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跟你一比,我都感觉自己有点高攀你了都。”

  “怎么讲?”

  “我的想法不是建设祖国,就是想多赚钱让身边的人包括自己可以活的很好很好。”

  “也很好嘛,只要你有一颗努力上进的心,无论在做什么工作,都是光荣的。”

  “你说同样是在国外上学,差别怎么就大呢?”

  “你指的是?”

  “丫丫那个盲流子呗。”

  方柔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俩诶,真是一对冤家,你都不知道昨天你给她气的骂你半天。”

  “啊?因为啥啊……”

  “还能因为什么呀,我感觉你俩心里都有对方,都没发现罢了,你说会不会以后你俩还能在一起?”

  “不可能了,我俩已经错过了,呵呵。”

  “那可说不准,命运这个东子可是很神奇的哦,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丫丫,都让她拒绝了,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

  “她说你张耀阳啥时候结婚了,她在考虑处对象的事,不然你俩什么时候又交织在一起了,她却没有干净身子了,肯定会遭到你的嫌弃。”

  “哈哈,真能开玩笑。”我大笑两声,随即摆摆手:“她的话你也能信,不说她了,说说你,在学什么专业。”

  “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我是在山东大上的学,不是国外,我学的是教师,以后可能会留校给大学生讲课吧,但我的希望是去黑大教学。”

  “你肯定受欢迎,到时候就是美女老师喽,哈哈。”

  “你的嘴还是这么甜。”

  跟方柔聊了很久,也都很开心。时间匆匆而过,我俩离开咖啡厅:“送你回去吧?”

  “谢谢。”

  车内,周杰伦的(等你下课)就这样响了起来。

  高中三年,我为什么没有好好读书,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学......躺在你学校里的操场看星空,教室里的灯亮着你还没走,于你擦肩而过,你耳机里听的什么歌能不能告诉我。

  我侧脸看了眼方柔,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完全沉浸在歌声当中。

  一曲未完,便已到达方柔的家,她的家里一直没变,还在这里,除了墙壁更加的斑驳以外。

  “到了。”方柔轻快的跳下车,双手放在身前,抿嘴说道:“时间过的好快,仿佛我们还是七年前那样,你送我回家时的场景。”

  “是啊。”我双手插兜,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就呃了半天。

  “想说什么直接说。”方柔给了我一个你放松点的眼神。

  EEzZ

  “七年前你含泪不辞而别,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方柔一怔:“我们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我从来就没后悔自己爱过你,那一年,是我这一辈子里最美好的回忆,你不必道歉,因为那对我来说是甜的。”

  “......那也是我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方柔在最好的年纪遇见最不成熟的我,我们的缘分就这样错过了。

  感叹命运弄人,回首往日,终将都变成回忆。

  我七年的一个心结在今天这一刻终于得到释放,心里宽松不少。

  开车到鹤g已经是半夜八点多了,尹恩妃还没睡,坐在卧室里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瓜子:“回来了。”

  我点点头,抻了抻有些疲惫的身子就往出走。

  “不用看了,小仙女我已经给你照顾完了,汐汐的房间也安排好了,你这几天都没休息好,烫烫脚,休息吧。”

  想来我也是真的累了,沾枕头就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让尿给憋醒了,提着裤子就往卫生间里跑,舒适的缓解一泡后,洗了洗手。

  “早,阳。”汐汐整个人没什么精神,眼睛也是红肿红肿的。

  “起这么早呀。”

  “是呀,想早点进入工作状态。”汐汐想用她充实的生活工作来填满她极度空虚的生活,老艾走了,同时带走了汐汐的内心。

  “额,现在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需要,再等等,等我给工地的活拿下来后,才有你忙的。”

  “那我现在可以做点什么?总不能让我一直这么呆着吧。”

  “让她去人事部吧,咱们的公司一天天扩大,正好人事部那边缺个经理的位置,汐汐这么会说,蛮合适的。”恩妃从屋里面走出来说道。

  “好,那我去洗漱。”

  “嗯,等下一起吃早餐。”

  我跟恩妃回了房间,我问恩妃:“咱们哪有人事部?”

  “开一个部门吧,咱们的公司正好要发展,光咱们几个人远远不够,这事铂叔早就打算好了,本来这个职位是我去担任的,给汐汐吧。”

  “你真好。”

  “好啥呀,我的目的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人事部经理这么简单,而是总裁夫人!”

  说笑间,我们穿好了衣裳,恩妃领着汐汐去公司适应新环境,而铂叔则是领着我们四个人去会见康友鹏。

  “哈哈哈,耀阳老弟果然神通广大,谁都搞不定活让耀阳老弟一句话就给搞定了,厉害!”一见面,康友鹏就对我阿谀奉承的说了一句。

  我呵呵的笑了笑,并不咋会接这种场面话:“康哥说笑了,还希望发财的时候能带着老弟一把就行。”

  “这话说的,那不是必须的么,宝泉岭那边拆迁盖楼的时候,我准备让你跟我弟弟一起干,干了肯定能挣钱,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李鑫泽,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张耀阳,别看岁数不大,能力通天!”

  “是你?!”李鑫泽眉头顿时一皱。

  “是你?”我挑眉笑道。

  “你们认识?”康友鹏笑了起来,拍拍他老弟的肩膀:“小泽可以呀,这样的人物都认识。”

  “岂止是认识,我们还有点过节,怪不得人家不把你放在眼里呢。”李鑫泽冷笑两声,语气带酸的说道。

  “哈哈,小误会,康哥,我们之间再饭店的时候……”随后我就将事情的大概给他讲了一边,其实我这么跟他说的原因是我不想跟李鑫泽合作,这种人人品不行,跟他合作,我害怕他啥时候坑我一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