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宋胜洋一个回合就让我们给干服了,铂叔也会玩,对这帮人说:“都过来,站一排,快点的,我说话不好使怎么得?潇洒哥!”

  铂叔这个人很幽默,虽然潇洒哥比他小了很多,但很多时候他也会随着我们一起喊他潇洒哥,待到我铂叔这一声潇洒哥喊出来后,他立刻心领神会,抬手对着宋胜洋又崩了一枪,疼得后者差点昏过去!

  “让他妈你们站一排,都聋了吗?”宋胜洋捂着滋滋冒血的双腿冲那帮人吼道。

  自己大哥都让人干成这熊样了,他们哪里还有战斗的心里,规矩的站了一排。

  “来,裤子都脱了,你们比比谁大,谁的小就崩了!”铂叔呲牙一乐,淡淡的说道。

  “我靠。”众人顿时心凉一半,这玩的是啥套路。

  在铂叔跟潇洒哥制服了宋胜洋等人后,黄平也给准备要逃跑的郑锋扣住了,直接摁在地上,一招擒拿手给他撅的动弹不得。

  “大哥坐。”

  浪斌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凳子,贱兮兮的搬我身边来,给足了我面子。

  “郑锋,你社会人呗?”

  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浪斌将我的烟给点燃,我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你总得给我条活路吧。”

  郑锋弱弱的说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撅劲,他完全没想到,我们能上来就动枪,他自诩是在社会上玩的,其实就是个种黄烟的农民,是,见过几个大哥,像屠大龙,葛三子,康有鹏这种人物,也曾在包厢里溜过兵,吸过芬,小时后也见过家里藏的气枪,但能咋的,上来就敢抬枪崩的人你见过吗?

  他没有,所以潇洒哥这一枪崩出来后,他的裤衩就湿了,准确的是说吓尿了。

  “不牛逼了啊?”

  我笑呵呵的问道。

  “……不牛逼了,我惹不起你,你是过江龙,我认了。”

  “袄,认了。”

  我拉了一个长音:“认了行,那你把转让合同签一下吧。”

  话音落,浪斌就将兜里的准备的转让合同放他眼前。

  “什么转让合同?”

  郑锋脸色一变,咬牙问道。

  “你约我们来这边的目的不就是签转让合同吗?咋,我满足你,还不行。”

  郑锋的意思是让我们签转让合同,没想到他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给我留条路行吗,我家里就指着这个生活呢,不瞒你说,我的妻子住院需要手术,老妈八十多岁,眼睛也不好,心脏病还总犯,我也需要钱,要不然也不能跟你们死磕,你来了,确实让我的财路断了一大半之多。”

  郑锋跟我们来硬的,来手段,他都不行,只好认命般的跟我们说出大实话,希望看在他过的也挺艰难的份上让我放他一马。

  “郑锋,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今天趴在地上的是我,你会放过我吗?”

  我笑呵呵的反问道:“说来你也活该,本想着我就消停的种我的地,咱们自己赚自己的钱,你非要惹我一下子,正好我铂叔说了,咱们需要一个跳板,一个需要让鹤岗以及东北这边都认识我们的跳板,你挺荣幸,成为了这个跳板。”

  说完,我便不在看他,浪斌则是对他说:“赶紧几爸签了,大家都省心,晚上我还要去找“小杨幂”呢,别耽误我哈,一会儿在崩你两枪,你受不了在签合同,何必走这么一个过程呢,是吧,你也别说我阳哥不讲究,你的这些地,我们按照一千块钱一垧地,全都收了。”

  “我这地是一千五收的,还有大棚,人工钱……”

  “你好意思逼逼,我们没有大棚,我们没有人工钱吗?这也就是耀阳心软,要是我一毛钱都不给你的,还有,我问你,那些工人为什么不跟我们干了?是不是你找人吓唬他们了?”

  “还真不是,我这边也缺工人,城南那边开盘了,工人们已经康有鹏给拉走了,你知道的,他是这边的老牌大哥了,人也讲信誉,他发话,工人都去跟他干活了。”

  “康有鹏!”铂叔在心里默默的记了下来,待到郑锋认命般将合同签完后,面如死灰,他的家里情况确实不好,非常的需要钱。

  这时候,铂叔起身来到郑锋面前:“公事谈完了,咱在聊点私事,你媳妇住院,我知道你需要钱,钱这个东西是大家一起赚的,我们也不会自己一条路走到黑,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

  ……

  我们真的需要郑锋在里面的人脉关系,以及运作流程人,让我们自己这样瞎摸,根本不知道啥时候能摸索出来,所以在征服郑锋以后,铂叔想要将他收编,最开始大家还是挺反对的,你抢了他的生意,又给他收编,他心里肯定一万个不愿意,万一哪天在造反,后果不堪设想,铂叔却说他在商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别的没学会,驭人有道却学会了,他会在郑锋造反之前,将他手里的人脉,流程给摸透。

  现在的郑锋走投无路,除了选择跟铂叔合作,没有其它办法!

  1…nx

  而且他对这一行干的可谓是轻车熟路,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一行,从老板到员工拿工资的转变,让他心里很舒服,却又无可奈何。

  ……

  同时,我走到宋胜杰身边,从怀里掏出两千块钱:“道义有道,我不怕你是混的,你是杀过人的,要想来,咱们就来,这钱,你拿去看病,回头要整,咱们继续。”

  说完,我们便上了车,黄平特不解的问我:“铂叔为了收编郑锋给他点甜头,你是为了啥啊?”

  “我怕他报警,我草,潇洒哥这个虎逼,一把折叠刀能解决的,非得用枪,话说你这玩意哪整来的?”

  “铂叔不让我告诉你是他整来的。”潇洒哥这个呆逼,瞬间就给铂叔出卖了,与此同时,铂叔也上了车。

  “郑锋呢?”我问道。

  “他送那个光头去医院了,晚上会找我详聊。”铂叔跟我说:“给他解决了,咱们也算是这边的黄烟第一大户了,等我给他收拾安稳了,想回一趟哈尔滨呆几天,你闫阿姨这两天跟我闹离婚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