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我就将里面的利润一层一层的扒给他看,说的潇洒哥这叫一个动心:“你是想拼了命,提心吊胆的一年拿个十万八万的死工资,随时还有可能进去的危险,还是想跟我一起去东北创业,你自己选,话我就说到这个份上。”

  潇洒哥默默的裹了口烟:“可你最终的目的不也是要了七爷跟苏哲的命吗?”

  “那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你的目的是赚钱,我的目的是报仇,我们各持所需,有什么不好吗?”

  “呵呵,弟弟,咱俩喝酒吧,喝完酒你就坐飞机走吧。”潇洒哥拒绝了我的邀请,他也不傻,想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一旦我跟七爷最终死磕,他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其次我这个毛头小子去嗑人家成名已久的大哥,嗑赢了,是,牛逼,但这几率就跟中五百万一样,是那么的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几率我会惨败,一旦我败了,七爷苏哲他们会放过自己?

  MT.

  “你跟我说说为啥不行呗?在我们那边种烟是合法的,炒子弹才是犯法的,但是我的关系全在那边,就算真的是炒子弹,也没几爸事,懂吗?”我仍不死心的劝道。

  在东北从佳木斯往北大荒这一地带,几乎都是种水稻的居多,农民多,种烟的人也有,但是很少,他们吃不了这辛苦,同时渠道又很难打开。所以这一行并不是那么好干。

  现在炒子弹国家禁止了,在我父亲那一代,基本五十到六十岁这一代人他们基本好多都会炒子弹,以前家里也都有那种气枪,打鸟用的。当然了,现在这么说就不合适了,也就不详细说了。

  “跟你说实话吧,我感觉你并不能干得过七爷,你毁了,我自然就跟着毁了,这是其一,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是我大哥,我背叛他,我这心里不得劲,你要明白,如果我能为了一个认识半年的人毫不犹豫的背叛苏哲,将来有一天我就会毫不犹豫的背叛你。”

  “呵呵,行,今儿咱俩就喝酒,我也不劝你了。”低头笑了笑,我猛裹了两口烟,随即跟他推杯换盏,也没有在聊别的事情。

  夜里十一点多,潇洒哥喝的迷迷糊糊的叫了一辆车离开了。

  我掏出手机给老艾打了过去:“牛紫,让人放出风声,就说庞佳骏跟我见面了。”

  “……我他.妈警告你,别叫我牛紫!”

  “哈哈,好久没喊你这个外号了,谁知道怎么就叫的自然。”

  “滚你大爷的,来我家呀,汐汐都想你了。”

  “靠,这话听得咋这么别扭,你来接我吧,现在我太危险了,你不接我也不行昂。”

  “地址发给我。”

  片刻后,老艾开着警车过来接的我,一下车我就跟汐汐抱在了一起:“宝,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亲,么么踹!”

  老艾摸了摸自己的脑瓜子:“我他.妈怎么感觉自己脑袋上一片绿油油的呢。”

  我们三个人直接回了老艾的家,老艾现在混的不错,公交还给分了一套不大点的小房子,但是在这边能混到分房子的男人也是很牛逼了,尽管这个房子很小。

  汐汐听了小仙女的事以后,难过的说道:“那么好的一个丫头怎么就出这样的事情了呢,回头我要回去看看她。”

  “出都出了,不要再提了。”老艾瞪了眼汐汐。

  “我知道耀阳难受,我这心里也不舒服,曾经我们那么好。”

  我裹了口烟:“我会替她报仇的。”

  “你想怎么报,别乱来啊,国家还是有法律的,这种人法律一定会制裁他的。”

  “我信你我就有鬼了,我那天给王伸干死了,咋我到现在都没事?”

  我的话给老艾问住了,有的时候,人命并不值钱,对于没钱没背景的人,人命有的时候也就值十万二十万的,更有的分逼都不值。

  “别说了,让人知道了不好。”老艾善意的提醒我一下。

  “我知道,就是想告诉你,我这种人死后必定下地狱,下地狱我也得带着七爷跟苏哲,*他妈!”

  “还是要相信法律。”

  “你快滚,当两天警察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现在跟上学那会有啥区别,就跟你在学校被欺负了,完了你说告老师一样,有用吗?届时他们只会欺负你欺负的越来越狠,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只有咱们比他们狠的时候,他们才不敢跟我们得瑟。”

  “那你别乱来啊,有事跟我们商量商量。”

  我点点头:“知道了,困了,媳妇,睡觉了。”

  说完我就搂着汐汐进卧室了,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老艾耸耸肩就躺沙发上了,紧接着怒喊道:“草,不对呀,这是我家,真当我喝多了呢!”

  ……

  三天后,年也过完了,苏哲等人回来了,这个年他过的不错,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潇洒哥把账本对给他看,他看的也都挺满意。

  “哲哥没什么事我就去忙了?现在公司缺人手,应该在招一些了。”

  “嗯,你看着招吧,哎,对了,我问你,最近有没有张耀阳的消息?”

  潇洒哥一愣:“没有啊,你有他的消息了?”

  “没有,就是问问他联没联系你,要是联系你了,告诉我一声,这逼崽子手里脑袋够用,咱们给他媳妇祸害成那样,保不准没憋什么好屁,我不能让他成为我们的隐患。”苏哲还是很害怕我背后的背景的,多少次夜里做噩梦都是我给他戴上手铐送监狱里的情景,而且那天我拿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毫不犹豫砰的就是一枪也让他一阵后怕,他没有忘记我们离开别墅时,我看向他的那种恨意滔天的眼神。”

  “放心,哲哥,我知道消息后,肯定告诉你。”

  “潇洒。”苏哲眼神变得凌厉,走到潇洒跟前搂着他的脖子问道:“你跟了我多久了?”

  “好久了。”

  “我对你怎么样?”

  “一直都很好,就像亲大哥一样!”

  “可是我对你这么好,你胳膊肘怎么还向外拐呢,就是一条狗,我天天给他骨头吃都知道看见我摇摇尾巴吧。”

  潇洒哥身子一颤:“哲哥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你妈,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苏哲瞬间掏出枪顶在潇洒哥的脑门上,潇洒哥双腿一软,直接就跪地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