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叔他疯了还是喝酒了?怎么给二百三,不行,我不同意。”潇洒哥第一个表态。

  “我也不同意,我觉得恩妃说的对,给二百咱们就已经挺亏了,给二百三那不是着了郑锋的道了。”浪斌跟着表态。

  “不给怎么整?这活你去干?”黄平挺着急的说:“咱们现在是逼上梁山,没招了,要是这么多工人集体走了,咱们就得凉。”

  “在去大岗上找人不行吗?”每天早上三点开始,所有打工者固定在那个地方,而雇用他们的老板就会去那里招工,俗称大岗。

  “找也找不到这么多人昂。”黄平说:“不行就给二百三吧,咱们要是通过中介去找人,他们肯定也会狠狠的宰我们一顿的。”

  “刚几爸干活没多久就碰见这种逼人,真是惹人烦。”潇洒哥朝地上啐了一口,挺烦躁的说道。

  “耀阳怎么办?现在他们已经停止干活了。”

  “就按铂叔说的办,给他们二百三。”我无奈的摆摆手,这件事整的我挺来气,到不是差在钱上,而是这件事。

  “行!”黄平紧接着就出去了。

  浪斌等人对铂叔的态度有些不满:“耀阳,咱不是说铂叔的坏话,咱们是兄弟,我就有啥说啥了。”

  我吐了口烟,头也没抬的说:“嗯,说。”

  “你说铂叔这个人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也都跟你爸经历过商海沉浮,但是我总觉得他花钱有些大手大脚,你看咱们在这里勒紧裤腰带在那省钱,他说拿钱就往出拿钱,每次都是三五万的这么拿,我怀疑他是不是私吞了。”

  “……”我抬头看了眼他,紧接着又看了眼尹恩妃跟潇洒哥:“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昂。”潇洒哥点点头:“他可能是过惯了好的生活,所以对钱没有数。”

  尹恩妃则是将左腿翘在右腿上,变换一个姿势:“有好几次,他都急匆匆的来找我拿钱,还不让我跟你们说。”

  “那你拿了吗?”

  “拿了,他说都是为了公司好,而且当时你在大棚里,电话打也没人接,我就拿了。”

  “我知道了。”我对众人说:“铂叔是我爸派来的,我相信他的人,他每天忙前跑后的也不容易,你们也都别瞎猜了。”

  “我们倒不是瞎猜,咱们是一个团队,所以心里有啥想法肯定跟你说。”

  “我知道,回头我问问他。”

  “行,我跟浪斌去大棚里看看,那帮小逼,没有我潇洒看着,他们要上天!”潇洒哥搂着浪斌就出去了。

  尹恩妃凑过来:“我觉得你还是问问铂叔这些钱去哪比较好,你说铂叔说花钱就花钱,给潇洒他们这帮人憋够呛,当兄弟的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嗯,我知道,你憋着了吗?要不给你释放一下?”

  “来呗,亲!”

  “哎呀我擦,累死我了,嗓子都渴冒烟了,小秘书,整杯水。”铂叔风风火火的进屋了,一回来就要找水喝。

  “我什么时候成你们秘书了,靠,一杯水一百。”尹恩妃笑呵呵的将水递了过去。

  “给叔倒水是你的荣幸,要什么钱,小屁孩。”铂叔说:“刚才恩妃打电话是啥意思,有人故意抬价了是吗?”

  “晕,感情你没听明白啊。”我顿时崩溃。

  “听了个大概,我估计是郑锋在捣鬼。”

  “靠,你早点说昂,咱们给他们二百也行呀,多花那三十冤枉钱干嘛。”

  “这你就不懂了吧。”铂叔呵呵一笑:“你给他们二百,郑锋给到二百三呢?你不傻了!咱们直接给他们二百三,让工人们安安心心的在这边干,同时告诉郑锋,咱们不差钱!拼钱,他没这个魄力!”

  c首:发lZ

  “袄,懂了,铂叔,牛逼。”

  “那你看看,公司还有钱没?给我拿一万。”

  “干嘛呀?”想起之前潇洒他们说的那些话,我就故意问了一嘴,明知道这嘴问的不好,本能的还是问了。

  “有事呗。”

  “什么事,说说看。”见我不吭声了,尹恩妃跟着说道:“钱花哪了,我这个做秘书的得知道呀。”

  “……”铂叔顿时不高兴了:“咋的,我干点什么事都得通过你呗?你要不信我就拉倒,我回日本跟你爹吃香的喝辣的去,跟你在这边遭罪我图意啥?”

  “铂叔我不是那个意思,要不是你,我小命都已经丢在深z了。”我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给铂叔点上了。

  “那就是潇洒他们几个人对我不满了呗?”铂叔这个老江湖,两句话就能猜出个大概。

  “也不是说不满。”尹恩妃说:“耀阳是当管理者的,你一直都是给他往这方面培养的,但是铂叔您现在拿钱说拿就拿,我们还不知道做什么事了,那以后潇洒他们要是说拿就拿,全都不跟耀阳说,你说他这个老板怎么当?手底下的人怎么管理呢,是吧,铂叔,理解万岁。”

  “……草,行,来,我跟你说说,本来这几天天天跟人家说,说的嗓子都冒烟了,回来就不爱说了,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就跟你们说说,说完你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结了,我走人,行吧。”铂叔顿时有些生气了。

  “你看,铂叔你生啥气呀,我们没那意思。”

  “行了小秘书,你别吭声了,楼上玩去!”我见铂叔情绪不对了,赶紧出来打圆场:“铂叔你甭跟那帮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孩一般见识,我相信你,拿吧,随便拿。”

  “快拉倒吧,我跟你说说这些钱都去拿了吧。”随后铂叔就给我讲了这些钱的用处,基本上全都是铺关系铺出去了,虽然好多钱也花在宴请那帮领导玩上了,但是疏通关系,不就是吃饭,唱歌,按摩一条龙么,这很正常。

  “钱花的对吗?”铂叔斜眼问道。

  “对,全对,嘿嘿。”我赔笑着。

  “你铂叔贪污你一分钱没?”

  “铂叔看你说这话,都生分!”

  “别,既然铂叔没贪污你钱,那我走了,不跟你们扯了,费力不讨好,草。”铂叔起身就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