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触碰到唇尖了,我却停止继续下去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伸手撩了把她的秀发:“想什么呢,走,喝酒去。”

  苏万梅心里顿升一股失落情绪,跺了下脚,这个坏蛋!

  撩妹的最高境界就是以进为退,以退为进,松松驰驰,让她欲罢不能!

  等给她撩道不行不行,主动进攻你的时候才是王道。

  这就跟Z爱一样,前细一定要够,才好进去。

  苏万梅两杯白酒下肚已经醉倒在桌子上,我扶着她算了账,随后开车前往宾馆。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我摆布,说实在话,就苏万梅这样的,我今天上了她,她第二天知道了都得高兴半天。

  但我是个人,不是畜生,我并没有选择那么做,而是打电话给汐汐:“宝贝,来如家宾馆,地址我发给你。”

  “贱人!”电话那头传来老艾的声音:“你大爷,勾引我媳妇。”

  “哈哈哈,赶紧的吧,房都开好了。”

  “我滚你大爷!”

  “正经的,你要不来,谁给苏万梅脱衣服?”随后我就将我的计划讲给他听了,老艾听了以后,搓了搓手掌:“这事我就能办,不需要我媳妇。”

  “滚,别耍流氓,快点的,我在晚点过去,估计潇洒哥都得让人干死!”

  “行吧。”

  片刻后,老艾跟汐汐便过来了,我对汐汐恶狠狠的说:“你给她扒滴溜光,拍点照片放你那,但是记住了,这张照片只能你自己看,千万不许给老艾,包括任何一个人看,不然我就强*你!”

  “来呀。”汐汐对我抛了记媚眼,吓得我一哆嗦,就领老艾出去了。

  “接下来怎么整?”老艾问道。

  “去警局,等电话。”我搂着老艾便离开了。

  ……

  此时潇洒哥已经奄奄一息了,眼睛肿的老高,苏哲让他发我语音,这货就是不发,出卖兄弟的事绝对不干!

  苏哲没招了,就给潇洒哥的一个姘头抓来了,并声称说:“你不打,我就叫兄弟们轮了他。”

  潇洒哥咧嘴笑了,他一笑,血就从嘴里流出来了:“苏哲,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狗蓝紫呢?”

  这句话直接激怒了苏哲,当即便自己解开裤腰带身先士卒,潇洒哥的这个姘头就一个劲地骂潇洒不是人,打个电话能怎么的。

  潇洒哥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想看这一幕,十指抠向地面,指甲都抠碎了。虽然说只是个姘头,但是他这人重感情,每次跟她睡完觉都会聊聊天,她要是接客,潇洒哥不说啥,那是工作,但他.妈现在是被轮,还是因为他被轮,心里自然不好受。

  最主要的是潇洒哥想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有一天,自己做了哪件让苏哲不爽的事情,今天能轮他的一个姘头,以后就能轮他的媳妇,似乎苏哲就有这方面的癖好……

  3更‘\\新最快上

  “苏哲,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你了。”

  “呵呵。”完事后苏哲慢慢走回自己的椅子上,说道:“你拿张耀阳当兄弟,他拿你当兄弟吗?现在我就给他发视频,看看他能不能为了你过来!”

  话音落,苏哲便用潇洒哥的微信给我弹了过来。

  “来了。”

  正在警局跷二郎腿喝茶的我,见到微信视频来了以后,将后面的窗帘给拉上,随即让老艾往那边坐坐。

  “苏哲,你他.妈有脸给我发视频,不怕我崩了你啊。”视频一接通,我便吊儿郎当的对其说道,我知道,现在还没有什么办法对付他,对他怒气冲天他更是感到高兴,反而我越是淡定,他的内心就越会不安。

  “怕老子就不给你发视频,你看看这是什么?”苏哲将视频转向被打的很惨的潇洒哥那里,说道:“你这哥们真讲究,为了你大哥都不认了,你看看怎么办吧。”

  “耀阳,你别来,我看他能弄死我不?要是弄死我,这段视频正好当证据,给我报警抓了他!”潇洒哥在那边喊了起来,换来的就是各种面门打飞脚,一颗牙齿直接给他打丢了,但潇洒哥没吐出来,而是生生地咽下去了,他恶狠狠的说:“老子记住了,只要我不死,看我弄死你不。”

  “还吹牛!”青年上去就是一记反抽。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场面了,也没表现的很惊讶,淡定的扣了扣鼻屎,说道:“你好歹也是一个人物,对自己小弟就这么整?以后谁敢给你做事呀。”

  “呵呵,宁可没有小弟,也不能招惹一群警察,更不能招惹一群吃里扒外的狗,你说是吧。”苏哲不怒反笑。

  “袄,也对,咱俩这么开视频唠嗑也没劲,当面唠吧,这边没有wifi怪他.妈废流量的,现在这营业大厅就跟吃流量似的,办的一个月三百兆一会儿就没了。”

  “你别跟我那犊子,来吧,新世纪欢迎你!”

  “呵呵,去你地盘呗?行,等着小爷,小爷这就会会你。”

  “有胆你就他.妈来!”

  挂了电话,我起身对老艾说:“叫人,新世纪,会会社会我哲哥。”

  “好嘞。”老艾随即就去叫人了。

  片刻功夫后,我让老艾他们这帮人在楼下警车里等着,阳哥自己潇潇洒洒的进了新世纪,走起路来典型的社会形态,当然我要说一句,阳哥现在就是那种嘴里叼着烟,腋下夹着包,走路看着酒欠打的那种青年,但绝对不是二逼青年,是一种让人看起来挺酷,挺有安全感,办事挺靠谱的那种人,我尽量往那方面发展。

  三炮与社会,阳哥还是能区分的开!

  推开门,我大摇大摆的进去了,随即看了眼地上的潇洒哥,一脚将跟前的人给踹飞了:“你混哪的?连我潇洒哥都敢打。”

  话音落,我将地上的潇洒哥给扶了起来,笑呵呵的对他说:“让你跟我走,你不听,非的让人打一顿舒服了?”

  “你咋回来了呢?你活够了吗?”潇洒哥见我真的来了,顿时愣住了,急的东北话都出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