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想了想,就说:“行。”

  接着他对刚才让我一顿干的那俩小子说:“这我最好的哥们,你们这顿打算是白挨了,回头我给你俩买皮肤,先走了。”

  这俩人揉着脸蛋子,什么也没说,显然气的不轻。

  他们帮钟不传出头,最后钟不传跟我出去喝酒,呵呵,这小子还行,远近还是能分得轻的呀。

  钟不传就是欠揍,揍了一顿后跟小晨曦这叫一个腻歪。

  按理说两个人吵架也是正常,我本不该出手的,但是晨曦都来找我了,我这个当哥的能不管么。

  “我告诉你昂,吵架很正常,你要是敢动手打我妹,别说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上车。”

  “知道知道,哎呀我去,这你车呀?混的这么硬吗?”钟不传看着我开的大奔驰这叫一个羡慕,随即扒愣我衣服往里看了半天:“这大纹身,你现在是在社会上玩呢?”

  “你管呢,学你的习得了,在学校有没人欺负你昂?”开车赶往老船长海鲜店,准备吃点海鲜,low点啤酒,生活这叫一个爽。

  “草,大学都忙着谈恋爱呢,谁会打架,可不是高中那会喽,就算有打架的,也都是为了女人打,咱们上学那会争老大的年龄段已经过去了,哈哈。”

  “你妈的,你都大学了?”感叹时光过的飞快,在我印象里,钟不传还是穿着初中校服跟我屁股后面可哪要烟的选手。

  “那咋的,新鲜吗?”

  随后钟不传就给我讲述大学里的生活,叽叽喳喳,涂抹星子横飞,听得我这叫一个羡慕,遥想当年,钟不传的学习跟丫丫差不多,都是那种嗷嗷次的选手,如今两个人都还在享受校园的单纯生活,而我却要接受社会勾心斗角般的洗礼,哎。

  “我去,这还有一个呢。”下了车钟不传才发现尹恩妃:“你好,美女,我叫钟昊延,可以叫我钟不传,我想你一定是我嫂子吧,不跟你吹,我是耀阳最铁的哥们!”

  这一声嫂子叫的尹恩妃这叫一个美滋滋,脸上却嗔怪的说:“别吓叫,单身!”

  “搜噶!”钟不传笑呵呵的说:“我耀阳哥呢就属于闷骚型的,你等着他进攻?原地不带动弹得,就得你主动出击,放下矜持跟骄傲吧,姑娘,为了爱勇敢的行动起来。”

  “你说对了,我也发现这货属于闷骚型的。”

  “你俩别他.妈聊我,换个话题,服务员,点菜!”

  这一天我们喝的挺高兴,跟钟不传没有了那股子最开始的陌生感,一切仿佛又回到几年前,我们还是孩童模样。

  吃完饭,我们结了账,晨曦说她要开车,我们就让她开了,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喝酒的人。

  我们刚上车,还没走几步呢,就让晨曦一个急停给刹住了,我们身子剧烈的前倾一下,差点没撞到前面的玻璃,我无语的说:“妹儿啊你行不行啊!”

  “哥不能赖我,前面迎面来一台车。”晨曦委屈的一指对面的丰田霸道,此刻有两个人怒气冲冲的向我们这边走来,而我也下了车。

  那个人率先开口质问我:“会不会他.妈开车?驾驶证买来的啊!”

  JY首H发r~

  “朋友好像是你们在逆行?”我就膈应这种恶人先告状的人。

  “什么玩意我们逆行,就问你会不会开车??”这人粗暴的推了我一把。

  “讲点道理行吗?”

  “我跟你讲个几爸!”旁边这人也推了我一把。

  “那就是没道理可讲了呗?草!”说话间我一把耗过这人的脖领子对着眼睛就是一眼炮,接着钟不传一个飞脚冲着旁边那人踹了过去,我们哥俩已经好久没联手作战了!配合起来还是那么的随意自然,甚至连刀都没用,就给这人干迷糊了。

  我摁着他的脑袋贴在车上,冬天嘛,他的脸蛋子直接跟车粘一块去了:“好说好听你不讲道理,那我就跟你用最野蛮的方式唠嗑,你让我们受到惊吓,别逼逼了,赔钱!”

  这人看我这么社会,没有了之前的牛逼劲,顿时就服了,从兜里甩出一千赔给我,我真的要了,别问为什么,就是这么霸道!

  “咱哥俩配合还是这么无敌,哈哈。”钟不传甩了甩手:“等我大学毕业了跟你混呗?”

  “跟我种地昂?”

  “我去,穿着一万来块的小貂皮,开着七八十万的大奔驰就种地?”

  “那咋的?你往佳木斯,鹤岗那边走一走,哪个不是开着小轿车,穿着小貂皮,种着寂寞的小水稻,不吹牛逼,比你以后上班给人家打工强!一年十来万,轻松的。”

  “你真种地了?咋这么了解。”

  “我有这打算,不过不是种地,准备种大烟。”

  “靠谱吗?”

  “那谁知道,要是都知道,都去种了。”

  “也是。”

  说话间,我们就到了楼下,我将刚才讹来的一千块钱给钟不传了:“对我妹子好点,从小家庭就不好,长得这么好看,跟了你这么个挫逼,还跟人家吵架你良心过得去吗?”

  钟不传鄙视的看着我:“你以为给你的那两唑毛烫几个卷你就是吴彦祖了吗?咱俩长得都他.妈差不多,而且我好像比你帅,你身边的这几个姑娘,哪个跟你不是天线配癞蛤蟆?好意思说我!”

  “滚昂!”

  “哈哈,我跟晨曦开你车出去嗨会儿了。”

  “别瞎得瑟,早点回家。”

  “妥了!”

  ……

  我跟尹恩妃目送她俩开车离开后,尹恩妃才开口说话:“刚才没好意思说,你这新买的车就给她俩开出去了?不怕出点什么事么,人都说世界上两种不东西不能借,第一自己的媳妇,第二自己的车。”

  “我的东西就是我妹子的,她喜欢,我就给她。”

  “哎呦,我都想有你这么好的一个哥哥了。”

  “王禹他们不也不错么。”

  ……

  一脚睡到第二天,白天还是如常照顾小仙女,晚上就坐上了飞往深圳的飞机,时隔这么多天,我张耀阳又杀回来了,在飞机上看着深z这所繁华的城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有了归属感。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