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过身,捧着她的脸颊,认真的说:“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我会努力赚钱,将你的名字放进咱老张家的户口本上的。”

  “嗯,宝……”

  “想说啥就直接说呗,干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没事,你去上班吧,好好赚钱,给我们以后一个安稳的家。”

  “你今天不去吗?”

  “昨晚你太用力了,我现在走路都有点疼,想休息一天。”

  “行,那我一会儿给你买早餐上来。”

  我领着汐汐,黄平,潇洒哥,浪斌,铂叔等人去了早餐包子铺,大家坐在一起讨论今天的工作计划。

  铂叔靠在暖气片上,啃了口包子说道:“咱们暂时跟他们合作一块地,再里面搞通关系后,拉开自己单干,李鑫泽那种人不能长期合作。”

  “明白,拉人脉这事交给我就行。”浪斌恶狠狠的说:“我非得给他的那点关系全都整咱们这来,你们看我表演就完了。”

  “可是,这样一来不就得罪了康友鹏?”潇洒哥说:“别的我倒是不怕,就怕康友鹏会摆咱们一道,你知道的,李鑫泽本来跟我们就是面子上的关系,届时他在其中来回挑拨,恐怕……”

  “怕个毛线,干就完了,咱耀阳哥的野心是给康友鹏当小弟?还是跟他平起平坐?那是他妈要凌驾于他们身上的男人,是不。”黄平的声音不小,周围吃早餐的人也都听到了,但这帮人普遍认为我们几个是再吹牛逼,早餐就吃包子的选手你想凌驾谁?

  我笑呵呵的点了根烟:“我的目标就是在这里赚到钱,干回哈市,这里只是跳板,那里才是展示自我的平台。”

  “所以更应该灭康友鹏了,这就相当于什么,游戏里的小boss,你只有给他干倒了,才能去打后面的boss,从而完成通关。”

  “那为什么不能把他变成朋友,合伙帮我干最后的boss呢?”

  “怕就怕咱们有心跟他当朋友,人家却是想利用你。”铂叔说:“再商业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利益,一切都是向钱看。”

  “不,七爷苏哲就是我永远的仇人,呵呵,他们就是拿出一百亿,我手里的枪也会毫不犹豫的崩他脑门!”我将手里吃的还剩一口的包子塞潇洒哥嘴里了。

  “滚,你个贱人。”潇洒骂了我一句,随后贱兮兮的问汐汐:“吃饱了?不够再要,要不要来个茶叶蛋?”

  “饱了,谢谢。”

  大家现在都很关心汐汐,汐汐平日里在我们面前倒也还好,就是总是再夜晚的时候偷偷哭。

  吃过饭,我们就回公司去忙了。

  尹恩妃吃着我买给她的早餐,一种浓浓的幸福感觉。她很珍惜现在的时刻,所以她就不想失去。

  吃完早餐,她将早餐扔进垃圾桶,随后走到小仙女的身边,矗立良久。内心做着无比痛苦的抉择。

  两个小时后,尹恩妃给我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阿姨,我很爱耀阳,我不想他一辈子活在痛苦当中,虽然不舍,但我更愿意看到他快乐的样子,小仙女有救的事情告诉他吧,不管怎么样,你们包括我,都不能让耀阳再感觉到恨了,他跟我说过他就像是行走在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一条狗,如果连我都欺骗他,他真的没法在信任何一个人了。”

  我妈看完这条信息,笑着哭了,只是给耀阳发出三个字:“好孩子。”

  L◇OZ

  其实恩妃跟智允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如果是智允的性格,她此刻一定会想尽所有办法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哪怕背上全世界的唾骂。

  恩妃则是不同,她希望看见自己爱的那个人可以过得很好。

  ……

  公司内,潇洒哥对我说:“总有那么一些顽固分子不肯撤离,他们说那是他们的母校,一群可笑的孩子拿着横幅挡在学校门口面前,并且还再各种平台直播这件事,咱们怎么整啊?”

  “用铲车,推土机直接平啊!”铂叔说:“咱们买下那块土地,推了他们学校,现在那群孩子挡在那里就属于犯法,咱们怕什么。”

  “事是这么个事,问题是学生属于若是群体,吃瓜群众不明白,咱们直接退,再网上一被带节奏,咱们就是强拆。”

  “你管那么多干啥,咱们有法律保护。”

  “你要是给学生整受伤了,法律可就保护不了你了。”

  “报警就完了被,不是,这学校的校长都同意卖了,这群学生咋回事昂?”

  “听说李鑫泽是用了一些不好的手段逼迫校长卖的,这个校长拿着钱跑了,但是这帮老师就没有工资发了,估计多半是他们鼓动的,咱又不能替他付了工资,是吧。”

  “草,真他妈卑鄙,利用学生,走,我去看看。”

  说完我们便迈步离开公司,赶往jc中学。

  学校门口很是热闹,李鑫泽双手叉腰,嘴里拿着大喇叭,身后一群工人以及铲车,他对对面人山人海的学生喊道:“地皮,我已经买下来了,这个楼必须拆!”

  “坚决抵制非法暴力拆迁,我们需要上学!!”在一个人的带动下,这群学生齐刷刷的喊道。

  “你们上学上你们的呗,阻止我拆迁干毛?我说没说这块地皮已经买下来了,再挡着,给你们都推了。”

  这群学生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他们单纯的以为我们是坏人,是要破坏他们的家园,殊不知自己被利用了。

  李鑫泽气的够呛,后来扯着嗓子喊道:“给我推!”

  这种场面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换做以前我还会去阻止李鑫泽的这种行为,可现在,就那样怔怔的看着,李鑫泽愿意出头做这个坏人。我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铲车闻声,开大马力轰的一声冲了上去,这群学生迅速跑快,没有人不怕死,真正遇见暴力拆迁的时候,他们只能看着。

  我想这群学生之所以能挡在这个校园面前,只有一小部分被忽悠了,更多的则是过来走个场合,所以再铲车推墙的时候,全都跑散了,然后目睹充满回忆生活的地方被摧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