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需要钱没错,但不是谁的钱都会拿,比如晨曦!

  为什么不拿?可能就是男人天生的一种自尊心吧,他可以为了心爱的奶奶,放弃一切尊严,却不能接受自己喜欢女孩的施舍!

  “段宏楠,你站住。”

  晨曦眼疾手快的抓住他,指了指地上的血书质问道:“你为什么不要我的钱?你出了什么事,竟然能让你这么孤傲的一个人给人下跪?是上面说的那件事吗?”

  “嗯!”段宏楠点点头。

  “钱够了吗?”晨曦问道。

  段宏楠低头查了查:“远远不够。”

  “还差多少?我能帮你。”晨曦想了想,知道段宏楠好面子肯定拒绝,当即又补充一句:“不过是要利息的,你要是一个月之内还给我,就不要利息,你要是超过一个月,就按照银行四厘的利走。”

  “好!”

  这样钱就可以收了,段宏楠将钱的数额告诉晨曦后,晨曦说:“那你先去医院等我吧,一会儿给你送去。”

  段宏楠高兴坏了:“晨曦,今后你说话,做牛做马我都报答你。”

  “我不用你报答,回去把值日做了就好。”

  晨曦的笑容在这个夏天温暖了段宏楠整个青春!

  .......

  视线扯回来,我们与康有鹏推杯换盏中,康有鹏笑呵呵的说:“我大你二十多岁,叫你一声小老弟不亏吧?”

  我点头笑道:“康大哥是这里的老大哥了,走到哪人都得给面子,叫我一声老弟我赚了!”

  “哈哈!”康有鹏大笑两声:“你的公司我听说了,踩着郑锋上位的,如果我不跟你合作,是不是也要踩着我继续往上爬?”

  “哥您说笑了,我可没那个实力,我现在就是想求求你,给我个机会!”

  康有鹏呵呵一笑,转了转手里的酒杯:“我可以给你提供人手,但你能给我带来怎样的方便?”

  “康哥您发话、我能办的绝对给你办了!”

  “行,咱明人不说暗话,城南工地这事,出了个敏感,H市省厅直接带人给抓走了,听说那里的副局跟小弟你有关系,看看能不能给办了?”

  康有鹏这个老狐狸,感情早就知道我的底细了,确实,我现在的这个底细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这事能办!”我咬牙说道:“但能办到什么程度我不好说,最次能见到人!”

  “老弟就当个事吧,今天就杯中酒,好吧?明天老哥给你跑去一批人过去,价格就按市场价走!”

  “妥了!”

  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随后我们几个便离开。

  浪斌开车,我跟尹恩妃在后面坐着,浪斌说:“阳仔这事不能办啊,咱们血亏!”

  尹恩妃跟着说:“他就是给你拨点人,你给他支省里的关系,这......!而且还是命案,我估计健洲叔都不能同意。”

  我揉着太阳穴挺头疼的说:“没办法,铂叔说了咱们刚有点站稳脚跟,不能四处受敌,有求于人,付出的代价肯定大。”

  很快,我们回了家,刚才喝的白酒酒劲上来后,屋子就开始疯狂转圈。

  完了尹恩妃就开始套我话:“阳哥,玩一下呗。”

  “你想咋玩?”我闭眼睛问道。

  “老规矩,200一次!”

  “我在加600包宿!”阳哥特土豪的说完,后面就没动静了,紧接着就听见卫生间里皮里扑棱的,仿佛在找着什么。

  第二天,我在浑身酸痛中醒来,看着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问正在化妆镜的尹恩妃:“宝,你昨晚是不是打我了,咋这个疼。”

  “没有啊,你昨晚非得说你是黄飞鸿,跟咱家墙对打一个多小时,拦都拦不住!”

  “我擦.......这事不准传出去,吃早饭了吗?我去给你买。”

  话音落我就下楼了,尹恩妃捡起已经两半的扫把,自言自语道:“喝多的人真不知道自己挨打.....还敢找女人,揍不死你。”

  夏天忽然的就这么来了,街上再次变成了风吹见短裙的季节,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去年这时候遍地是黑丝的情况没有了,现在遍地都是大白腿。

  我也是闲的无聊,就蹲在大街上看着一个个路过的光腿美女,时不时对她们吹个流氓哨。

  社会摇忽然爆火,遍地都是录视频社会摇的存在,我猛然就想起了十年前我们在网络被葬爱家族支配的恐惧。

  “孤傲冷风,葬爱家族不在低调!”

  人群中一声怒吼,只见消失很久的葬爱家族再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夸张的发型,画的浓妆艳抹,奇异的服装,无不在告诉我们,葬爱家族还在,只是低调了!他们的血,未曾冷!

  三名葬爱家族成员用他们紫黑紫黑的大嘴唇子走到十来个跳社会摇的小伙面前,露出王之藐视,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别再我坟前哭,脏了我轮回的路!别在我面前跳舞,一首walking,in,the,sun!足矣秒杀你们整个社会摇届,忘记被我们支配的恐惧了吗?”

  z&首发:

  一个梳着锅盖头,穿着露脚脖的裤子,一双船鞋的青年轻蔑的笑了:“呵呵哒!社会摇中万人迷、唯有男神...你说你刀枪不入,那就请你做好万箭穿心的准备,艾瑞八dei,摇!”

  随后你就看这俩划时代的两代逗逼,一个在瞎几爸跳,一个在瞎几爸摇,两帮斗的平分秋色,路人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到底谁更牛逼,只能留给时间去评判了。

  潇洒哥不知道啥时候来的,他蹲在我身边迷茫的抽了口烟,缓缓说道:“这两帮二逼刚才是什么对白?我有点没听懂!”

  “说实话我也没听懂,要不你问问他们?”

  “拉倒吧,一个精神不好,一个精神过好,惹不起,走了走了,喝酒去!”

  “你快别跟我提酒,提了就想吐!”

  “今天我的生日,订了一个小饭店,咱喝点去。”

  “我草,你早说啊,你先去吧,我回家喊恩妃去。”

  “不用买蛋糕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