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哪去了?”我在屋内叼着烟,扫了眼赌场内只有大毛自己在,便随口问道。

  “让苏老大给安排出去了,不知道在整什么。”大毛摇摇头。

  “那我跟你一起值班吧,反正没什么事。”

  “喊潇洒哥那逼货过来斗会地主,炸死你们。”

  “别他.妈吹牛逼,你个臭坑。”说曹操曹操到,潇洒哥骂骂咧咧的推门而入,一指我:“七爷喊你过去一趟。”

  “干啥呀?”

  “我他.妈要知道干啥我就是七爷了。”

  “你来月经了是咋地?一说话一股月经味。跟我呛呛个毛。”

  ……

  七爷办公室,我站在对面:“七爷,你找我?”

  七爷笑眯眯的问我:“怎么样,年终奖准备怎么花?”

  “给媳妇花了。”

  “哈哈。”七爷大笑两声:“好男人呀。”

  “七爷您别夸我了,我让你夸的有点发毛。”

  “真有个事,有个叫王伸的人你认识吗?”

  “就是跟秦总处对象的那个?”我眉头一挑,说道,心想他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个了。

  “你看看是不是他。”七爷将手机放在我面前,我看了眼照片,就是王伸那货。

  “是他,以前上学时我还揍过他呢。”

  .OP☆

  “是吗,那更好了,这小子最近在骚扰晴晴,你去把他给我办了。”

  “行,七爷你想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跟七爷对视足足三四秒钟,我哈哈一笑:“妥了七爷,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七爷摆摆手:“消息我不用等,你办事我放心,只要他不再出现晴晴面前就行,如果你有事了,就直接来找我。”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照片背后有他住的地址。”

  “知道了,七爷。”

  出了七爷的办公室,我缓缓的抽了根烟,七爷这意思是不想让他活了,我想了想,就去找潇洒哥了:“潇洒哥走,跟我走一趟。”

  “干什么去呀,斗地主昂?”

  “回来斗,带你嫖娼去了,有个老好看的娘们在天上人间坐台了,去试试?”

  “我不去,咱家就有娘们,我怎么可能去对手那里去消费,不去不去。”潇洒哥一脸正义的说道,外加鄙视我的表情。

  “刚满十八岁,据说还是个厨!”

  “不过嘛,咱们去探探对手的底细,摸出个情况,看看对方到底什么实力也是可以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我愿意为公司做贡献!”潇洒哥立刻换了另外一副嘴脸,搂着我就往出走:“大毛,今晚辛苦你了。”

  “呸,贱人!”大毛鄙视的对他竖起中指!

  “咱俩为公司做贡献,公司给咱报销这钱吗?”潇洒哥搓了搓手掌,挺期待的问道。

  “你这破车是不是该换了,七爷发奖金了都,你还开这破壁捷达?”我拿车钥匙打了好几下才打着火。

  “懂个屁,公路小流氓,一般的车都追不上咱,要是磕了碰了也都不心疼,就是换车也得等过万年的,你知道潇洒哥的,大忙人,回家应酬多。”

  “一个臭屌丝你忙个粑粑。”我毫不留情的揭穿他:“你告诉我你家里有谁?”

  “谁家没有个八大姑三大姨的,草,瞧不起谁呢?”

  “是是是,你牛逼。”

  懒得在与潇洒哥废话,这货是真的能吹,一本正经的在那跟你吹,我是真扛不住。

  说话间,我们便来到天上人间门口,潇洒哥默默的看了眼门口停着的这一排排豪车,感叹道:“这排场是比咱新世纪要牛逼点。”

  “不可能,新世纪有潇洒哥在,谁能有咱牛逼?”

  “说的也是那么回事。”潇洒哥点点头,走到吧台前:“服务员给我开俩七十九套票!”

  “好嘞哥,里面请。”服务员甜甜一笑,就领我们进了澡堂子。

  “这他.妈投资的多效果就是不一样,看看,领咱们进男澡堂子的都是小姑娘,没谁了袄,回去我跟老板建议一下,咱们也给澡堂子门口整理啊服务员。”

  我没听潇洒哥在那叭叭叭,就四周找王伸的影子,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就跟潇洒哥泡澡堂子里了,准备一会儿上楼去看看,今天无论如何也得给王伸办了。

  “你干什么呢,心不在焉的样子?”潇洒哥发现我正在四处瞄,当下好奇的问道。

  “找人啊。”

  “小姐都在楼上呢,你这能找到谁。”

  “你他.妈真以为过来玩来了,七爷让我来办王伸!”

  “……”紧接着潇洒哥就不说话了,气氛忽然变得安静了,我莫名的看着即将暴走的他,果然,潇洒哥用力的掐着我得脖子:“我*你大爷,我真以为过来嫖娼呢!欺骗我的感情!!”

  “那不是请你洗澡了么。”我舔着脸说道,让他给我掐的直咳嗽。

  “放你大爷个屁,刚才的洗澡钱都是我付的,你要不说公司给报销,我说什么都不能跟你来。”潇洒哥懊悔不已:“我早该想到,你这样身无分文,连抽个烟都需要女人掌控的选手,怎么可能有钱请我……哎,洗澡钱都瞎了,可怜我那一白来块的大洋啊!!”

  “悄悄你这死出,花个几十块钱请哥们洗个澡还这出!”

  “哎,哎,哎!!你还不乐意了是不?咱家洗澡堂子免费洗澡,能给你洗吐露皮了都,你不洗,非的花钱来洗,咋的这边的洗澡水是观音洗完留下的圣水?还是他.妈里面有小金鱼昂?”

  “不乐意跟你这个粗鄙的人对话!”

  “我他.妈愿意理你是的,一会干仗有能耐别喊我。”

  “你良心过得去救看我俩单挑。”

  “老子看都不稀罕看,叫你坑我。”

  “杀笔!”

  “脑残!”

  ……

  洗完澡,换上背心短裤就往楼上走,一般洗浴中心楼上都是安排小姐的地方,门口会有男士止步几个大字,但若是你进去了,前台就会有人问你要什么服务,当然还有一些更牛逼的,就是服务员直接就问你需不需要服务,带你上楼了。

  我在门口假装看服务项目的时候,眼睛就往里面扫。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