新世纪举行一个派对,届时将会邀请好多前辈,大咖来这边玩,你跟潇洒穿的板正点,给你女朋友也带过来。”

  “男人聚会带她干什么呀?”我脸上笑呵呵的,心里一万句mmp飘过。

  “哎,都说咱耀阳哥的女朋友是个韩国妹子,长得是这个,明天拉过来给咱提升提升颜值嘛。”苏哲伸出大拇指,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哥呀,我这店关一天门,一千大几的收入没了,就是为了给咱公司撑颜值,咱公司给报销不?”我呲牙贱贱的问道。

  “草,报销!”苏哲无语的说道。

  “那还行,我媳妇最起码也得两千出场费,我就免费了,讲究不。”

  “滚!”苏哲郁闷的指着门口:“麻溜滚,有多远,滚多远。”

  “哈哈,好嘞,哲哥!”说走,我还真走了,我知道他交代完我以后,剩下的话就该跟潇洒哥聊了,我在也不合适,在赌场那屋子转了一圈没啥事后,就溜溜达达的回家了。

  从楼上到楼下,我地位提醒的还是很明显的,从最开始的没有人理我,到现在一路只要眼熟的服务员都喊我一声张经理。

  脸上始终噙着淡淡笑意,等着出了新世纪,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就变成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我不知道苏哲为什么非要找尹恩妃,恐惧源于未知,他既然不信任我,那找尹恩妃又是什么目的呢?我心里变得忐忑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