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个毛线,安啦。”

  笑呵呵的走到苏哲面前:“想找我,一个电话我就来了,用得着这么祸害我潇洒哥吗?”

  “你潇洒哥?”

  苏哲斜眼问道,紧接着哗啦进来一帮人就给我围住了,我没有一点慌张,笑呵呵的问他:“干啥呀?”

  “弄死你,干啥!”苏哲扫了眼我空空如也的身后,恶狠狠的说道:“小*崽子,你还真自己来的,上次让你跑了,这次我看你往哪走,动手。”

  “等等,你扒愣窗户往下看看,五分钟我要是没下楼,那他们可就上来抓人了。”我淡淡的说完,就坐在那点了颗烟,悠哉悠哉的抽着。

  “呵呵,挺牛逼呀,警局的人说找来就找来,他们要是没有搜查令,能随便进我店?真当我不识法律呢,刘刚!”苏哲给了旁边这个人一个颜色,这人心领神会,直接走下楼去将大门给关上了。

  老艾看着卷帘门瞬间拉下来,暗道一声不好,带着人走向前砸门:“开门,警察!”

  里面的人根本就跟没听到一样,就是不开。

  “坏了,他们懂法!”

  老艾暗道一声不好,确实,他们没有上级下命令,根本不可能随意去搜查人家店,之所以带他们过来也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他们,而且没让老艾他们进来也是为了避嫌!

  老艾当下挺着急的给他领导高家强打电话,但是高家强能怎么办呢,他也得跟领导往上申请,这一套程序下来,我都得在里面成了残疾。

  苏哲阴险一笑,用手绢擦拭着自己的手掌:“小子,我这人呢,最恨的就是卧底,其次就是恨敢拿枪指着我的人,而这两点你都沾了,说吧,你想怎么死?”

  我脸色骤变,转头就要走,直接让这帮人给我围住了,咣的一脚搂我肚子上了,紧接着苏哲上来给我叮咣一顿揍,算是发泄,他抓着我的头发:“嚣张呀,在跟我嚣张呀,我会在你朋友出警之前,让你变成残疾哦,刘刚,动手。”

  “*你妈。”

  “这帮人将我摁在桌子上,刘刚这个青年抬起砍刀就要剁我。

  苏哲淡淡的说:“刚子,一会儿警察问你,你如实招来就行,我帮你运作,不会让你遭罪的。”

  “哲哥你说什么我办什么。”

  完了,这也是个愣头青。

  苏哲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甚,刘刚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狠,潇洒哥努力的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最终无功而返,瞪着大眼珠子看着我。

  “苏万梅在我手上!”

  眼瞅着刀就落了下来,我赶紧喊出这句话,妈的也就是阳哥激灵留了一招,不然现在非的死了。

  “停!”

  苏哲直接叫住刘刚,对我说:“你他.妈说什么?”

  并无慌张神情,我咧嘴乐了:“你姑娘在我手上了,不信你打电话看看能通不?”

  苏哲给苏万梅打了几通电话后,果然没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你说在你手上就在你手上了?”

  “来来来,你松开我,给你看点照片不就完了。”我只是将酒醉以后的苏万梅的照片发给苏哲,并没有发她别的照片,看着苏哲脸一阵青一阵红,我就他.妈想乐:“苏哲,玩卑鄙的不仅只有你,我他.妈也会,我若是带潇洒哥出不去这个房间,那么好,一夜之间我就让你姑娘成网红,她的各种不良照片我会在狗刨直播网站上“不小心”流出,我看你姑娘以后怎么做人,还有,我也会尝试往她身体里灌输点特殊的东西,让她沾上毒瘾,你觉得咋样?”

  苏哲已经死去一个妻子,他答应他的妻子要照顾好他的女儿,虽然他女儿特别反感苏哲的这个职业,并且认为要不是苏哲走上这条路,她妈妈也不会死,但男人天生就有一种我对你好,却不挂在嘴边的那种劲。

  所以即使苏万梅在不喜欢自己,自己对她也是如命般珍惜,在一个女儿越来越大,长得越来越像她,对女儿越好,就有一种补偿他亡魂妻子的感觉!

  所以苏哲发过誓,不管什么原因都不会让他姑娘出一点事!

  “我发誓,你敢碰我女儿一下,我杀你全家。”苏哲没有开玩笑,他的眼神里就有杀机,这种恐怖感觉来源于本能。

  “我碰不碰你女儿全都取决于你现在的态度!”

  “你是一个比我还卑鄙的人,至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这些手段。”

  “你可以夸我头脑聪明。”

  苏哲说:“你们走吧,但是我要确保我姑娘没事,否则就是天涯海角,我也杀你全家。”

  “别整天杀全家杀全家的,你要有那能耐,早就不在这个小小的新世纪呆着了,我抓你女儿只是为了我能够安全的带走潇洒哥没,这回可以放我们走了?”

  “咱俩的事没完!”

  “肯定没完。”我将潇洒哥从地上扶起来,回头对苏哲说:“你记住,今天是你最后一次看见我张耀阳,下一次我们面前,将会更加的不一样。”

  “我很期待!”

  “等我上了飞机,阳哥自然会告诉你苏万梅在哪儿。”

  “你敢骗我,你就等着。”

  6;看正n版*章\"J节上N

  最终我成功的带走潇洒哥,一开门,我们便上了老艾的警车,老艾急的一身汗:“草,吓死我了。”

  “没事,买时间最近的飞机,两张票,火速赶往哈尔滨,咱们现在去接汐汐!”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也就是潇洒哥没有那脑袋,如果他稍微聪明点,仔细想想这里面的细节,就能知道一切都是我计划好的。

  “完了,上当了!”待到我们走后,苏哲咣的一敲桌子,懊悔的说道。

  新上位的青年刘鹏问道:“怎么说?”

  “他是借着我们的手亲自掰开潇洒,好让潇洒帮他做事,否则为什么我们电话刚打过去他就来了,而我的女儿应该是早就被他骗走了,我们中了他的圈套了。”

  “大哥我去抓他!”刘刚咬牙就要追。

  “追个几爸,他现在身边全是警察,你去有个屁用,张耀阳,我他.妈小瞧你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