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跟我特别的能撒娇,之后还让我背她骑大马,就像小时后一样,尽管她现在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但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可爱天真的小女孩。

  c最$c新S^章节》上\\Z

  我背着小晨曦在原地转圈圈,她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这个小区内。

  晨曦,如果可以,哥哥愿意这样一辈子看着你笑的如孩童般开心。

  哥哥,你放心,念执不会给咱老张家,更不会给哥哥丢人。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迟小娅打来的,她说马上就要回国外了,来跟我道个别,我就让晨曦先回楼上了,自己则是开着车来到丫丫的指定地点。

  这里周围没有什么人,道路挺宽旷的,我在原地等了会儿也没见到人影:“这个死丫头去哪了。”

  “嘿!”忽然的,丫丫就跳了出来,哈哈大笑着出现了。

  “毛毛躁躁的,跟个假小子似的,能不能淑女点。”

  “嘻嘻。”丫丫说:“我学会了一首诗念给你听哈,春眠不觉晓,处处处……处对象呀?”

  “不处。”

  “为什么呀?”

  “爱过。”

  “哈哈,滚边去。”丫丫笑着给我了一拳,直接就怼我肚子上了,这一招来的猝不及防,让我疼了半天。

  “上车,上车,咱俩去车上聊。”丫丫不给我还手的机会,一溜烟的跑车上了。

  我在车里点了一根烟,随即将车里的空调调成二档,问道:“去哪儿?”

  “随便,压马路,今晚不想回家,就想跟你多呆一会儿?”

  “啥路数啊?你别套路我,有事咱就说事。”

  “得,我也不跟你绕弯子,自从我去了国外以后,我发现我自己就更想你了,真的,比在国内的时候还要想你,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做梦梦见你,醒来以后就嗷嗷失落的那种赶脚!”

  “所以呢?”隐约的我知道丫丫想说什么了。

  “所以我发现我还是挺舍不得你呗,当然了,并不是因为寂寞空虚才想起,爷身边追我的男神不少,没有说一个加强连那么多,也得有一个小班级那么多吧。”

  “所以呢?”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不懂,所以我想跟你和好,我知道这话说的时机不对,但我明天要回国了,我真害怕自己被别人追走了,到时候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我了,你懂吗?”

  我乐了:“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还是厨女呗?”

  丫丫点头:“是,我还是,但以后不知道是不是了,因为我已经过了二十岁的年级了,我成年了,有些时候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

  “哈哈哈。”我笑的前仰后翻:“他们要是知道他们眼中的女神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心不得碎一地昂?”

  “我管他们呢,这种话我也只会跟你说,小媳妇,咋样,愿意跟我再续前缘吗?我保证自己是干净的。”

  “丫丫,这可真不像你,你这么傲的一个人,竟然会主动跟我说这些话?”

  “我跟别人傲,可从来没跟你傲,我去吉林找你多少次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我知道你爱上别人了,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憋着,把对你的喜欢憋在心里,但是现在不同了。明白吧,有些话我不想明说,伤人。”

  气氛陷入空前的沉默当中,车内非常的寂静,这时候哪怕是掉一根针恐怕都能听见,我一个劲地裹着香烟,丫丫跟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无动于衷的坐在那等着我的回复。

  我还能跟丫丫在一起吗?我还喜欢她吗?

  可以说,我现在能变得这么有担当,都是丫丫一手造就了我。

  可是,挡在我们面前的依旧是小仙女,我做不到爱上别人,我也不想在小仙女出事后,立刻就跟别的姑娘好了,我连自己的内心都过不去。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一心一意的去救小仙女,哪怕有一天,真的救不活她了,届时我才会在谈感情,目前,肯定不会。

  想通以后,我对丫丫说:“你是个好女孩儿,我们真的已经错过了,去追求你的幸福吧,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的心……空了。”

  “……”丫丫特别特别的失望,她的情绪永远展现在脸上:“懂了。”

  说完,她就下车了,带着诀别的身影里开了。

  走了几步,她又站住了,回头指着我的说道:“张耀阳,今天我上杆子来追求你,你对我爱答不理,他日我就让你高攀不起。”

  “本来我也不想高攀你。”我这句话差点没给丫丫气吐血了,强忍着要回来揍我的冲动,离开了。

  而我也不放心她就这样走啊,就开着车在她旁边跟着。

  “滚,不要跟着我,烦你,辣眼睛知道吗?”

  “别闹了,明天就要走了,跟我还闹什么情绪,咱俩找个地方喝点呗,情侣做不成,不也能做最好的朋友吗。”

  “我数三个数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否则我就砸烂你的这个破车!”丫丫抄起路边钻头,吓得我一脚油门干了出来,一阵尾气对着她的面门扑了过去,瞬间打乱她精心设计的发型……

  ……

  三天后,我,尹恩妃,黄平,王佳斌,以及潇洒哥五个人正式进军鹤岗,传说这边以前是北大荒,由一群知青下乡建造的水田之乡。

  这里面大多数都是农民,每每到了三四五六月份,就会有大批大批的外地人来这边打工,赚一笔块钱。

  我妈延缓了回日本的时间,待到我租完办公室跟布置好新家以后才会将小仙女接过来。

  我们几个找了一家普通宾馆住下,在前台,我拿着身份证跟钱包说:“开三间房,每间房两张床那种。”

  “抱歉先生,只有两间房了。”

  “那就开两间。”

  “好的。”

  这么晚了,我们也不愿意在出去找了开了四个多小时车从哈尔滨来到鹤岗已经累的不行,就想早点休息。

  很自然的我与尹恩妃一间房,他们三个挤在一间房里。

  尹恩妃单手插兜,靠在卫生间的门口那对我说:“阳仔,你脱衣服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然?”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