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刘铂挺无语的,心里非常担心引起我的逆反心理,毕竟这个时候的我们是逆反心理最严重的时候,要说翅膀硬还不是很硬,要说不硬,至少自己在社会上也饿不死。

  最终我接受了医院的治疗,全程没打麻药,倒不是我装逼,我就害怕我不能第一时间得到小仙女的消息。

  大夫说:“你要是受不了了,就告诉我们,再加麻药。”

  &H…g…

  我咬牙说道:“不用加,就这么整!”

  如果你们不知道有多疼的话,自己试想一下,他们用刀活生生地将你腿里的肉给挖开,取子弹!

  床单,让我给抓烂了,用手生生地扣烂了,浑身上下全是豆大的汗珠滴滴的往下掉,我就是不打麻药,其实大夫也说了,腿部局麻也可以的,但是只要让我想到小仙女因为我在抢救室里命悬一线的样子,我就他.妈难受,也就只有这样对自己残忍的惩罚能让我心里好受点。

  我哭了,不全是因为疼哭的,主要是想到小仙女此刻的样子,我就他.妈难受。

  我爸,我妈,健洲叔,刘鹏干爹,是你们害了我跟小仙女走到现在这一步,是你们!!!你们要负责!!如果小仙女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来,我今生就绝对不会在认你们是我的亲人,我要报仇,我要将苏哲碎尸万段,我要将七爷绳之以法!要是法律制裁不了你们,那我就走我自己的一条路,反正我也已经杀了人!

  但愿你们在那给我祈祷小仙女没事,不然我一个都不放过!!

  我的身子里取出子弹,医生都挺佩服我的说了句:“你这孩子是当过兵吧,性格是真坚韧,古有关公刮骨疗毒,今我能看见有人不打麻药取子弹,不错小伙子。”

  当兵这两个曾经让我引以为傲的两个字眼,此刻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手术完事后,我浑身已经被沁透,尹恩妃给我拿了套病服让我还上,我迫不及待的走到门口,看着小仙女抢救室的等还没有关闭,心里这叫一个着急。

  刘铂叔搂过我的肩膀,说道:“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她会没事的。”

  我一言不发的看着手术室,心里都在哆嗦,很难想像,小仙女若是彻底离开我,我的人生将会是怎样。

  尹恩妃单手插兜的靠着墙壁,心里既难过,又欣赏我对小仙女的这份深情,她不禁自我嘲笑一番,想起当时我做的那个决定,小仙女生,她死,她的心就挺难过的,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往出流,这一次她是为自己难过。

  长达五个多小时的抢救,手术灯终于灭了。

  我们蜂拥而上:“大夫,怎么样了?”

  大夫摘下口罩,叹了口气,摇头道:“对不起,我尽力了。”

  对不起……我尽力了,这句话轰的一声在我脑中炸开,我噗通一声摔倒在地,紧接着拉着大夫的手:“大夫你这话什么……什么意思?”

  死……死了?

  小仙女的父亲顿时崩溃了,嚷嚷一句“我他.妈要杀了那帮人!”后,便转身往出走,老艾一看情况不好,赶忙去拉老汪。

  而我此刻根本无心管他们,抓着大夫的嘴角问道:“啥意思,你尽力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小仙女呢?”

  说话间,小仙女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上面蒙着一层白布。

  颤抖的手将她的这层白布给掀开,小仙女安详的躺在那里。

  “不!!!”我痛苦的扑了上去,用力的摇晃她的身子:“你醒醒,快醒醒,小仙女,你睁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啊,你说话,说话啊,我他.妈让你说话呢,别不理我,别不说话。”

  我声音时而大,时而小,时而疯癫的抓着小仙女的脸庞,不愿意。

  我摸着她的鼻子,还有呼吸:“大夫,她还有呼吸!!”

  大夫叹了口气:“子弹刺穿了患者的肺部,心力也在快速衰竭,就是这几天了,人就可能要走,要有思想准备。”

  “庸医,你他.妈是庸医。”我转头看着刘铂:“叔,咱们去北京,那里有全中国最好的大夫,咱们去!!!”

  “不要折腾病人了,这样只会加速她的死亡。”大夫无奈的提醒一句。

  这时,刘铂挂了电话,走过来说:“你爸说了,让你们回医大二,他从日本请了最好的团队医生飞回H市,无论花多少钱,都会把她给治好!”

  “好,我们走。”我红着眼睛就要抱起小仙女,一瘸一拐走路都费劲,我扔坚持抱着她上车,尽管这样子让我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

  小仙女还处在麻药昏迷的过程中没有醒来,我抱着她一言不发。

  尹恩妃拿出之前我留下的证据给刘铂:“叔,这个证据够告倒七爷跟苏哲的吗?”

  刘铂听完录音,摇摇头:“远远不够。”

  “可是他们还开枪杀了小仙女,这样也不够吗?我们那么多证人。”

  “你还知道证人多,耀阳用枪崩了那个孩子你没看见吗?”刘铂皱着眉头反问道!

  “……”尹恩妃顿时无语:“可是他该杀!”

  “法律不跟你讲这个。”刘铂揉着太阳穴:“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回去我跟浩哥研究,健洲跟刘鹏也真是的,让你们一群孩子去办这个事,要不是浩哥发现的早,你们全都他.妈得折在那!”

  王佳斌咬牙说:“老江湖真的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

  “废话,人家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你们以为当兵学的那几个三脚猫功夫都能一代枭雄抗争了吗?告诉你们,就你们这两下子,连耀阳的父亲都整不过,还学人家玩无间道,一顿没脑子的人!”刘铂气的破口大骂,眼下这种情况,法律没办法判,要是判就得连着我一起判,让他们一点招都没有。

  几个小时后,小仙女幽幽的睁开眼睛,声音异常的虚弱:“小冤家,我是没死么?”

  “恩恩,你没死,咱们回H市,张浩给你请了最好的医生!”我轻声安慰她,尹恩妃跟刘铂听完顿时心里一颤,这货连爸都不叫了,完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