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几个小时,老艾还能哄着她,惯着她,宠着她,而现在......这种忽然间的落差让汐汐没法接受,她抱着老艾痛哭道:“你个王八蛋,说好的娶我呢,你走了,以后谁疼我啊!!!”

  两个小时后,我们都聚集在医院了,大夫宣称老艾死亡,同时通知了远在吉林的父母,他们打车过来的!我很清楚的记得老艾的父母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他的儿子是英雄,为他感到骄傲!

  #◇

  我受不了这种生死离别的场面,就在楼下闷头抽烟。

  老艾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按照惯例我们是先要将他冷冻三天,然后才要出殡。

  好久没见到赵球跟雪峰了,这俩人也都没干自己的焊接老本行,一个在保险公司卖保险,另外一个在写网络小说,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发展的都不错。

  老艾连夜被送回了吉林,汐汐一直把她当成老艾媳妇,披麻戴孝,无论谁来,她都还礼。

  老艾父亲说:“孩子,你没必要这样,对你以后的人人生也不好。”

  汐汐却执拗的说:“我总得为他做点什么。”

  要不是老艾父母极力反对,汐汐愿意跟他完成阴婚。

  赵球叹息道:“你们走之前带着各自的梦想离开学业,一个躺在床上,一个躺在棺材,我......”

  “这就是命,人的命天注定,我们改变不了什么。”

  现在的我好像跟赵球雪峰已经没有共同话题,两个人在看完老艾后便离开了。

  说实在的,这个地球谁离开谁都能过,别人是死是活跟他们已经没关系了,赵球也好,雪峰也罢,他们日后要过的是自己的生活,上班,下班,老婆孩子热炕头,仅此而已,听他俩说虽然都在吉林,但是他俩基本上三五个月才能见一面,因为都有自己的生活在忙。

  其实让我最好奇的其实是丫丫回来了,丫丫在得知老艾去世的消息后,连夜从国外赶回来的。

  他俩在吉林喝过酒,也都认识,后来加了微信,聊的关系挺好的。

  “你怎么回来了?”见到丫丫后我愣了半天。

  丫丫眼睛通红通红,盯着老艾的照片看了很久,然后哇的一声就坐在那哭。

  “人死不能复生,别哭了。”我将丫丫带到随礼的那个地方,看着她在上面写了迟小娅三个字,让我有些恍惚。

  “那个大坏蛋落网了吗?”丫丫问我。

  “没,让他们跑了。”我摇摇头说道:“现在全网抓他们呢。”

  “这种人一定要枪毙。”

  “肯定的,就是法律治不了他,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听说你在种大烟,咋样啊干的?”

  “还行,阳哥是那边的第一种植大户了。”

  “牛逼了。”

  说话的同时,尹恩妃走了过来:“康有鹏来电话了,想约你谈谈宝泉岭那边盖楼的事。”

  “推到明天吧,老艾明早送走。”

  “知道了老公,别难过了,苏哲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尹恩妃这声老公是她故意叫给丫丫听的,我很确定,我们之前从来不这么称呼对方。

  丫丫果然一愣:“你俩在一起了?”

  “嗯。”

  丫丫咣的就怼了我一拳:“你好样的!”

  说完就拿出电话:“方柔,来接我一趟!”

  然后就气呼呼的走了,方柔?好久没见到方柔了,我还挺想看看她现在有什么变化的,就奔着丫丫追了过去。

  “哎你回来!”尹恩妃拽着我不让我走:“你干嘛?你要去找她??”

  我无语的捏了捏她的鼻头:“对自己对我有点信心,我既然跟你在一起了,就不会对别人产生感情,我就是碰见个老熟人了,好久好久没见了,我看看她长啥样。”

  丫丫咣的一声钻进车里,并且恶狠狠的对我说:“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也不跟我,你牛逼,别追我呀有本事。”

  我龇牙乐道:“是谁那天说会让我高攀不起的,这咋的对我仍然余情未了?”

  “滚,烦你。”

  “我也不是找你啊,好久没看见方柔了,我瞅瞅。”

  我也没心情跟她斗嘴,直接敲开方柔那边的车窗户,方柔摇下,一种无与伦比的气质,才女的感觉扑面而来,她微微一笑:“好久不见,我的老同学。”

  我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方柔,你变化这么大?”

  “是不是变丑了,呵呵。”方柔就是那种你永远见她都如沐浴春风一样的感觉,整个人特知性的感觉。

  “没,漂亮多了,身上的气质也是越来越好了袄,完爆你旁边那位小暴力女。”

  “滚滚滚昂,夸别人的时候少几爸埋汰我!”丫丫被我气的脏话又出来了。

  我没理会丫丫,而是继续对方柔说:“有空吗?约一下。”

  方柔想了想:“那我们微信聊?”

  “妥,你微信多少?”

  方柔“不满”的撅着嘴:“晕,我有你微信!”

  “啊?是吗?”一点不撒谎,我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方柔的微信是多少了,我记得她当初离开我的时候已经给联系方式都删了。

  “我记得你的号,回头我加你。”

  “好!”

  “你跟这重色轻友,喜新厌旧的盲流子聊啥啊,咱们走。”丫丫催促着说道,方柔用口型跟我说了声拜拜后,就驱车离开了。

  “跟美女聊天很开心是吧。”一回头就看见尹恩妃插着腰说道。

  “我问问空气中这是什么味道,咋这么大醋味呢,哈哈。”不知道为什么见过方柔后,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就你?”

  “就我咋的,阳哥不跟你吹,当初这个小姑娘抢着让我睡,我都没睡,你看看你是不是考虑该让我睡了,不然我去睡她了。”

  “是吗!”尹恩妃皮笑肉不笑的在我身上一顿拧:“开房钱够不够,要不我给你拿点?”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别闹了,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面守夜,明早出了后,咱俩就回鹤岗!”

  夜晚八点多,跟我一起守夜的还有老艾的一个姑夫、我俩没什么话题,就各自低头玩着手机,我一个劲的看有没有加我,果然在九点的时候方柔加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