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回味街,运粮场曾经是这边的第一交易粮场,二手小贩,种水稻的农民,每到秋收之际他们都会往这边运粮,卖粮,这边给的价格高,水也低,所以周围的农民宁可多花点运费,也来这边。

  最主要的是,他们收粮的范围极其大,试想一下,如果你花钱雇大车,在掏运费,去掉油钱,到时候粮食在下不去,都得赔哭你,所以这帮人宁愿多花几百块钱也来这边!

  虽然几百块钱在学生眼里可能不算啥,也就是开个房,吃个饭,去趟ktv的钱。

  但农民不一样,他们辛苦经营一年就为了这几百块钱,在一个,这表面看上去似乎只有几百块,但你的粮食若是下不去仓库,在车里捂着,时间久了,就会越捂越馊,价格也就会越来越次。

  所以,运粮场这边常年替国家征收水稻成为一个重要的地点,但风头越胜,你所遭遇的东西也就越严重。

  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还是要懂得,就像最近两年,非常火的天佑,不仅上节目,还出歌曲,可谓是家喻户晓,中国游戏哈的pgone,他们都是很火很火的人,结果却惨遭封杀。

  #更'?新h最Ii快Tk上%

  正如回味街的运粮场一般,他犹如每年收到的粮食是别的粮库好几倍好多,赚的钱也比别人多?为啥?里面肯定有猫腻呗,同行自然看不下去,就让人给点了,最后在让上头一关注,直接给灭了。这边就成了一个空旷区,曾经繁华昌盛,如今萧条不堪。双方搂火,选在这里最为合适不过。

  ……

  铂叔迈着稳健步伐立马当先走了过去,他怕我受到危险,所以这种时候他没有让我走前面,我却拦住铂叔笑道:“遇到好事,你给我仍在最前面,遇见危险,你让我躲在人群中间,这样不好?叔,我岁数小,但我不是狗蓝紫。”

  铂叔呵呵一乐:“行,你走最面前。”

  于是,我走在最前面,铂叔跟潇洒哥在我旁边,后面是黄平跟王佳斌,我们五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角落在地面就能引起一阵灰尘,我们皱着眉头,捏着鼻子,看着对面的郑锋等人。

  郑锋跟旁边那个光头是坐着的,身后站了十来个拎棍子的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草。”光头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摸了把他的大光头,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凑到我们面前:“你们真敢来昂,知道我谁不?”

  “你谁昂?”我斜眼问道。

  “宋胜洋!”光头得意无比的说。

  “哦,洋哥啊,没听过。”我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紧接着又换上一副不屑的样子:“你知道我谁不?”

  “你谁啊?”他下意识的接了一句。

  “张耀阳!”

  “张耀扬?你他妈咋不说你是东兴乌鸦呢,*你妈!”宋胜洋骂骂咧咧的说:“来这边混,也不几爸打听打听我的名号,告诉你们,大棚我砸的,你们报警没用知道吧,郑锋我兄弟,你们跟他抢生意,这事我就得管管,还好,你们来了,你们要是不来,我去找你们可就不是这么个过程了。”

  “啥意思昂?”

  哗啦一下子,这帮人就给我们围住了,宋胜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咔咔甩了两下,接着凑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十年前有个小逼崽子就这样看着我,让我给剁了,十多年后,我刚出来,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想死了是吗?今天爷高兴,不杀人,你把合同签了,完了滚开鹤岗,哪来的回哪去,就完了,听到没?”

  “啥鼻!”我无语的轻骂一句,这尼玛在监狱里蹲傻了?我语气极为不爽的说:“我岁数小,您是前辈,可以骂我,甚至侮辱我,但是你他妈骂我妈我就忍不了了,本来真想谈谈的,*你妈!”

  我顿时脸色骤变,根本无视周围这些人,上去抓着他的脖子直接就给摁倒了。

  “都别他妈动!”我动手的时候,潇洒哥也动手了,他从怀里掏出枪就顶在宋胜洋的脑袋上,拍拍他的脸蛋子说:“宋哥,杀人昂?多牛逼呀,咋的,你进去了就有杀人许可证呗?来,你看看你在动弹动弹,我能崩了你不?”

  我们这个举动极为快速,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们会有枪,那些拎棍子准备揍我们的人顿时停止手中的动作,有些不知所措。

  宋胜洋十年前是杀过人,没毛病,他也不是吹牛逼,虽然这个社会杀过人出来之后在犯事的人也不少,但他宋胜洋就不是那号人,他要是真那么牛逼,也不会拿曾经的事来吹牛逼了。

  掏出枪的那一刻,不仅对方蒙蔽了,我自己都蒙蔽了,本来我设计的是我给宋胜洋干倒了,一把折叠刀顶他脖子上就完事了,结果我刀还没掏出来,潇洒哥就把枪顶人脑袋上了。

  铂叔心里骂了句潇洒哥是个虎逼,枪原本是打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用的,这货上来就给顶上了,一个回合就他妈把人冲倒了,小说里装逼打脸的情节还没展开,他就给人灭了,草!

  “拿把玩具枪就他妈吓唬我啊?兄弟们给我干,我看他敢甭我不?”宋胜洋要面子,像他们这种刚出来的人,在想从社会上拿钱,纯靠一身虎胆,当下他不管怕不怕,也得咬牙这么喊。

  砰!潇洒哥见他不服,抬腿就冲他膝盖low了一枪,这一枪直接将他膝盖打碎。

  ”杀过的人宋哥,我胆子小,你别吓唬我,声音一大,我就容易哆嗦,一哆嗦就容易乱开枪,你看这个是真的不?我不识货,您说说。”潇洒哥贱了吧唧的问道。

  这一枪开出来,旁边那些小弟就想跑了,铂叔此刻也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指着他们:“来,谁现在跑一步,我就甭谁,我也玩一把回味街大屠杀,过过瘾,跑吧,开始你们的表演。”

  这帮人全都定在原地,没有动弹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