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有的赚了,我跟这些兄弟们就要饿死了。”郑锋开口道:“你的手里有两百多晌黄烟地,我郑锋也不为难你一个小孩,省的别人出去笑话我,这样,我以一千五一垧地,买走你一半的土地,我将手里的资源介绍给你,有钱我们一起赚,如何?”

  “……”我沉默了,我们来到这边,最吃亏的就是人脉这一块,我姥爷沈靓坤他们那一代的人早就退休了,他给我介绍的那些人也都是一些老人了,根本借不上力,而且还有一些新人根本就不认识沈靓坤这个人,我们就是送礼都是走投无路,而现在郑锋主动将他手里的资源分一半给我,这件事真能研究。

  等于说我一垧地多花了五百,一百赏地就是五万,五万给他上供了!这表面看起来并不多了,但你要是往里深算可不止这些钱,因为一旦黄烟秋收后,这里面的利润可不是一垧地五百这么简单了。

  我这黄烟要是种好了,按照国家保护价,三千二来说,扣完也能达到两千八以上,届时差的就不是五万块钱,而是几十万的数额了,呵呵,这个郑锋还真拿我们当傻子。

  铂叔害怕我想不明白,他率先开口了:“郑总说的这是个好事,可以研究,但是我们的土地不能扔,因为我们就指着这个活着呢,若是郑总您愿意将手里的资源共享给我们,我们可以拿出一笔郑总你心中理想的数额。”

  “呵呵呵。”郑总呵呵的笑起来,身子往前一探:“你们手里光有货,没有资源卖不出去届时全都砸手里,有你哭的,丑话我已经跟你说在前头了,你们自己考虑吧,这是我的名片。”

  话音落,大炮头那小子就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我们面前,郑锋又说:“好考虑给我回电话。”

  “好,郑总再见。”

  说完,我们便出了和平饭店,桌子上的菜一口没动。

  回到公司,尹恩妃立刻上前问道:“谈的怎么样?”

  铂叔摇摇头:“这逼拿我们当二百五玩,谈不拢。”

  “那就不跟他谈,有几毛可谈的。”潇洒哥说:“人脉这东西,咱们自己去找,非的用他?有那钱给别人上供不挺好。”

  “耀阳你的看法呢?”铂叔点点头,扭头问向我。

  “我跟潇洒哥的意见一样,这事不能跟他扯,我就不信这东西能砸自己手里。”

  刘铂脱下绿色军大衣:“别的不怕,就怕他在中间捣乱,这样,明天我就不跟你们去大棚了,我去找找关系,安排他们一下,看看能不能拉到关系,你们提防点郑锋这个人,别再让他耍什么手段给咱阴了。、”

  “这东西还能有什么阴人的手段吗?”

  “这么说吧,假如这边有三百块地,咱们没来之前,这些地全是他的,但是咱们来了之后,直接抢走三分之二,让他的损失达到一个不可预估的价值,你说他能乐意吗?这里面还不算他投资的机械器材!你不给人家活路,抢人家生意,人家肯定不能乐意。”

  “怕个毛线,在得瑟真揍他。”潇洒哥吹胡子瞪眼睛说了一句。

  ……

  和平饭店内,郑锋看着一桌子饭菜,想了想就说:“龙,叫服务员把这些饭菜打包给你嫂子送回去。”

  “大哥,那你去哪?”

  “联系联系那帮老农,看他们今天这帮人的态度百分之九十不能卖给我们了,我去跟他们谈谈,要是听话,怎么都好说,要是不听话,我会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手段!”

  郑锋恶狠狠的说完,便夹着包离开了。

  ……

  三天后,秩序公司,办公室内,我们正在吃雪糕,潇洒哥就撩跟尹恩妃:“你这吃雪糕的样子真性感。”

  尹恩妃故意舔了口雪糕上面的奶油,对其抛了记媚眼:“我这功夫行不行?”

  “行,太行了,我好像变成你手里的那根雪糕。”

  “是这样吗?”尹恩妃当场就给雪糕棍撅折了。

  “小脾气挺暴昂。”潇洒哥裤裆一紧悻悻的嘿嘿一笑。

  “你别光低头玩手机,潇洒哥调戏我,你都不管的?”尹恩妃坐的是那种带滑轮的椅子,脚一瞪就滑到我跟前来了。

  6)){

  “我也想变成你手里的那根雪糕。”我跟着调侃了一句。

  “行。”要不说人的待遇都不同,尹恩妃顿时拎着我的脖领就要上楼:“我今天让你好好变成一次雪糕。”

  “放开我弟弟,让我来!”潇洒哥留着哈喇子羡慕的说道。

  “哈哈。”浪斌就在那跟着笑。

  就在这时,工头王黄平推开大门气喘吁吁的进来了:“不好了,铂叔呢?”

  “在外面跑业务一直没回来,怎么了?”我皱眉问道,同时尹恩妃也松开我的脖领。

  “工人集体罢工了,他们说不干了。”

  “不干了?为啥啊?这他.妈活干一半说不干了,谁干啊。”潇洒哥瞪着眼睛问道:“因为什么知道吗?”

  “价格不满意呗,咱们给一百五一天,郑锋那边给一百八一天,同样的活,人家肯定去干一百八的啊。”黄平郁闷的回道。

  “草,这是跟咱玩价格呢。”潇洒哥说:“你告诉他们,咱们两百晌地,他郑锋才多点玩意,哪边干的活天数多他们不知道昂?”

  “这话我说了,但人家说一天多挣三十,没活了,还可以去干别的,东北这边又不是只有种谎言,人家水稻大户也在急用人呢,他们从三月到六月都有活。”

  “草,耀阳怎么办?”

  我想了片刻,对尹恩妃说:“你算算,给他们二百一天,咱们亏不亏?”

  “不用算,不亏,就是咱们赚的少了,现在这个扣棚的小破活就给他们二百,那以后的活怎么办?这事,不能惯着啊。”尹恩妃说:“要不给铂叔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办。”

  “行,打吧。”

  片刻后,尹恩妃挂了电话,脸色挺不好看的说:“铂叔说给二百三一天!”

  “啥?”我们几个顿时惊讶了,给二百我们都嫌多,铂叔竟然说给二百三?钱多烧的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