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还不是晴晴一句话的事?”

  “七爷,我求求您勒,放过我吧,我还小没玩够呢,婚姻是爱情的愤怒,我可不想结婚这么早,再说了,干咱们这一行,不稳定,如果哪天我成了亡魂,岂不是坑了恩妃那个小姑娘?”我话里有话的说完,便深深的看着七爷。

  七爷没什么情绪的看着我,紧接着放声大笑:“哈哈哈,你这小子越聊下道了,行了,拿着钱滚出去吧,看你就烦。”

  七爷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我打眼一看,得有小一万。

  有钱了干啥,就得花,你们要问我为什么胆子肥了连钱都不上交给皇妃,我只能告诉你,心情不好,就想消费,我找了一个推牌九的桌子,坐在那玩。

  一个来小时以后,潇洒哥夹着酷当,迈着小碎步回来了,贱贱的凑到我身边,看着桌子上一沓一沓的钱,惊呼道:”*你大爷,请我嫖娼没钱,刷钱就有钱了是不?给我报销。”

  “滚犊子别墨迹我,报不了!”

  qZ更,新◇最快上^

  “我么在给你一个机会,舌头捋直了重新说!”

  “滚!犊!子!”我毫不客气的回他。

  “你飘了。”说着潇洒哥就拿出手机在我背后悄悄的给录下视频并且发给尹恩妃:“妹子,他在这边赌钱呢,好几千好几千的压,现在赢了好几万了,你快点过来,我劝他,他不听。”

  “看住这个贱人!”

  “给我玩会儿。”潇洒哥手痒想要玩。

  “你快点滚行吗?别再我跟前晃悠,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把把输,草!”

  “我就看你点背,我才想帮你玩玩的,换人如换刀,我玩肯定赢。”

  “玩你妹的大菊花,滚粗!”我粗暴的起身就要干他,实在太烦人了,赌钱的就怕别人在身边墨迹。

  “行,你别后悔,草。”潇洒哥贱贱一笑,跑我对面就嘿嘿的一笑。

  “你他.妈能不能不在这里,下楼去玩会不行昂?或者去别的桌子上玩?”

  “没钱。”

  “你先玩,输了我给你报销行不?”我无奈的说道,在赌桌上玩的人一般不轻易从桌子上拿钱出去,容易输。

  “你丫的早有这觉悟不就完了。”潇洒哥白了我一眼,跑别的桌子上去玩了。

  果然,潇洒哥一走,我的牌就开始好起来了,红鬼子,皇上,娘娘天九王啥牌都开始过来了。

  “五千,天门!”阳哥不吹牛逼的说,现在也是一掷千金的主。

  “咳咳,要不你别玩了吧。”洗牌的这个人忽然善意的劝了我一句。

  “草,给你赢怕了?挺大岁数能让我干怕了?”

  “不是。”

  “什么不是,老子有钱,压五千!赶紧发牌,运气正好呢别拖延时间。”我以为他是看我运气好,不想让我压了呢!

  “内个,你媳妇好像来了。”洗牌这人尴尬的说了一句,所有男人都一样,只要老婆一来,都迷糊,洗牌的这个人没少让老婆以为赌博干他,所以他看见我身后站着的尹恩妃的时候,就善意的提醒一句,年纪轻轻的,千万不能因为沉迷赌博而毁了自己。

  果然,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咔的一下一回头,看见尹恩妃双手环抱着臂膀,眯着眼睛看着我,我说怎么感觉背后阴风阵阵的呢……

  “嘿嘿,皇妃你咋来了。”我露出如太监一般的笑容,对她嘿嘿一乐。

  “能耐了,一掷千金,我看看这玩的是多大啊?”

  “小玩,小玩。”不应该呀,面对尹恩妃我怎么还哆嗦上了?

  “骗谁呢,给我回家!”尹恩妃将桌子上的钱全都揣进自己的包里,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出走!

  “这我地盘,给点面子,哎哎哎,疼。”

  “你的面子在我这里就是鞋垫子。”尹恩妃咬牙切齿的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出拽,我恶狠狠的看了眼正在幸灾乐祸的潇洒哥,说了句:“你他.妈等着!”

  潇洒哥对我吐了吐舌头,一副你活该的表情!

  想我社会耀阳哥,平日里在新世纪也是耀武扬威的存在,想不到让尹恩妃一点不留情面的给我耗了出去。

  “你揪我耳朵我能忍,耗我头发什么鬼?”这家伙给我拽的,疼得我唔嗷呜嗷的。

  “我没抽你就不错了,我搁家省吃俭用的,精打细算!你在那五千五千的压,要点脸行吗。”尹恩妃气的腮帮子都鼓了。

  “我那不是心情不好么,就寻思玩会儿,这不赢了么。”

  “这是输赢的问题吗?赌博这东西沾上就完了!你心情不好就得玩牌吗?你回家拖拖地,刷刷碗,叠叠被子,来个大扫除什么不行,非的赌?”

  “懒得跟你吵架。”我心烦意乱的钻进被窝。

  “说的好像我愿意跟你吵架似的,你让我知道你赌博,你看着的!!”尹恩妃小小的威胁我一句后,也知道我心情不好,不想跟我大吵大闹,就开了句玩笑说:“你要实在没意思,你玩玩我,我也没意思。”

  “我就是玩我这双手我都不玩你。”我挺气人的回了她一句。

  “……我跟你拼啦!”尹恩妃张牙舞的向我扑过来,使劲跟我闹,这娘们力气挺大,你跟她闹的时候不使劲全力又似皇后还整不过她,最后我硬是让她给我闹的无奈的笑了。

  “笑啦,笑啦就好了。”尹恩妃拍了拍自己的床边:“晚上凉了,别睡地上了,容易得痔疮,我今天特意去买的窗帘,咱俩中间隔个窗帘就行,你上来睡吧。”

  果然我一看,床的上沿多了一到拉窗帘的滑轮,尹恩妃将窗帘拉了过来,窗帘是白的,透过影子,我还能看见她脱衣服的影子,线条是那么的完美动人,让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不行,非礼勿视,不能看,不能看。

  虽然在一个床上,虽然有了窗帘,但她总是能把我的目光吸引过去,我只能背对着她睡觉。

  尹恩妃今天看见一条新闻,就是一个家庭,孩子只有五岁大,媳妇出车祸死了,对方陪他们四十万,而这男的毅然决然的把这四十万给了女方的爸爸,所以尹恩妃的问题就来了,这个问题的牛逼程度一点不亚于我跟你妈掉河里你救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