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叔以为这货能去找个小情人,进个按摩院那种地方,我们也可以趁机抓点他的把柄,谁知道这货没有那方面的癖好,而是来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有些暗自神伤的抽了根烟。

  铂叔寻思片刻,立即说道:“这货两袖清风,看来从他是没办法下手了,咱们试着从他媳妇那里进行突破吧。”

  “你想怎么整?”

  “天下女人没有不爱财的,尤其像他们这个岁数,刚刚那娘们说丁局长没在家,紧接着丁阳炎就从家里出来了,看他现在这样子多半是吵架了。”

  “你的意思是拿钱搞定他媳妇?”

  “对!”

  “走!”

  我俩打定主意以后,就反身走了回去。

  咣咣咣!

  “来了,怎么又是你们。我都说了老丁没在家。”少妇眉头一皱,脸上怒意未消。

  “我们不是找丁局长的而是你找您。”铂叔客气的说道。

  J更M新最|'快-上F4

  “找我?”

  “嗯,方便进去吗?”

  少妇想了下,就给我们让开半个身位:“进来吧。”

  “是这样的嫂子,我们是种黄烟的农民,这里面牵扯到丁局给咱批的一个证,您也知道,我们这个是从外地来的,在本地有些吃不开,惹到一些小人,那个人跟丁局的关系还很好,扣的我们无法开工,冒着大风险投资的两百晌地,要是不让我们往出卖,赔的我们都得要饭,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毕竟这事就是丁局他一句话的事。”

  少妇眉头微皱:“这事你们找老丁,我一个女人懂什么?”

  “实不相瞒嫂子,丁局这人太讲究,跟那个人抹不开面子,但您不一样了,如果您同意了,到时候丁局那边就可以对他们说女人不懂事了,他们也没招,你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铂叔将现金摆在丁阳炎妻子面前,微微一笑,后者顿时面露纠结之色。

  ”真的,没事吗?“”我们就是一农民,想要种点黄烟卖,正常的情况下,都是给批的,只是我们得罪了郑锋那个人,我们来之前他一家独大,我们来了,等于分了他一杯羹,他自然要为难我们的,但是大家都是为了赚钱,谁有钱谁就种的多呗,他玩的有点埋汰。”铂叔顿了顿,又说:“嫂子你看我们会来事,过年过节啥的也都不会差事的,大家都是求财,没必要为了某些人伤了和气,更何况不是我们吹,未来的三年之内,我们将成为这里最大的黄烟种植户,到时候还得倚仗您呢。”

  “你……凭什么那么自信?”

  铂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跟桌子上的钱,自信一笑:“因为我们有钱有智慧,他郑锋只是个玩手段的狗篮紫而已。”

  “我试试吧。”

  “那就等嫂子的好消息了。”

  我们说完,便迈步离开,带着忐忑的心回到车上,我问铂叔:“能成吗?”

  “基本上吧。”铂叔心情不错的说。

  “怎么讲?要是丁局知道咱们给他老婆偷偷送礼,不得暴怒吗。”

  “昂,那有啥的,不要小看东北女人在家的力度,一哭二闹三上吊是浪得虚名吗?走着,回家睡个好觉,明天等好消息。”

  ……

  大约一个小时候,丁阳炎妻子拿出手手机给他打电话:“几点了,还不回来?生会气得了呗,还装逼呢?晚上真准备睡大街是吗?”

  “赶紧他妈开门,在门口呆了半个多小时了!”

  “熊出!”丁阳炎妻子笑了笑,放下电话给门打开,斜眼说道:“不牛逼了?”

  “饿了,整碗面条。”丁阳炎在外面冻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就想回家了,又放不下面子,就坐在走廊里等媳妇打电话,按照往常基本上也都差不多了,看着媳妇在厨房给自己下面条的样子,心想媳妇其实也不错,干嘛老吵架呢,哎,也怪自己不好,都是一起娶的媳妇,人家同事开豪车,住洋房,各个倍有面,自己确实活的没有人潇洒,心里也开始自责起来。

  “吃吧,给你打的鸡蛋。”

  “老婆真好。”丁阳炎嘿嘿一乐。

  “对了,刚才你走的时候过来两个人。”

  “干嘛的?”

  “说是秩序公司的,来找你审批一个文件,就盖一个章,我替你答应你了。”

  “啥玩意?”丁阳炎顿时要急眼。

  “反正钱我已经收了,让我退出去不可能了,不就盖个章么,何必为难他们呢。”

  “草,你懂个屁,里面还有郑锋那一层关系。”

  “我知道,那又怎样,郑锋才给你多少钱,看看人家拿的钱,他们财大气粗,我觉得比那个郑锋强。”

  “你就知道钱!”丁阳炎一口老血好悬没让媳妇给气出来:“郑锋那边你让我怎么交代?好歹走关系这么多年了。”

  “你可以往我身上推,他能咋的。”

  “哎,你一天呐,是真能给我惹事!”丁阳炎叹了口气,拿起桌子上的电话:“锋啊,我跟你说个事,我那败家媳妇……”

  一阵话聊之后,郑锋脸色难看的挂了电话:“没事,哪天咱们在约。”

  挂了电话的郑锋脸色非常难看,他看了眼桌子里的响,双手握的紧紧的:“小几爸孩崽子,我要是不给你点教训,你是真不知道我郑锋是怎么起来的!”

  ……

  买通了丁阳炎妻子后,第二天我们的贩卖许可证就批发下来,大家都挺高兴的,小熏了几杯,尹恩妃对我说:“明天周日了,早上起早走,知道吗?”

  我一愣:“去哪儿?”

  “……”尹恩妃在我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圈:“你说呢??我同学聚会!!”

  “啊,明天我还有个合同要去签,潇洒哥你明天开我车送恩妃回趟哈尔滨,参加个聚会。”我抬头对潇洒哥说道。

  “行!妥了。”潇洒哥挺高兴的对恩妃说:“哥护送你,妥妥的。”

  “潇洒哥的装逼能力一流,你让他演你男朋友啥的,绝对稳稳的,让人看不出来,他的装逼功力天下第一!”黄平调侃着笑道。

  “嗯呢,关键是潇洒哥还可以为了演戏而献身呢,比如亲嘴啥的,都行,哈哈。”浪斌一言不合就开车,也是无奈了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