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面雀黑一片,啥也看不见,旁边的服务员又在很热心的问我们点哪种按摩,我想了想,刚想说那就泰式按摩吧,结果就听见潇洒哥好奇的问道:“尼姑庵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微微一笑:“就是服务员给你按摩。”

  “我勒个去,长这么大还没跟尼姑合作一把呢,就她了!咱俩都是。”潇洒哥不由分说的点了这套“尼姑庵”。

  我让潇洒哥给说的有点心动,也挺好奇尼姑庵是什么项目,如果行的话,回头我们也加上去!

  A8T首‘)发

  要不说人家店大呢,就是他.妈会玩。

  我跟潇洒哥走到比较靠里面的位置,每个人有一个长条一样的椅子,可以在在这边按摩,要是特服的话,就往里走,单纯按摩的话就是这里,累了可以在这边休息一宿,最主要的是还不贵!

  我在周围扫了一圈,也没有发现王伸的影子,得,先按摩吧。

  不一会儿,从角落的帘子后面出现两个光头女,这种女的还不能说是纯光头,只是头发很短很短而已,五官长得特精致!

  潇洒哥眼睛顿时亮了,酷当里那玩意不自觉的昂首挺胸,就差哈喇子没留下来了,潇洒哥看着给他恩脚的尼姑撩道:“你是真的尼姑还是假的?”

  尼姑姑娘微微一笑:“我可能属于那种还未看破红尘的尼姑吧。”

  “我草,会玩,有特服吗?”潇洒哥对她挑了挑眉毛。

  “什么是特服呀?”

  “装,还装是不?不差钱!”

  “那我就懂了,有,不过不能再这里,咱可以去里边聊。”

  “走走走,那还按个几爸了,走!”潇洒哥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就往里面走。

  “你呢?啥情况?”潇洒哥扭头问向我,知道我一向不扯这个。

  “我按摩就行,你去吧。”

  “哥请你,尼姑,没玩过呢,草,走啊,开开荤去!”潇洒哥以为我是怕他不给我付账呢,就极力劝我。

  “*你妈,这时候不寻思你家恩妃妹子是不了?这回不对不起她了?”我忍不住破口骂他。

  “这不一样,我勒个乖乖,这可是百年一遇的好玩愣。”

  “你快去吧,一会儿完事赶紧出来。”

  “我想包夜。”

  “……!”

  话音落,潇洒哥搂着尼姑就进去了,隐约间还能听到他问她长这么漂亮头发怎么还剃了呢,有没有兴趣去我那边工作,潇洒哥是真卖力气,身体卖力气的同时还没忘记公司!这种人不重用能行么,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尼姑按摩跟其她小姑娘按摩并没有什么两样,真正感受感受到不同的话,我想也就是在床上的叫喊声不同罢了,那是一种给人精神上刺激的感官带来的不同。

  正当她给我按摩差点按睡着的时候,一道及其熟悉的人影从我身边掠过,当时他没有看清我的样子,我却看清他了,王伸!

  “好了,你休息吧。”我起身对尼姑说完,就穿衣服走了过去。

  “哥,我是67号,按摩舒服的话下次来再找我。”

  “嗯!”我心想找你个几爸找你,同样是按摩,我干嘛不找一个长发飘飘滴女人。

  ……

  王伸走到前面,我就跟在他后面,我俩一前一后的穿好衣服便离开天上人间。

  王伸酒意未消,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歪着个小脑袋,抽烟一甩一甩的,看着就他.妈欠揍。

  我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一棍棒球棍子,带着一顶鸭舌帽,就在尾随着他。

  释放完事的王伸,脚底发软的往家走,他住的小区看起来挺破的,楼道里的墙皮都已经脱落的不成样子,大门还是以前那种大铁门,他拧开钥匙就往里走,刚要关门的时候,我一把手拽开了。

  “你几爸谁啊?”喝点逼酒不服天朝地管了,说话郎急的。

  “呵呵,我都不认识了?”强行推开门,我走了进去,紧接着一点废话都没有,一棍子照着他脑袋就轮了下去。

  “*你妈!”他破口大骂一句就要从地上爬起来。

  撕拉!

  我将窗帘给拉上,举起桌子上的热水壶奔着他又砸了过去,里面的开水崩他一身,接着,我几套大棍子轮下去,他就不行了,他以前就干不过我,我当完兵回来他更不是对手了,让我打的在地上直抽抽。

  我将棍子往旁边一扔,蹲在他面前,问道:“还记得我吗?”

  他这才睁开带血丝的眼睛,惊恐的看着我:“张耀阳!!!”

  “呵呵。”我笑了笑:“还行,记性挺好呢。”

  “……你!”

  “我来找你算账的,是不是欺负晴晴没够?”

  “……她给你打电话了?呵呵,想不到你俩现在还扯在一起,婊子就是婊子。”

  “*你妈你这张逼嘴真是不打烂就难受!”我直接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奔着他大腿噗嗤就是一刀,抓着他脖领说:“这一刀,是你欺骗晴晴!”

  噗嗤!

  “这一刀,是你玩弄晴晴感情。”

  噗嗤!

  “这一刀,是你毁了晴晴。”

  噗嗤噗嗤噗嗤。

  “这三刀,是你欠晴晴的,消停的给我滚出深z,从此以后不准出现在晴晴面前,知道了吗?”

  连着让我扎了六刀,这货已经疼晕了过去,我慢慢走到卫生间,接了盆水,哗啦一声给他浇醒:“来,别睡,啥照片啊?拿出来吧。”

  “在……在我床底下了……”

  王伸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当年我打了他,使他怀恨在心,没胆量来找我报这份仇,将所有的恨全部发在晴晴身上,挺不是男人的。

  床底下一张张是他当年跟秦子晴好的时候故意拍下来的大尺度照片,还有usb读卡器,里面是他跟晴晴录的视频,看着我的心这个痛。

  我将它们全部揣进兜里以后,忍不住又打了他一顿,牙齿都让我干出来五六颗,吐了一滴血。

  “王伸,你知道吗,我曾经那么羡慕你,晴晴可是我从小就想娶的女神,她的一生全都让你祸害了,我现在杀了你的心都他.妈有……”话音未落,我的手机响起来了,一看是晴晴,想了想就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