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我爸点点头,说道:“这些人足矣。”

  接着我爸走到脸色已经吓白的苏哲面前,将他手里的枪就这样用手给拿了下来:“我这人呢,典型的护犊子,我儿子除了我能揍,别人谁也揍不了。”

  话音落,我爸毫不犹豫的抬枪对着苏哲的胳膊砰砰就是两枪,刚才笑眯眯的样子也没了,整个人身上的戾气特别重。

  苏哲的左手当场便成了残疾,跟着他来的那几个青年也都没敢动,苏哲在他们眼里已经就是个挺牛逼的狠人物了,但远远没牛逼到说开枪就开枪的地步。

  我爸此刻的状态有些不疯癫不疯魔的状态,似乎回到十几年前的那股子劲头了,从前他一怒为红颜,如今一怒为儿子。

  人嘛,活一辈子,总得为几个特定的人暴走一回。

  “来来来,没事的人都出去。”

  见苏哲已经没有了心气,彻底服了后,我爸便对这些人说了一声,紧接着呼啦啦一帮人全都开始往外走,包括跟着苏哲一起来的那些青年全都出去了。

  “真他妈完犊子。”我爸给我从地上拽起来:“就这么两下子还老跟我吹牛逼自己多厉害。”

  我撇撇嘴,完全不想跟他顶嘴了,刚才他的那个样子着实给我帅到了,从来没有觉得我爸还有这么社会的一面,以为他就是个只能欺负我的选手,看来我低估他了。

  这也就我裤衩叔没在,让他吹吹牛逼,大家可能不知道,别看我爸现在这么叼,年轻时也是两下就人干倒的选手,估计都不如我…

  “你们几个也出去吧。”

  我爸将刘铂等人也给拉起来后,对他们说了一句。

  “浩哥,他是孩子,你是大人,不能跟着一起冲动。”

  刘铂叔话里有话的劝了一嘴。

  “我知道,只是,不能丢了男人的血性。”

  铂叔一愣,最终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

  “耀阳,还记得我教过你什么吗?”

  “男人有两大仇恨必须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恩,但是有个度,小仙女那孩子要是死了,我不说什么,但她现在还有希望你也不用把事做绝,坏人受到报应就可以了,你长这么大有自己的思想,多的我就不说了。”

  我爸就说这么完,随后就把枪扔给我随意的靠在墙边抽烟。

  苏哲血淋淋的胳膊还在空中耸搭着,我思考着我爸的话,缓缓走到苏哲面前:“人的命天注定,当日你打伤小仙女哪里,今天我就打伤你哪里,没毛病吧?”

  “你他妈敢。”

  苏哲咬了咬牙说道:“别忘了,秦子晴还在我们手上,我若是不能活着回去,你就别想见到她了!”

  他的话让我如梦初醒,转头看向我爸,只见我爸淡淡的说:“整你的。”

  我爸的话就像是定心丸一样,让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对着他的腹部往下随便找了一个地方,砰的就是一枪。

  苏哲直直的倒了下去,他根本没还手,也没跑,因为他刚才听明白了我爸的话,那就是不要取他性命,他若是跑,八九不离十就得死,要是不跑,还有活命的希望。

  苏哲选择了后者!

  “从今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说完,我便跟着我爸离开了,而苏哲的那帮兄弟看见我们出来后,纷纷钻了进去。

  这时,我爸拿出手机对说道:“键洲,你可以带人进来抓了。”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键洲叔竟然出现了!

  是的,我爸之所以没让我直接杀了苏哲,是因为他已经报警了,准备采取官方手段才来制裁这些恶人。

  不过键洲叔光抓人也不行,这里面涉及了太多的人跟事,还包括我在内,所以我爸必须跟他们要想个完全的对策来替我善后。

  我们几个在车子面前,我爸对这个前来帮他的朋友说:“百忙之中这么帮我,不忙的话我张浩请你俩吃饭。”

  “天一说了,浩哥说话就好使,吃饭行,得是我请你,呵呵。”这人咧嘴笑了起来。

  “都行,哈哈,他在北京还好吗?”

  z

  “挺好的。”这人看了眼手表:“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哪天天一过来了,咱们一起吃顿饭,有事你招呼我就行。”

  “这个是我儿子耀阳,有机会提点一下我儿子。”我爸给我介绍道:“这位是杨叔叔。”

  “杨叔叔。”我礼貌的对他说了声谢谢。

  “我知道你,最近在跟康友鹏一起玩的那个青年才俊?”杨叔叔眉头一挑,乐道。

  “啥青年才俊,就能瞎扯这一天的。”我爸呵呵一笑,跟这人随便应付几句后,他就带人离开了。

  潇洒哥跟黄平浪斌都过来了对我爸说了声:“张叔,谢谢了。”

  “谢啥,不用,你们哥几个好好混,不是每个时间都会有贵人来帮助你们,最主要的是要靠自己。”我爸看着我铂叔忽然乐了:“你也不行啊,让人干这逼样。”

  要说跟我们这群青年说话,我爸还有长辈的样子,到我铂叔这,他俩就是平辈了,说话也轻松不少。

  铂叔说:“我他妈是智者,又不是打手,今天让人偷袭了而已。”

  “咋样,在这边呆的习惯不?要不跟我回日本?”

  铂叔白了他一眼:“少几爸跟我扯犊子,你家这太子还没登基,我怎么走。”

  哥俩搂着肩膀就离开了,我终于是喊了一声爸:“爸,你们干啥去?”

  我爸身子一抖:“帮你处理后面的事去,你赶紧回哈尔滨吧,这边我帮你看两天。”

  “谢了爸。”我挺感动的说完:“可是你给苏哲送进去了,那秦子晴那边怎么办?”

  “你永远要记得,有些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

  我看着他们几个,说道:“你们谁跟我去哈尔滨?去一个就行。”

  潇洒哥第一个表态:“我就不去了,帮你留下来照顾家里。”

  黄平登了他一脚:“我他妈看你是想照顾汐汐吧,你个贱人。”

  “滚,臭不要脸的,我是怕我不在家,你拿着汐汐的鞋子搞变态……呜呜呜,咋的还不让说了。”

  话没说完,黄平就捂着潇洒哥的嘴!

  我感到有些好笑:“啥玩意偷鞋子昂?”

  “没没没,走,我陪你回哈尔滨,路上咱俩还有个照应。”黄平不想让他们继续嘞嘞下去了,拽着我就往车里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