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恩妃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声音都变得温柔似水,整个人不安分的来回扭动:“耀阳......”

  ●z

  我咧嘴笑了起来:“妃,我有点不行了,你就给我呗?我肯定是你负责!”

  尹恩妃脸红的像个红苹果一样,本身她皮肤就嫩,此刻更像是能挤出水一样,她犹豫的说:“我再想想......”

  尹恩妃跟其她妹子,或者绝大多数女性不同,她把第一次看的很重,她想把初夜留在新婚那天,那样才会变得意义非凡。

  男人女人都一样,都会有那方面得到需求,但她能忍,虽说爱一个人就会给他全部,但总归要留一丝底线的。

  “我虽然平日里看着好像挺开放的,跟潇洒哥,黄平他们唠嗑也挺干劲,而且我也老自思想前卫的韩国,但我本人其实是个挺保守的人......”

  话音落,阳哥回应她的是无尽的呼噜声,双手也从裙子里掉落出来。

  ......

  哈尔滨,道外!某公寓。

  铂叔一脸为难的多看重的闫虹睿:“媳妇你生啥气昂,耀阳那边已经稳定了,等着在发展发展就可以进军哈尔滨了,他在鹤岗只是个跳板,我们最终会跳回来的,媳妇你给我点时间!”

  “刘铂!咱俩结婚这么久,你工作稳定了,就跟张浩跑国外创业,好不容易等你稳定了,你又跑鹤岗陪太子读书,什么时候你能真正的闲下来陪我呢!”

  铂叔上火吧啦的抽着烟:“这不是马上就能回来了吗?不出三年!行吗?”

  “三年三年又三年,一个女人有几个三年,你看看我那些朋友,天天回家老公给做吃的,陪孩子学习,周末领老婆逛街,你在看我,整天就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就跟单亲家庭一样,我们女人也是寂寞的!”

  “我知道,媳妇,可是我也没办法,我需要赚钱养你们!”

  “你在日本公司的股份足够我们生活的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去鹤岗帮太子读书?张浩这样做不会大材小用了吗!他怎么不让白云凯他们去呢,为什么偏偏是你!”

  铂叔被她说的烦了,当即皱着眉头说道:“女人家家的懂什么,浩哥这是信任我,才让我去的,他辛苦奋斗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儿子,以后他的产业都会交给他儿子,他现在的意思就是让我领着他,陪他成长,以后我们才会赚更多的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跟钱过吧!”

  “放屁,假如我刘铂赚不了钱,你能住最高档的小区?咱闺女刘婷能上最好的大学?我不赚钱,你们吃什么喝什么!啊!”铂叔也火了,这女人是怎么劝都不听了,当即抄起外套就走。

  “爸妈,你们不要吵了。”十八岁的刘婷从闺房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作业本:“爸你去哪?”

  “我回鹤岗,你妈不讲理,我跟她没法聊。”

  “你总是忙忙忙,不在家陪我们,好不容易回来就不能多呆几天吗,爸,你已经好久没陪我们了。”

  刘铂眼圈一红,说了句:“爸也没办法。”后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留下两个母女在家抱头痛哭!

  生活有时候真的无奈,男人抱起了砖头就没办法抱你,抱你了,就得放下砖头,哎!

  在刘铂眼里认为,现在不拼,等以后老了拼不动了,他拿什么给她们母女最好的生活?

  警察局内,我龇着大牙冲健洲叔嘿嘿乐。

  “你有啥就赶紧说,这么看的我发毛!”健洲叔特谨慎看着我,往常我漏出这种笑容的时候都是坑他。

  “我在鹤岗遇到困难了,希望健洲叔你能拽我一把。”

  “你又咋的了?这次是给谁干死了。”

  “嘿,这话让你说的,整的好像我有杀人许可证似的。”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你们前几天是不是上鹤岗抓人了?”

  “啊!”

  “我跟人家正好有个合作关系,对我来说挺不容易的,我要是能攀上这座大山,就能一往无前,碾压全部了。”随后我就将大概的意思告诉我健洲叔了。

  他听后很果断的摇头:“这事我办不了,省里来的人直接带走的,而且出人命的那个人也是个有黑背景的人,现在国家在严打,已经被上头盯住了,现在就是谁说话,谁摘帽子,这人躲都躲不及呢,你是往上凑,你别跟那个康有鹏扯在一起,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就是zf的下一个目标!”

  “叔啊,这事要是好办我就不找你了,帮帮忙,拜托了,恩妃!”我双手合十的恳求道。

  “叔你看,一点心意不成敬意!”恩妃给他拿了几条九五至尊!

  “草,张耀阳,你就跟我儿子没啥区别,给我送礼?你玩呢!”健洲叔顿时不乐意了。

  “叔你说啥呢,咱们叔侄俩不扯这个,我这不是因为这件事给你送利,而是单纯的孝敬你的,并且通知你个好消息。”我搂过恩妃肩膀,对着她的小脸蛋子吧唧嘬了一口:“我俩谈恋爱呢,你多准备大红包!”

  “呦,可以可以,牛逼牛逼!”健洲叔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并且不停的拍掌。

  尹恩妃一脸黑线:“叔你什么意思!”

  “智允家的人进了老张家,哈哈哈,这就是命啊,我完全同意。”说完他就开心的说:“你俩结婚,我肯定给份大礼!”

  “叔那个是后话,你先告诉告诉我们,这事给不给办啊?”

  “一码是一码,现在是关键时刻,我真办不了!”

  “行,你行,我俩结婚的时候不带喊你的,恩妃,走!”

  “嘿,这孩子,回来!”

  “能办吗?”

  “办不了!但是.......”健洲叔话锋一转:“但你刘鹏干爹能办,他马上退休了,上面不会为难他的。”

  “早说啊!”说完我就刘鹏那屋跑!

  “办不了!”刘鹏听完我的来意后,比健洲叔拒绝的还果断!

  “也不干啥,就让他们见一面,说电话,有啥就不能办呢!”我特费解的问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