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没有回家过年,而是选择留在深圳,过年这边公司需要有人看着,他毅然决然的留下,这种时候不表现啥时候表现呢。

  但他没有在公司呆着,而是习惯性的坐在已经关了门,贴着外兑的秩序纹身店,就在前不久,他还天天在这里蹭吃蹭喝,昔日欢笑佳人与兄弟还得身影仿佛还在店里窜梭着,他抽着烟有些莫名的伤感。

  很奇怪,对方明明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却一不小心跟他有了感情。

  而他跟了苏哲这么久,相处的感情却没有这半年来跟我的感情多。

  缘分这种东西不仅针对于男女之间,兄弟之间也是存在的!

  “哥们有火吗?”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并拍了下他的肩膀。

  “没有!”潇洒哥挺恼火的,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人物,是随便人就能拍肩膀的吗?可当他准备给对方一个凶狠的表情时,见到后面的人顿时愣住了:“是你!”

  我咧一嘴一乐:“赶紧有火没,憋半天了,飞机也不让带火,以后有钱了,非得他.妈包一架私人飞机不可。”

  “你竟然还敢回来。”潇洒哥揪着我的脖领恶狠狠的说道:“张耀阳你竟然是个警察隐藏的够深的啊,像我潇洒这样的枭雄竟然没看出来你!看我不收拾你的。”

  “别扯犊子,大街上愣危险的,在让苏哲他们看见,赶紧打一辆出租车咱俩去个隐蔽的地方聊。”

  我直接带着潇洒哥就去了机场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要了一沓啤酒跟花生,坐在房间里就嗑了起来。

  潇洒哥挺无语的:“大哥,你是警,我是匪,你想坑我们,我还是苏哲的手下,你觉得我能跟你坐在这里喝酒吗?”

  “你别他.妈整事了,我要想坑你,咱俩去哈尔滨跟人家交易的录音我都有,直接给警察你就GG了,还吹几毛nb呢!”我嘎嘣启开一瓶啤酒:“上头要抓的是七爷跟苏哲,又他.妈不是你,再说了,警匪只是身份,咱俩是兄弟,我跟恩妃可是都拿你当哥哥,你要是不拿我们当弟妹,那么好,门口就在那,自己拿着卡滚犊子。”

  潇洒哥犹豫了,内心无比的纠结,一方面我们是敌对关系,苏哲跟七爷恨不得弄死张耀阳,而自己做为苏哲的头号马仔,这时候只要自己制服张耀阳,报告给苏哲,就是大功一件!

  偏偏的,自己毫无反应不说,甚至还想跟他一起喝酒,就连走的想法都没有。

  “草!这个点我上哪打车去,连公交车都没有了,我怎么回市区!”潇洒哥给自己找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理由后,便盘腿而坐与我开始喝酒。

  “来,走一个。”

  “……”

  潇洒哥跟我碰了一下,我又吃了口花生说道:“是不是以为我不会回来了,想我不?”

  “想你个鬼,倒是想我恩妃妹子是真的。”潇洒哥还是那么贱!

  “正好我订了两张机票,明早四点二十的,一起走,去看看你家恩妃妹子。”

  “不去,公司需要我,就我自己,我得看着点。”

  “上位了呗?”

  “一直在位置上好嘛!”

  “可以,牛逼。”

  “说真的你这次回来干嘛来了?不会是要找苏哲报仇吧?”潇洒哥谨慎的说道:“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现在苏哲出门最少四个保镖,各个手里都有响,你想报仇还只能走官方,自己报仇太难了。”

  摇晃着啤酒,看着里面轻起泡沫,我没什么表情的说道:“官方要是能制裁苏哲早就制裁他们了,他们背后的权利太大,一般人真动不了,我也实话跟你说,我媳妇让他们害的现在还躺在床上醒不过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医生说……兴许明天会好,兴许明天会走,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就难受,既然官方制裁不了他们,我就会用我自己的办法来制裁他们,潇洒,我拿你当哥,今天我来找你也是想跟你说两点,第一,苏哲他们不能跟,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你肯定就是被牺牲的那一个,而且东北的警方连同深z这边都已经盯上苏哲,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永远不露出马脚,第二,我也会玩了命的针对他,苏哲的日子不好过。”

  “官方针对他们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而七爷他们的生意却是越做越大,都说七爷能起来靠自己一身虎胆,但好多人都不知道,七爷能起来最大的倚仗是他的老婆,如今七爷敢跟他老婆离婚单独出来干,就说明他的野心远远凌驾于总公司之上,他的实力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而且你还只是一个只有官方背景,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毛头小子,你拿什么跟七爷斗?说句难听的,今天我要是拿电话点了你,你就将会永远的消失在深z,并且没有任何证据你信吗?”

  “所以这就是今天我来找你的目的,潇洒哥我需要你帮我!”

  “我?我一个马仔怎么帮你。”潇洒哥自嘲一笑。

  “别看你平常喜欢吹nb,给人的感觉又是傻了吧唧的,但我了解你,你够虎,敢打敢拼,我有脑子有背景,不愁做不出事业!”

  “我先听听你要做什么事业,是成就娱乐公司还是房地产,亦或者包工程呢?”

  K看8正版¤章f}节ZT上{

  “……呃,这个活听起来可能不是那么注重,但绝对赚钱。”

  “什么啊?”

  “种大烟。”

  “……喝酒!”潇洒哥沉默片刻后,果断的与我撞杯。

  “你听我说,在这边你可能感觉没什么,但是全国需要烟的数量你知道有多少吗?啊?这就跟在东北种大米是一样的,那是全国都需要的东西,它在身份上是看起来不如房地产,工地听起来那么注重,但我问你,包一款工程,你就是拼死了干能赚多少?你有想过拿大量资金包大片土地种烟的利润是多少吗?你有没有算过这笔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