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扶着小仙女的肩膀往回走:“你总是这样的善良,善良到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所以老天就让我在生死门边缘走了一遭,就让我回来啦,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哦。”

  善良的女孩儿运气不会差,小仙女的妈妈过来了,陪她继续溜达,而我则是去找了尹恩妃。

  再次见到皇妃的时候,她的精神状态依然很萎靡。

  l%\\(

  我们在一个车站牌那遇见的,她就坐在那里。

  我迈步走了过去,将她拥抱在自己怀里:“你去哪里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知不知道我很担心。”

  皇妃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唔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小仙女好了,我就得离开了,本想着我一个人就这样走了,但是,有始有终,就算分手,我们也要正式一点。”

  说着她挣脱我怀抱将手上的戒指摘下来:“这几天每当我看见这个戒指我就难受,它原本就属于小仙女的吧,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停!”我出言打断她的话,也制止了她摘戒指的动作:“戴上我戒指的女人就没有摘的道理。”

  “不摘怎么办,我看着它心里更难受,本来就已经忘不掉你了。”

  “那行,你摘吧,提前是你把我后背的纹身给我去掉,并且不许带疤痕,要让我的后背跟之前一样干净,你能做到吗?”

  “肯定不行啊。”

  “那就是喽,你来我心里一趟,想在走出去,怎么可能就是摘掉戒指就等于没发生呢。”

  “那你的选择是?”

  我咧嘴笑了起来。

  “别光笑啊,看你这样子我好想还有戏?”

  “阳哥一直都是个喜新厌旧的男人,之前我以为忘不掉小仙女是因为分开的时候特别特别的不甘心,我一直以为那是爱,后来我渐渐懂得,那只是源于青春里的遗憾,属于不甘心吧,还是那句话,我不想为了前任去伤害现任,即使我知道那样对前任很残忍,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阳哥之所以有这样的性格我想主要的是来源于小时候我总听他们给我讲我爸的故事,我爸好像就是那种犹豫不决的人,因此我不想跟他一样。

  这就好像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他们比完整家庭下长大的孩子更看中家庭圆满,总是会有一种我结了婚就不想离得心态。

  “那她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这是我最不知道该处理的地方,小仙女身体刚恢复,我不能对她说太残忍的话,只能等着她伤口好了以后,慢慢跟她说,我需要时间,希望你能理解我。”

  “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害的偷偷难过了这么久。”

  “你的问题问的太愚蠢了,一点都不了解我。”

  尹恩妃破涕为笑:“我是太害怕了,可是你今天能毫不留情的放下小仙女,会不会在日后也会毫不犹豫的放下我。”

  女人就是这个样子,一旦动用了真心就处在患得患失当中。

  哦不,准确的说,所有人都是这个样子,很珍惜一件事的时候,就会这样子。

  我无奈的笑了起来,也不回答她了,直接与她在路边拥吻起来。

  在我们国内,不像外国那么开放,情侣在街边肆无忌惮的接吻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跟脸皮的。

  皇妃是韩国人,觉得这件事还是很正常的,我是个男人,感觉也还可以,所以这对我们来说不算是有什么难度。

  当然了,你想哄好一个女人不能光靠亲嘴这么简单,还得给她扎针才行,来一场心与心的灵魂交流。

  这一下就是两个小时了,我对正在洗澡的她说:“今天你就在这边休息一下子,我一会儿要出去办点事。”

  “去医院吗?”

  “不是,苏万梅找我,因为苏哲的事,我过去看看。”

  尹恩妃从浴室里探出小脑袋:“她找你?做什么,请你放了她爸爸吗?苏哲那种人进去了还能出来吗?”

  “那个小丫头没啥主见,遇到这么大的事肯定处在极度慌乱之中。”

  “行吧,洗完澡我就先回鹤岗了,公司那边光让汐汐处理也不行。我得回去坐镇,你给我送到客运站。”

  “要不你开车回去吧,我在这边打车就行了。”

  “得了吧,我坐客车回去就行。”

  呆了会,我就将尹恩妃送到客运站,这一次她的心情就好了,嘴里起的泡没几天就要下去了。

  待到恩妃离开,我就给苏万梅打了通电话,她整个人比尹恩妃之前的状态还要憔悴,眼睛都哭肿了。

  见到我就扑到我怀里:“阳哥,好多警察来我家,他们说我爸爸犯法了。”

  我是不可能对他说你爸爸是因为过来找我麻烦,被我爸给送进去的,否则她会接受不了的,一个不韵世事的小姑娘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梅梅,你爸爸这次确实是出不来了。”

  “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苏万梅说:“我知道爸爸之前对你们做的那些事情很不好,也知道你恨他,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上,求求你放过他好不好,我知道你能量很大,我知道你有干爹是当局长的,阳哥我求求你,我就这么唯一一个亲人了。”

  苏万梅的哀求声很大,我却紧紧地皱着眉头:“现在不是我要整他,是国家法律要制裁他,他做了太多的事,我真的办不到,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在出庭之间见你一面,让你们父女好好聊聊。”

  苏万梅整个人没了血色,呆立的坐在床头一言不发,最终只能默默的点点头。

  我哎的一声叹了口气,随后也不在说什么。

  “小仙女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她醒了?”

  “恩。”

  如果说苏哲还有希望获救的话,那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小仙女,之前小仙女的消息我一直都没告诉苏万梅,只是看她现在可怜,她俩又是很好的闺蜜,我希望小仙女可以陪陪她,她也可以陪陪小仙女,两个人说说话,就没那么难受了,谁曾想我的这个举动却意外的给自己惹出不少麻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