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头。”我有些好笑的摸摸她的头,说道:“你是大姑娘了,懂吗?”

  “不管我多大,你永远都是我哥呀。”晨曦眨着呆萌的大眼睛:“我就是三十,四十,五十岁,你不也是我哥哥嘛。”

  “事是这么个事……得,随便你吧,快回家吧,别让智允阿姨着急了。”

  “她没在家。”

  “啊,跟我爸去日本了?”

  “没,迟叔叔带她去看嗓子了,不知道从哪又研究出来一个名医,说挺厉害,没准这次我妈妈的嗓子真的有救了呢。”

  “是吗?”尹恩妃也开心了:“我姐的嗓子要是真能好就好了。”

  “那哥我上楼了,你慢点开车。”

  “嗯呢,有事给哥打电话,钟不传要是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就回来揍他。”

  “哈哈,嗯呢,哥,小姨,拜拜。”

  微笑着送别晨曦后,我与尹恩妃下车,去开我的奔驰,让潇洒哥开i8,我们换了车回去的。

  开完好车在开自己的车,就感觉哪哪都不行了。

  “我姐遇到你爸就是个悲剧,不然好好的一个姑娘能给嗓子哭废么。”

  “……”我没吭声,就咧着嘴笑。

  “说话呀,给点反应行不行,这一路开车不说话,不困昂。”尹恩妃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一路上叭叭个不停。

  “你没发现我不愿意跟你聊我家里这点事吗?”

  “肿么滴捏?”

  “关系太乱,我叫阿姨,你叫姐,你管我爸叫姐夫还是老爸呀?”我斜眼问道。

  “当然是叫……张浩了。”

  “……没毛病!”

  “哈哈,不开玩笑,家里人要是知道咱俩处对象,都得大吃一惊吧,没结婚之前我还是得叫姐夫,结完婚我随你改口叫老爸。”

  “我也不叫他爸啊,我都是叫张浩。”

  “你别扯淡,现在就是在气头上,你爸也不容易,那么大岁数了。”

  “你别给我上课,不想跟你聊不开心的事。”

  “好吧。”尹恩妃拿着手机一顿自拍,这个开心,我也不理她了,就听歌,开车,抽烟。

  不一会儿,她就没了声音,我在一扭头看她,不知道这丫头啥时候睡着了,一双美腿翘在车子上面,看的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于是加大了油门,三个小时后,我便抵达鹤岗,随即粗暴的抱起还在熟睡中的尹恩妃就进了宾馆。

  阳哥好久没做成年人该做的事了,早就不行了!

  “服务员,开房,大水床!”

  咣当一声,我给尹恩妃粗暴的仍在床上,随后整个人压了过去,笑呵呵的问她:“美女,我这算不算强*啊?”

  “不算呀,因为我不反抗的话够不上强*的。”尹恩妃笑颜如花的说道。

  “小坏蛋。”阳哥准备将她就地正法的时候,电话很不适合的响起了起来,我扭头看了眼,是潇洒哥打来的。

  “搁他妈哪呢?车我还给出租公司了,你来接我昂?”

  “没空,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车费我给你报了。”

  “草,贱人!”潇洒哥骂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来,宝贝,咱们继续。”挂了电话,我因当的对她笑了笑。

  “看不出来呀,亲,这么闷骚的,平常装的跟一副正人君子一样的,早就惦记我姐这绝色身姿了吧。”尹恩妃臭不要脸的拦住我说:“咱们刚在一起,你就让我把自己交给你?”

  我一愣,听她这意思是不想跟我发生关系,可她平日里的那些作风给我感觉她应该是个挺开放的女人才对。

  直到后来,我渐渐懂得,有些女人,她的媚是在外在的,比如穿的很性感,说话也很大胆,但真到了关键时刻,她们比谁都矜持。有些女人,她们看起来文文静静,但是骚起来比你想象的还要夸张。

  不是黑谁,举个例子,冰清玉洁的董洁,那是纯之又纯的代表,你敢相信她会出轨王大治?

  “有什么的,我会对你好的。”情到深处,我必须要办了尹恩妃。

  “男人得到女人就花心,在等等,咱们在相处一段时间,万一哪天你跟我玩够了,甩了我,到时候我哭都没地方哭了。”尹恩妃挺固执的坚持着。

  “你……真的是厨女?”我不可思议的问了句有伤风景的话。

  “这很重要吗?”尹恩妃眯着眼睛答道:“我是不是厨女跟现在跟不跟你发生关系没有必要联系!”

  “我知道,我就是随口问问。”阳哥现在早就已经没有厨女情节了。

  尹恩妃很聪明,她知道如何让我更加的珍惜与疼爱她。

  “靠,早知道不让碰,还开啥房间了,竟给我传递错误信息,浪费钱。”

  “人睡觉呢,谁知道你干什么,等我反应过来,你就给我仍在这了。”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干啥?!!”

  铂叔一愣:“你小子吃呛药了??”

  “吃了,咋的?”

  z最M;新Q%章;节/b上iYS)

  “你小子在跟我炸毛一个?”铂叔也不乐意了。

  “啥事啊,铂叔,赶紧说。”

  “你回来没?”

  “回来了。”

  “那就来公司,郑锋跟咱整事,咱去收拾收拾他。”铂叔已经让郑锋这个小人整的忍无可忍了,给工人提价,找关系断我们的营业执照都不成功之后,竟然直接给我们大棚给砸了,采用了最原始最暴力的手段,我们辛苦扣的大棚让毁了不说,烟叶种子也让他祸害了,铂叔差点没气吐血!

  挂了电话,我让尹恩妃开车送我去公司,随后让她自己回家了。

  一进屋,潇洒哥等人早就坐以待毙了,铂叔说:“这逼玩的埋汰,给咱大棚祸害了,那些工人不知道为什么给钱都不给咱们干货了,咱们必须反击了,不打响鹤岗第一炮,真以为咱们是好欺负的。”

  潇洒哥梗着脖子说道:“那也祸害他们的大棚呗?”

  “对。”黄平跟着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他会祸害呗?”

  “祸害个屁,咱们多少大棚,他才多少,这么整下去,咱们吃亏,而且你祸害完人家的大棚,人家报警,你不傻了?支关系,能有人支的硬?”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