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的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我们更加的上火了,所有人都蒙上一层阴影,当我想到未来有一天小仙女不在我的生活里,我的双眼便被蒙上一层水雾,心里的仇恨更加的深了。

  苏哲,七爷……你们这群人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用我自己的手段整毁你们!

  身边的尹恩妃不寒而栗,她轻轻的扯了扯我衣袖:“别这样,看着怪吓人的。”

  “我没事,让我自己呆一会吧,你们都请出去。”我将众人全部推了出去,自己闷在房间里,再次变得安安静静。

  时间滴滴答答的往前走,脑海里闪过过往一幅幅画面,我真的很难接受小仙女要慢慢离开我的现实。

  窗外的天空由白便黑,在由黑变成白。

  记不清过了多久,大夫说我们可以出院了,小仙女可以选择继续在医院治疗,也可以回家治疗,手术昂贵的四十五万人民币花完了,现在就靠这药物在维持心跳,即使换做我家现在这样的家庭,维持一段时间后,恐怕也会受不了,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只好将小仙女移回家中。

  老汪瞬间又老了好多好多,他开始后悔以前对小仙女那般的所作所为,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喝多闹事后,将不会在有人去管他了。

  “汪叔。”

  出了医院这一天,我噗通一声给汪叔跪下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爸,我养您!”

  老汪红着眼睛:“只要你不放弃她就够了,我不用你养,我女儿老说我有手有脚,我会出去好好打工,也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她能完整的活着。”

  “您放心,只要我张耀阳活着,我就会给她治好,无论花多少钱,无论花多少代价,我都不会放弃她。”我目光无比坚定的说道,这一刻我爸妈他俩仿佛看到了当年在自己身上的影子。

  十几年前,我妈深陷癌症病魔痛的无法自拔时,我爸曾搂着我妈对着天空说,我永远不会让你们夺走杨彩的生命。

  宿命轮回,待到他们亲手将小仙女造成如今的结果时,他们的儿子再次选择与天意对抗,我爸那时候活的就已经很累了,他不想看到他儿子依然活的那么累,可这个世界上有因必有果,这是我们无法挣脱,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老汪当小仙女出院后,他便消失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这个年,我们都没有过好,也没窜亲戚,三十跟初一的时候,我爸领着我妈,智允阿姨,还有尹恩妃晨曦去看冰灯照相了,初二的时候跟刘鹏裤衩叔赵心他们聚在一块的,初三的时候瑶瑶干妈他们也都来了,初四的时候他们几个在屋里面打麻将,却意外的迎来一个人。

  当当当!一阵粗暴且残暴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来了。”正在看热闹的尹恩妃踏着拖鞋就去开门了,她将门打开以后,愣了下问道:“美女你找谁?”

  丫丫也是一愣,手里拎着东西:“请问这是杨彩家吗?”

  “嗯呢,是。”尹恩妃给她让开半个身子。

  “干妈,嘿,想我没?”丫丫这性子永远是那么的大大咧咧,她将买的东西往我家沙发上一扔就冲我妈热情的扑了过去。

  “丫丫呀,哎呀,长这么大了都,快坐。”

  “嘻嘻,干爸新年快乐,红包拿来。”丫丫搂着我妈小手伸到我爸面前,没有丝毫陌生感的说了一句。

  我爸立刻拿出一个大红包给她:“新年快乐。”

  “谢谢干爸,嘻嘻。”丫丫将红包揣兜里,紧接着看了眼晨曦:“小丫头,给姐拜年了吗?快点,有大红包给你。”

  “姐姐过年好。”晨曦立刻甜甜的说了句。

  “哈哈,红包没有,给你买了台最新出的苹果,老牛逼了,可以使用动态墙纸,你试试。”丫丫从她背着的小包里掏出一款足矣让不少青年羡慕的限量款苹果机。

  “还是我丫姐最好。”晨曦开心坏了。

  “必然的。”丫丫一拍胸脯心里挺兴奋的:“干妈输赢啊?”

  “运气不好,小败。”

  “来,我帮你玩两圈,搂懵他们!”丫丫直接将我妈给撵下去了,我妈见到丫丫就开心的不行,屁颠屁颠的跑厨房给做饭去了。

  丫丫抬头扫了眼上家:“裤衩叔,咱俩铁不铁就看今天这一把了,供我吃,供我茶,还得供我胡,造嘛?”

  “哪里来的虎丫头!”裤衩子白了他一眼:“让你裤衩叔输哇,难如登天。

  “别吹牛逼。”健洲叔怼了他一句,紧接着冲丫丫说道:“来,健洲叔让你胡,二万,拿去胡。”

  +3正u~版首Jv发t

  “还得是我健洲叔,砰!三条。”

  “你刘铂叔不好么?五饼,拿去胡。”刘铂吃醋的说了一句。

  “铂叔也好,但是我不要饼子诶。\"屋里的气氛本来一般,随着丫丫的到来顿时让气氛达到前所未有的一个高潮。

  “吃瓜子。”我妈将瓜子水果全都端到丫丫面前。

  “谢谢干妈。”丫丫翘着二郎腿,皱着鼻子对裤衩叔说:“叔,咱俩研究个事,你抽烟敢不敢换只手抽,这家伙不抽就一个劲地熏我,战术呗?打不过我,就玩战术!”

  “哈哈,你这丫头。”裤衩叔只好无奈的换了只手。

  “你不抽烟吗?”健洲叔抬头问了一句:“我记得你以前抽烟昂?”

  “小时后不懂事,现在还能不懂事昂?早不抽了,现在看抽烟的就烦。”丫丫随意的问道:“张耀阳呢?怎么不出来见朕。”

  “快别提了,你回来的正好,快去劝劝他吧。”我妈挺上火的说了一句。

  “咋了呢?”

  “哎,你进屋就知道了。”

  “那行,给您玩。”丫丫从麻将桌子上下来,带着疑惑走进我的卧室,推开门一股浓重的医药水的味道就刺激她的鼻腔内,她捂着鼻子说道:“这什么味儿啊?”

  接着她就看见床上挂着点滴,手因为成天打中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小仙女了,愣住了:“耀阳……她怎么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