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想的有点多了,我本身也没打算给他买蛋糕,长的那么磕碜吃啥蛋糕,整点花生得了呗,尹恩妃说我损,她给买了蛋糕。

  我们一帮人在一个没有间隔的饭店吃的麻辣海鲜,扎着田螺喝着啤酒小生活过的也算潇洒。

  潇洒哥抬头问我:“咱们现在在这边也算是黄烟第一大户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整?”

  “先跟康有鹏搞好关系,后面看看进军一下房地产,听铂叔说zf这边要给鹤岗,宝泉岭,绥滨县等地区的平房进行拆迁,要是咱能抢到地皮盖楼,能不少赚!”社会阳哥身边必须配个扒蒜老妹儿,恩妃现在就是扒蒜老妹,一个劲的往我嘴里塞大蒜。

  潇洒哥这个羡慕,趁机撩闲:“恩妃,你变了,不再是那个酷酷的,帅气的女神了。”

  “那我是什么?”

  “整个一个小媳妇,哎。”

  “没办法,阳哥魅力太大了,给我征服了。”

  “你快别捧他了,看看阳仔的鼻子都要翘天上了!”

  “哈哈。”

  众人欢笑之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只见这个人说话异常嚣张:“在我们东北,不是满桌菜,我都几爸吃,啤酒不他妈整满,我都不喝!”

  这句话其实挺普遍的,关键是他说话的这个语气太装逼,太遭人烦!

  “泽哥,我们哥几个早就听说了,您在这边是这个,说话好使!”青年对其阿谀奉承的竖起大拇指。

  “那是,今天尽管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干就完了!”李鑫泽的嗓门越来越大:“不是吹牛逼,在我们东北,你必须人际关系处的好,到哪吱一声,哥们人多往前冲这叫牛逼!”

  这人喝点逼酒就开始朗朗的吹牛逼了,声音越来越大……并且收不住了,整个饭店都是他的声音,众人虽然都感到烦人,却没人吭声,心想怎么会碰见这样没素质的人。

  我们几分离的最近,潇洒哥皱着眉头说:“这人是真没素质。”

  我摆摆手:“不是没素质,是压根没有!”

  紧接着黄平回头拍拍那个人的肩膀;“哎,哥们小点声,这屋里见不是只有你们几个在喝酒!”

  李鑫泽朗朗的吹牛逼忽然被人打断心里挺不爽,尤其还有种别人都没吭声,有你啥几爸事啊?

  但他看我们几个人都是那种典型的社会人,也就没吭声!

  黄平当他兄弟们说了他一句,顿时让他感觉挺美满足的,非要来一场无形的抗议!

  “兄弟们,咱们光他妈这么喝酒没意思,咱们来滑拳吧。”李鑫泽开口说道。

  “来呗!”对面青年立刻回道。

  “五魁手哇,六六六啊.......”

  在我们警告完这个李鑫泽后,他反而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声音更大了。

  黄平扑棱一下子,耐着性子说道:“不是,哥们,让你们小点声,这咋的声音更大了呢?”

  李鑫泽终于不乐意的开口道:“有他妈你什么事?你们算干啥的!”

  李鑫泽说话的时候,那几个青年桄榔一声全都站起来了,要干黄平。

  我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身子慵懒的向后一靠,眯着眼睛看他们,这种时候并不是我该动手的时候。

  “糙你个妈张口闭口在你们东北,东北人有你这样的都几爸闲丢人!”

  潇洒哥,浪斌,黄平呼啦一下子就给他们摁倒在沙发上,潇洒哥将啤酒瓶子砰的一声给砸碎,直接用玻璃碴子顶他脑门上了!

  潇洒哥战犯,长年累月的实战型选手,黄平浪斌这俩当兵的对付一个普通青年更是不在话下,所以冲突一起,他们就被他服了。

  我知道这才是应该我出场的时候、我慢慢悠悠的凑到李鑫泽面前:“张口闭口东北人?我就东北的,咋他妈没有你这么能吹牛逼,这里是人家饭店,你要是真硬,咱俩就出去干一下,社会人就他妈半点社会事,别整天就能吹牛逼,走!”

  说完,我搂着尹恩妃大摇大摆的出去了,这帮人愣在原地,没敢出来!

  但是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李鑫泽却是忽然咬牙问道:“哥们你认识康有鹏吗?”

  身型一顿,我呵呵笑起来,回头指着他:“你别几爸跟我提人,行你就出来,咱操练操练!”

  李鑫泽被我们吓的没有脾气,愣是不敢出来,我回头对他竖起中指,草了一声后,便离开,看着李鑫泽吃亏,其它饭店的客人顿时感觉挺解气的!

  尹恩妃就说我们,这么大人了,还跟人置啥气啊!

  女人可能永远不懂,男人嘛就是见不惯比自己能吹的人,这是天性,我们这一次无意中的一次小冲突,却在日后出了人命!

  “接下来去唱k呗?”浪斌提议道;“一会儿给咱潇洒哥安排俩小妹,嘎嘎版正的!”

  “欧拉!”

  我咧嘴一笑:“你们去吧,我还得回一趟哈尔滨,请我健洲叔跟刘鹏干爹他俩吃顿饭!”

  “哪天再去呗?”

  我掏出手机晃了晃:“老艾说今晚他们要抓苏哲,我想过去看看。”

  众人一听,来劲了:“抓苏哲?有证据了吗?他来哈尔滨了?”

  我点点头;“老艾说是这意思,小仙女的仇我得报,他们要是抓苏哲,我也得亲自看他被枪毙!”

  “那我们也去!”

  “你们别去了,人多也没用,铂叔还没回来,家里得留人。”

  “那行,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众人分开后,我跟尹恩妃再次踏上哈尔滨之旅,就在刚刚,老艾告诉我,苏哲今晚将会与别人交易一批货,他们得到消息,准备实施抓捕!

  苏哲给我的感觉深不可测,心机特别缜密的一个人,我总感觉这里面会出什么差错,想跟着过去看看,而且我答应康有鹏要帮他办那个人命官司!

  “恩妃辛苦你了,我先眯一会儿!”

  我将手放在她大腿上,略微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我放车,你安心啦!”尹恩妃越来越幽默了:“你的手放那就别动弹,我.......”

  没等她说完,阳哥这双不安分的小手就滑了进去!

  ●t更新M最快F上pv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