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恩妃双眼放光,对我竖起大拇指:“你真有想法。”

  “别舔我,有想法跟实践是两码事,你先去对面找个宾馆休息吧,晚上我自己在这边就行。”

  “嗯。”尹恩妃说着就离开了。

  我踱步走到小仙女面前,轻抚她的秀发:“小仙女,我会成功的!赶快醒来,我好娶你。”

  ……

  尹恩妃掖紧衣裳往对面走去,咯吱一辆黑色超跑,总裁玛莎拉蒂美规版3.0T停在尹恩妃面前,路生摇下车窗,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又帅气的笑容:“美女去哪儿,我送你。”

  “谢谢,不用。”尹恩妃淡淡的扫了眼这台总裁,对其微微一笑,直径掠了过去。

  路生不死心的下了车:“这个地方不好,我带你去市里,我有家朋友就是开酒店的,我去了免费。”

  “我们并不熟。”

  “天生你能认识谁,聊聊不就熟悉了。”

  尹恩妃不在甩他,自顾自的走进了宾馆。

  路生无奈的摇摇头,现在的年轻小姑娘究竟怎么了,面对气质与财力于一身的男人都不感兴趣了吗?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小姑娘都会像金钱去低头,而且还是二十出头正如花一样年纪的她们,她们有着自己的赚钱能力,有着她们想要的生活质量,心满意足就不会刻意去追求物质,而是在极力的追求自己的爱情。或许有那么一天,她们被爱伤过了,伤透了,爱够了,可能才会像另外一方面去倒戈。

  一夜无话,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我妈过来看望小仙女了,我爸没来,不知道在忙乎什么去了。

  我妈给我带了一些早餐:“儿子吃点东西吧。”

  我没理她,则是低着头看着地面发呆,她叹了口气,也没有说什么。

  而小仙女的父亲一会儿进来看一眼,紧接着又抹着眼泪出出去在外面暗自神伤。

  ◎29'。

  尹恩妃也走了过来,她对我说:“房间我没退,要不要我扶你去休息?”

  我摇摇头表示不用,就在这时护士走了进来,日常给我扎针。

  屋内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压抑,谁都没有声音,谁都不说话,只是偶尔听着医院走廊路过人们的谈话声。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老汪神情激动的跑进来说找到肾源了,可以进行手术了!

  我扑棱一下就坐起来了,跟着激动。

  手术的时间很久,我整个人都跟着再抖。

  尹恩妃轻轻的抓着我的手,宽慰道:“没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肾换了,人也就能好了。”

  “但愿吧。”莫名的我就想抽根烟,在兜里摸了半天……

  “摸啥呢?”尹恩妃从兜里拿出一盒玉溪:“是不是在找男人最需要的东西?”

  “你懂我……”

  “别寻思了,你现在挂着点滴,伤口还未恢复,忍一忍哈,乖啦。”尹恩妃将烟给我控制住了,顺便摸摸我的头,我妈看到这画面,暗暗的又打量一番尹恩妃,之前她们是见过的,只不过那时候没什么想法,今天一看这闺女竟然跟我在一起这么好,不免有一些想法了,在父母眼里,只要是跟自己儿子有点关系的女人都会当作儿媳妇的标准来看,目前来看尹恩妃,满意!

  智允阿姨领着小晨曦来了,她一如即让的那样美丽,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倒有些风韵犹存的味道。

  “哥!”小晨曦出落的更漂亮了,一把扑进我的怀里:“哥哥,你看我给你买糖葫芦了。”

  看见晨曦我终于露出暖心笑容:“这么大丫头了还吃糖葫芦。”

  “你没看见喊我昂?”尹恩妃扒愣一把小晨曦,乐道。

  “小姨!你怎么在这里。”

  小姨?晨曦管恩妃叫小姨?那恩妃是智阿姨的妹妹?

  我草,我都迷糊了,恩妃冲我吐了吐舌头:“抱歉,之前忽悠你了。”

  接着恩妃冲智允甜甜的喊了声:“姐。”

  我草,我更懵了,什么鬼?

  “恩妃,你等等,我有点蒙蔽了,你跟智允阿姨差了这么多。你管她叫……姐?”

  尹恩妃点点头:“嗯,我之前不愿意说,我是我爸跟我妈捡回来的,所以按照辈分来说,我得管智允叫姐,管王潇,王禹叫哥。”

  我靠……这个信息量有点大,我得慢慢消化:“那你管我瑶瑶干妈叫啥?”

  “嫂子呗。”尹恩妃一脸的理所应当。

  我晕……她管我干妈叫嫂子,那要是以后万一我俩处对象了,这该怎么叫?顿时阳哥就凌乱了。

  “哎呀,你不用那么纠结啦,我只是他们捡来的,又没有血缘关系。”尹恩妃看出我的凌乱,就解释了一句。

  “你是捡来的孩子呀?那你挺可怜呀。”

  “这回你平常在欺负我的时候良心该痛了吧。”尹恩妃对智允说:“姐,你的嗓子还没好吗?”

  朴智允摇摇头,没有什么些许的落寞,有的只是适应后跟接受现实的坦然。

  “那你之前为什么叫她智允阿姨呢?”

  “哎呀那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是捡来的孩子么……你非要问,女孩子的自尊心很重要的好伐?”

  “哦哦,知道了。”

  “哥,丫丫姐回来了。”晨曦忽然的对我说道。

  “回来回来呗没,跟我说啥呀。”此刻我哪里还有心情管什么丫丫不丫丫的,这么多年没联系了,再见面估计只有尴尬了。

  “你不想她昂?”

  “不想。”我摇摇头如实说道,虽然偶尔有那么几个夜晚也曾梦见过丫丫,但我的心一直都放在小仙女的身上了,丫丫只是青春里的一道美丽风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不认为我之间还有什么可以交集的地方,对于她,阳哥一直划分到秦子晴那一类,错过了也就不会在一起了,可偏偏的命运这个字眼有时候就跟NBA剧本一样,就是那么的神奇,让人捉摸不透,却又深陷其中。

  小仙女的换肺手术挺挺成功,但是心脏已经开始迅速衰竭,正在用昂贵的药物来维持心跳,医生明确的说,不清楚心跳会在什么时间忽然停止跳动,对我来说再次犹如晴天霹雳。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