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La新!最快上¤:

  “嗯。”

  她嗯了一声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我先去洗澡。”

  我一愣,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这是要将自己给我节奏的啊。

  宾馆的浴室玻璃都是那种透明的,虽然看不里面,但从玻璃上隐约的能看出苏万梅那曼妙的身姿。

  当下我心一横,就推门进去了。

  “阳哥你……”她传来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自己该捂的地方。

  曾经有个学者问过,假设小姑娘在河边洗澡突然来个男人,为了防止走光,你是捂脸还是捂身体?有的说当然是身体了,不,阳哥告诉你,捂脸,因为身体长得都他妈一样!

  笔是一样的笔,脸上见高低。

  所以苏万梅这下意识的举动,并没有引发我那些不好意思,反而更加的激起我的内心,我摁住她的双手,她身子重重的靠在墙壁,阳哥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慢慢向她吻去。

  犹豫后面的尺度过于大,写出来也是和谐,就不一一描述了,大家自行想象这个画面。

  四十分钟后,阳哥神清气爽的躺在床上,苏万梅给我捏着肩膀,十足的娇羞小女孩样子,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罪恶感。

  “不用按了,你也休息会吧。”我开口说道。

  “我不累。”苏万梅摇摇头。

  “你怎么突然来了?想我了?准备跟我私奔了这是?”我打趣道。

  “没,我爸他们回东北了,深z那边的产业都卖掉了。”

  “啥?回来了?因为啥呀?”提到苏哲,我心里便升起一股怒不可遏的怒气,刚刚对苏万梅的那点罪恶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曾经最鄙视一个男人玩弄一个女人的感情,如今我却在做着我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的事,你们呢?有多少跟我一样,正在做着曾经让自己讨厌的事?

  “爸爸说在那边失势了,七爷跟他老婆离婚,被打压了,所以只能回东北这边发展,毕竟这才是他们的根据地,具体的我也不太懂。”苏万梅没什么心眼子的将她知道的多告诉我了。

  我想了想,搂着苏万梅又道:“那个,你爸爸他们这次回哪发展?哈尔滨还是鹤岗?”

  “以后就在哈尔滨了,哪都不去了,以后我们能经常见面了,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爸爸的气……”苏万梅担忧的问道:“阳哥,我知道我爸爸让你不痛快了,我愿意去替他承担一切,有什么火你对我发行吗?”

  “傻丫头我对你发什么火,我对你爸爸也没火,人死不能复生,我认了,我就是担心你爸爸不会让咱俩在一起。”

  苏万梅一听可高兴了:“真的吗?阳哥你真这么想吗?”

  “那还有假,真的。”现在的我撒谎眼睛都不需要眨一下,苏万梅还是太嫩了,如果阳哥真的喜欢她的话,我又怎么会……

  “太好了,阳哥,回去我就去求求我爸爸,我说什么他都答应,肯定没事的。”

  “别,暂时别跟你爸说咱俩的关系,我想先做出一番成绩的,在告诉他。”

  “行吧。”

  “你要答应我,如果我在没做出成绩的时候,你就告诉他我们之间的关系,别怪我跟你分手。”我吓唬道。

  “知道了,男人最要面子,我答应你就是喽,嘻嘻。”苏万梅开心坏了,紧接着一脸害羞的对我说:“阳哥,我想在伺候伺候你。”

  说完,她就钻被窝里去了。

  我由刚才嬉笑表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苏哲跟七爷都回来了,还是回到哈尔滨,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看来还得是找个机会问问我健洲叔比较靠谱。

  手机忽然亮了,是尹恩妃打来的电话,其中好几个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去,都这么晚了,我也没回她。

  后来她干脆打电话过来,我就将手机给关机了,没在理她。

  这个夜晚我都是跟着苏万梅在一起度过的,第二天一大早,苏万梅的电话就响了,她对我嘘了一声,紧接着说道:“喂,爸?……恩恩,一会儿就回去了,行。”

  挂了电话,苏万梅撅着嘴对我说:“阳哥我不能陪你了,我爸喊我回去。”

  “行,我送你,下次再来的时候要提前给我打电话。”

  “嗯。”

  苏万梅在恋恋不舍中我给她送走了,并没有让她坐火车也没有让她坐客车,而是给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去的。

  “拜拜。”

  “记得想我。”

  跟她浓浓告别后,我重重的喘了口气,紧接着给我健洲叔打了过去:“叔。”

  “哎呀,你还认我这个叔!我以为你都不理我了呢。”健洲叔接到我的电话特开心,言语里调侃着说道。

  “那哪能,日子总是要过,气头上过去就好了。”

  “呵呵,那就行,听说你在鹤岗发展的挺不错,要不要我跟那边局里的人打声招呼,照顾你一下?”

  “暂时还不用,如果有需要我会跟你说的。”

  “行。”

  “苏哲跟七爷他们回哈尔滨了,你知道吗?”

  “……知道。”健洲叔顿了半天:“他们在深圳让他前期给打压了,回东北重组势力呢,以他之前在这边的影响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比在深圳那会牛逼的多,到时候我们抓他就更难了,你还在惦记他?”

  “他一天不除,我永远睡不好觉。”牙花子让我咯的直响。

  “要不回来吧,我帮你复职,咱爷俩亲手抓他。”

  “不了,我要走自己的路,灭他。”

  “听叔的,别走歪路,在法律正义面前,坏人不会得逞的,兴许他一直嚣张,但他不会嚣张一辈子的,终于一天狐狸马脚会露出!”

  “健洲叔这话你说给你的手下听就好了……”

  “呵呵,你小子。老艾让我从深圳调回来了,要不我给他调到鹤岗那边协助你?”

  “我不用,任何官方背景我都不用,你们走你们的路抓他,我有我的办法,就这样,如果有消息,咱俩随时联系。”

  “行吧,注意点安全,记着叔的话,不管乌云有多庞大,终有一天它会被太阳的光芒所刺开,换天空一份晴朗。”

  挂了电话,我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会有那么一天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