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叔你看你,还跟小孩一般见识,走,我带你大宝剑去,么么踹。”

  “滚蛋!你带我去大宝剑成什么样子了,让你爸妈知道不得削死我。”

  “你别跟我提他俩,他俩能管得住我?都是爷们!走!”

  我拉着铂叔就要安排他一下,尹恩妃双手环抱走楼上走下来,问道:“你要去哪儿?”

  “大……洗澡,咋的?”

  ●看r正#版b\\章节上

  “我也有两天没洗了,一起吧。”尹恩妃说着就拎起她的包包与我们一起走。

  “家里那么大个水龙头,你在家就洗呗。”我不想带她去。

  “你怎么不在家洗呢?家里没有妹子呗?”尹恩妃白了我一眼。

  “我跟铂叔是两个人,两个大男人在浴室里洗?捡肥皂呗。”我没好气的回道。

  “污!得,我也不跟你闹了,周日我要参加同学聚会,跟你说一声,你到时候能不能陪我去?”

  “你不是韩国的吗?”我疑惑的问道。

  “他们组团来哈尔滨旅游,刚好听说我在鹤岗了,就约我一起过去。”

  “我没空啊,到时候让黄平谁的拉你过去吧。”

  “我……”尹恩妃欲言又止,铂叔咳嗽一声率先走出去了。

  “咋的了?”

  “我想让你冒充我男朋友跟我一起去,因为那边有个对我来说挺重要的一个人。”

  “前男友?”

  “……哎呀你别管了,你就说陪不陪我去吧。”

  “真没时间。”

  “哼!”尹恩妃哼了一声,气呼呼的上楼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心里着急也没把她当回事,就奔着铂叔追了出去,不过我们没有去大宝剑,铂叔还是去跑关系去了,而我则是回到大棚里。

  工人们在工资提到230一天以后,干活都他妈有劲了,跟你说话也是老板长,老板后的,各种一顿舔,阳哥现在也有范,就背着小手看他们干活。

  电话响了,是铂叔打来的,他问我在哪以后,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郑锋在上面有关系,黄烟许可证人家不批。”

  我皱着眉头问道:“炮没上到位吗?”

  “丁局人家根本不收。”铂叔说:“丁阳炎这个人,典型的护犊子心态,他跟郑锋那关的关系的硬,咱们根本进不去。”

  “那咋办?”

  “能咋办,只能多跑两趟,不行多砸点钱,我这回来跟你们商量一下,省的又几爸说我多花钱。”铂叔说完特意看了眼潇洒哥他们,后者挠头嘿嘿傻乐,也都不好意思了。

  “铂叔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们见识,我们就是说着玩的。”潇洒哥轻轻的拍了自己嘴巴两下。

  “行了别扯犊子了,你们在这呆着吧,我回去取点钱过去再看看。”

  说着我就开车跟铂叔去恩妃那取钱,然后去找丁阳炎。

  “你好,丁局在吗?”开门的是一位少妇,应该是他媳妇,我客气的笑道。

  “他出差了。”少妇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哦哦,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清楚,还有事吗?”这女的见多了我这种人,对我们没啥好脸色,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体现的淋漓尽致。

  “呃……那好,我们改天再来探访。”说完,我跟铂叔就回到车上。

  铂叔说:“这逼早上还让秘书给我打发走了,现在又找媳妇来挡路,还出差,绝对就他.妈在家里呢。”

  “摆明了不想见咱们,怎么整?”我闹心的抽着烟。

  “等等看吧,这逼早晚得出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我浑身一抖:“铂叔,人家是大小也是个管,来硬的……”

  “我他妈在吹牛逼,你听个乐呵就完了!跟我较真干什么。”

  靠!

  待到我们走后,这名夫人回到卧室,对正在喝茶水看新闻的丁阳炎说道:“老丁,我发现你这人就是轴,你都快退休了,儿子还在国外上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你不好好捞一笔,就指着你那点微薄工资,够干啥的?”

  “你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丁阳炎说道:“小郑给我上过炮了,这些年我们的关系不错,他找我帮忙,我能不帮吗?”

  “他才给几个钱,哪边给的钱多你就帮哪个不就完了。”

  “你懂个屁,该干啥干啥去。”女人总是头发长见识短,丁阳炎也不愿跟她这里面的人情来往。

  “我是不懂,但是我身边那帮朋友一个个貂皮大衣穿着,黑白彩三个貂换着穿,孩子都在国外最好的学校上学,而你呢?欠一屁股饥荒给儿子送到一所普通大学,嘴上说着好听,叫国外,实际上呢?那也能叫个学校,我一天不爱说你!”女人也是个暴脾气,开启了碎嘴子模式。

  “那他妈能一样吗?现在国家在严打,咱们的关系也没有人家硬,随便来一个人我就收礼,不出事还好,万一出事了呢?我要是进去,你跟儿子不得他妈饿死在大街上?”

  “少把事情说的那么严重,袄,别人没出事,咋就你能出事呢?以前上学那会胆子就小,现在当了官,胆子还是这么小,我他妈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怂货了呢,脑袋短路不会变通!”

  “你能不能别墨迹?滚出去。”丁阳炎烦躁的将手里的手机一关,蒙着被子就睡。

  “儿子在国外相中一款新车,人家都有,他也得有,却一大笔钱,你自己看着办!”

  “这车买不买能他妈咋的,不是有一辆雪佛兰吗,能开就行呗,我到现在还开着的车还没有他好呢。”

  “你他妈活该,自找的,明明能过的好,偏要过的这么紧张,你赖谁。”

  “你这人是真能墨迹,草。”丁阳炎也火了,起身穿衣服就走,大门咣的一声就摔上了。

  “走走走,你走吧,有种别他妈回这个家。”贫贱夫妻百事哀,两口子再一次因为钱的事而大吵一架。

  “出来了,出来了。”看着丁阳炎出来后,我激动的就要下车。

  “等等,看看他要去哪儿。”铂叔将我制止住,脑子里不知道又有什么想法:“开车跟上去,别让发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