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友鹏是带着笑意听完的,他哈哈大笑两声:“小泽,你看我都说你多少次了,做人要低调,那是公共场合,你这样确实不对,耀阳老弟说的对,哈哈。”

  李鑫泽见他大哥都说这话了,还几爸能说什么,只好憋着了,不过脸色一直不好看。

  康友鹏当着我的面给他训了,无疑给足我的面子,那阳哥能不把面子给扔回去吗,我笑着站起身,倒了满满一杯白酒,走到李鑫泽身边:“泽哥,之前都是误会,咱都是老爷们,过去了呗。”

  说完,我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

  李鑫泽也不装了,将自己手中的白酒端起来同样一饮而尽!

  “哈哈,这就对了嘛,以后都是朋友,你俩还得一起发大财呢。”

  在康友鹏做中间人的情况下,我们商谈了这次的开发合作。大概的内容他给我们说完,后面具体的合作事宜还需要我跟李鑫泽往下聊。

  康友鹏之所以带我玩,是因为我帮了他这个忙,但我还没达到跟他一起合作干点啥的地步。

  吃过饭,李鑫泽喝嗨了,非要拉着我们去唱会歌,顺便找个小靓妹。

  内裤狂魔黄平一听要去找小妹,眼睛顿时亮了!

  “去呗。”黄平直接就答应了。

  “呵呵,你们去玩吧,我得回家。”我委婉得拒绝了。

  “走吧,阳哥给点面子,咱们工地的事还得聊呢。”李鑫泽极力要求我过去,我一寻思也行,就给银恩妃发了条短信,她说过,在我喝多之前,一定要告诉她,并且好来接我。

  李鑫泽要了一个vip包房,挺大的,我们进里面就开玩,我是麦霸,别看我平日里不进包房,只要进去了,那必须唱歌,ktv必点歌曲,玫瑰花的葬礼……好吧,我承认我这个人有点悲观,点的歌都是……

  “我去给大家喊娘们,哥几个嗨着!”

  “泽哥威武!”

  李鑫泽笑着说完,就出去了。他轻车熟路的走到小姐那屋,看着一排排的小姐,就乐道:“依依呢,来,泽哥问你点事。”

  “啥事呀,我滴泽。”

  李鑫泽笑呵呵的再她屁股上摸了一把:“一千今晚睡你行不?”

  依依躲过他的咸猪手:“泽哥真能闹,我卖艺不卖身,只喝酒昂。你了解我的。”

  “擦,两千!”

  “泽哥您就是给我五千,也睡不了,不是我装清高,是我怕服侍不好您呀。”

  “就你会说,算了算了,有没有姐妹得病的,艾滋梅毒的那种?让人干完就能浑身起红疹的?”李鑫泽阴损的问道。

  “没有。”依依说:“咱这里的妹子你放心,各个都是干净的。”

  “这个可以有!”李鑫泽想的就是找个带病的娘们给我玩,让我得病,擦,这个损逼。

  “这个……真没有。”依依笑道:“谁得罪咱泽哥了,整这么狠的?”

  “你少跟我扯犊子昂,谁不知道小姐这一行是病最多的。”年轻的时候她们用身体换钱,以后是用钱换健康。

  “泽哥这个依依真不跟你吹,要说别的地方,可能真有你那样的,但咱家店,想进来干这行,不说要她高中以上学历,必须先来个身体检查。”

  “草,行吧,一会儿给我上最丑的姑娘!”

  李鑫泽这个王八蛋,只能这样找找快感了。

  “姑娘们,接客了!”

  依依喊了一声,并没有像李鑫泽说的那样,至少里面有几个还是真的长得不错的,其她那几个稍微有点丑的,浪斌他们也能接受,这玩意就是解决一下就完事了,也不是奔着谈恋爱,没必要找那么好看的。

  在一个,大家都喝了点酒,再看这些姑娘长得都不错……

  正{版(首M发…

  我扫了一圈,就指着依依说:“你吧。”

  依依微微一笑:“哥,说好昂,我卖艺不卖身!”

  “陪我唱会歌就行。”

  要说李鑫泽是个损篮紫呢,你要说安排我们玩是不是得给小姐的钱付了,他不得,只给包厢的钱掏了,小姐的钱是我们自己掏的。

  这事是怎么发现的呢,浪斌玩了一会儿,搂着那个穿裙子的姑娘要去开房,人家妹子说:“得先给钱!”

  “给呗,泽哥,表演。”浪斌刚才跟李鑫泽喝了会儿酒,两个人还称兄道弟来着,浪斌这个人还实在,也没多想就大大咧咧的对李鑫泽说了一句,按照他的想法如果是我请客,肯定给大家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出来玩,就几爸差钱。

  “这钱我拿不了,哪有说出来克炮还得我掏钱的,这玩意晦气,得你自己来。”确实,他们很避讳这个事,飘畅啥的都是自己掏自己的钱,没有说帮忙付账的。

  “擦,真抠。”浪斌顿时有些不乐意的说了一句,也是喝点酒的事,他才口不遮拦。

  “你喝多了昂,逼逼的有点过了。”李鑫泽虽然笑着,言语里却有些不爽的味道,他最几爸烦酒蒙子,尤其是那种喝点酒就没大没小的主。

  “你好像吃屎了,说谁逼逼呢?”浪斌,何为浪,再女人之前必须浪里个浪,你李鑫泽今天是安排我们出来玩,你不服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跟我说话一口一个逼逼两字,让自己再妹子面前下不来头,能乐意吗,不能!

  这一下就给李鑫泽整急眼了:“你几爸怎么唠嗑呢?在我们东北,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草,干一下子昂?”浪斌对他的第一印象太能装逼,第二个印象就是怂的一逼,否则那天再人家饭店怎么被我们吓得不敢吱声?并且自己也是当过兵的人,揍你不跟玩一样?

  殊不知李鑫泽也是个练家子,之所以那天再饭店没跟我们动手是因为他刚放出来,不能再惹事进去了,不然康有鹏不能贯彻他了。

  所以再浪斌挥着拳头要搂李鑫泽的时候,他身子很敏捷的给躲开了,然后一个过肩摔就给浪斌扔沙发上了,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给我们都看呆了。

  李鑫泽掐着浪斌的脖子狠狠的说道:“能唠嗑就好好唠,不会唠嗑我就教教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