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让我们签合同,就是说一旦发生意外风险的话,他们是不会负责人的,可以说这次的手术风险,超级超级的大,老汪将这次的决定权扔给我:“你签吧,如果我跟我姑娘出了意外,把我们葬在一起。”

  “叔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大夫说小仙女可能会出现危险,但你不会。”

  更2新E最9=快√9上Ge

  “我女儿要是没了,我活着也就没有意义了。”

  这一刻我震惊了,从来没有想到这种话会从老汪嘴里说出来。

  老汪前阵子不是消失了吗,他去买了黑枪,准备弄死三个人,苏哲,七爷,以及我爸……是他们害的小仙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要找他们报仇。

  几年前,老汪他就有日本久住证,那时候还是丧超玩的时候就有这个证了,只不过后来丧超倒了,他在日本那边最多就是在废品厂出点大力,他也没了心力,就窝在吉林整天醉生梦死。

  他在吉林,找了以前的一个老哥们,给他在那边也整到了枪,准备先干我爸,然后连夜逃回深圳准备跟苏哲他们同归于尽的时候,计划都研究好了,意外的发现我爸在拼了命的找团队救小仙女,然后就有了现在这情况。

  “叔,以前虽然你不咋地,但是这一刻,我张耀阳佩服你,你是个好父亲!”

  “叔跟金叶要是能挺过这次难关,我就再也不喝酒了。”老汪呵呵一笑,随后迈着稳健的步伐进了手术室。

  而我便在医院内无比焦急的等着结果。

  ……

  鹤岗,秩序公司。

  铂叔跟潇洒哥,黄平,浪斌四个人从工地回来没多久,又开了个会,四个人支了个桌子在打麻将,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二万。”黄平一手扣着脚丫子,一手拿着大葱蘸大酱。

  “你这大葱吃起来啥味道啊,是不是有股淡淡的咸味?”潇洒有点恶寒的抬头问了一嘴。

  “哎,不知道咋的了,最近我有点特殊外号,有些难以启齿。”黄平羞涩的说道。

  “啥爱好还不好意思说?说呗,恩妃妹子又不在,汐汐也回家了,公司就咱几个,都是大老爷们有啥不能说的。”

  “说了你们别笑话我。”黄平犹豫半天,说道:“我发现我最近有点跟浪斌一样了,有些心理变态。”

  “滚你妈,你变态就变态扯上我干啥。”浪斌顿时要急眼。

  “在军营里不是你带着我们去偷内裤了?有没有这么回事?”

  “咋的呢。”

  “我最近有点恋足,恋袜子,就是看人家脱下来的那个鞋子跟袜子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劲。”黄平每次回到家中,看到汐汐跟恩妃脱下来的鞋子就有点忍不住想要来一罚的感觉。

  “这个挺正常的。”铂叔抽了口烟,缓缓说道:“有的人喜欢奶楼子,有的人喜欢卫生巾,还有的人喜欢……像我这种就对间尸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劲。”

  “擦,铂叔,你丫就是一个老不正经的臭流氓。”潇洒哥鄙视的说道。

  “呵呵,都是男人,没啥不好意思说的。”铂叔无所谓的说道:“我们这么多人呢,你喜欢闻谁的鞋子跟袜子,你直说,我们满足你。是不是越臭的你越喜欢?”

  “那你可以试试我的,为了我兄弟,我愿意牺牲自己。”浪斌将他二十四K宇宙无敌爆臭的香港脚给抬到桌子上,脚丫子上面还在冒着热气,这是得有多臭……

  呕!众人一阵干呕,差点昏厥过去。

  潇洒哥抹着眼泪:“好汉饶命,大哥你告诉我你这脚多久没洗了。”

  “最近一直在大棚那边跟着干了点农活,锻炼锻炼身体,晚上回家倒床上就睡了,黄平,你不是喜欢吗,拿去吧。”

  “哥,我喜欢的是女人的鞋跟袜子,不是男人。”

  “你这口味真重,晚上的吧,你多给我点俩大黑炮,我领你去玩小杨幂。”

  “可是我不想找小姐的袜子,得来太容易了,没刺激感。”

  就在众人骂黄平是个事b时,秩序公司的大门让人一脚给踹开了,他们几个以为是抓赌的第一时间就是给桌子上的钱揣裤裆里。

  “你们谁啊,整滴气势汹汹的。”潇洒哥见到来了一帮青年,顿时没有了紧张感,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迈着社会步就上去了。

  但是对方根本不跟潇洒哥有任何对话的机会,抬手就是一棒子直接给潇洒哥拍倒,喊了一声:“给我砸!”

  随后呼啦一下子那帮人全冲上来跟铂叔他们厮打在一起。

  铂叔有枪,但他没带!黄平跟浪斌是当兵的,但是一对五,对方手里还有家伙,他俩除了香港脚啥也没有。

  这帮还有点恶趣味,其中一个人一遍打一边说:“铁头功是吧。”

  另外那伙人就打浪斌的腿:“金刚腿是吧。”

  “你们在这跟我拍少林足球呢,有本事单挑!”

  很快的,铂叔等人让这伙人就干啦啦的,麻将洒了一地!纷纷趴在地上动不了。

  这时,门开了,苏哲叼着雪茄挺几爸潇洒的进来了,他满脸阴笑的抓着铂叔的头发:“老逼登听说你可哪研究我呢是吗。”

  铂叔挺意外,让警察通缉了好好久的苏哲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还是鹤岗这个地方?

  “呵,苏哲你还敢出现?”

  “有什么不敢的呢,你们去,给屋子里面的监控都给我砸了。”

  话音落,这帮人将潇洒哥等人全部捆好以后,就给公司的监控器都给干的粉碎,同时,铂叔跟潇洒哥最惨,让人恨不得打的半死。

  “一群小喽喽聚在一起还研究我,你们行吗?”

  苏哲无比嚣张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将秩序公司的卷帘门给摇了下来,坐在椅子上给我打了通电话。

  已经在医院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我紧张的手上,脚上全是汗,电话猛地响了起来,吓我一激灵。

  “铂叔。”

  “我是苏哲。”对面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我顿时感觉要完。

  “你怎么会用我铂叔的电话,我*你妈,你把他们怎么了。”疑惑也就半秒钟,我顿时反应过来,铂叔他们应该是让苏哲抓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