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cS上J

  离开医院的时候,大雨依旧下个不行,且有一种越下越大的态势。

  很奇怪,这一次的分手我没有之前那般撕心裂肺,反而有一种解脱感。

  太累了,我在本不该有的年纪里承受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一把伞忽然撑在我的脑袋上方,转身一看竟是段宏楠。

  段宏楠没有什么表情:“耀阳哥!”

  我一愣,努力想了半天他的名字,方才想起来叫什么宏楠,于是我便笑道:“宏楠,你在这边干什么呢?”

  段宏楠指了指身后的医院:“我奶在这边住院,我在陪护。”

  “怎么了?”我递给他一支烟,他双手接的,并且很懂事的拿打火机先给我点燃。

  “老人心脏不好,支架了。”

  “啊,那是挺严重的病,我爷就是因为这病没的,哎。”

  我俩就这么在医院聊了会儿,就想走了,走之前翻了翻自己的钱包,还有个千八百块钱掏出来给他:“给老人家买点营养品吃,我就不上去了。”

  “哥,我不要。”

  “拿着,给老人的,又不是给你的,我是真有事准备回鹤岗,不然我亲自上去?”

  段宏楠咬咬牙,最终接了这笔钱:“哥,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这哪是什么人情,我妹妹长得比较招风,你在学校帮我多看着点她就行。”

  “晨曦是个好姑娘,不会有人欺负她的。”

  “那就行。”拍拍他的肩膀,我便迈步走向自己的车。

  “哥,这把伞你拿着吧。”

  “谢了。”我也没拒绝,撑着伞走进车里。

  年仅十七岁的段宏楠看着我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许久后,他将嘴里的那根烟抽烟,仍在地上用脚碾灭,随即迈步回了病房。

  叮咚!

  车子行驶到张健洲家楼下,我摁着他家门铃,开门的是房总。

  “房阿姨,我键洲叔在吗?”我将刚才在楼下超市买的两箱奶放在门口,礼貌性的问道。

  “在睡觉,昨晚忙了一夜,进来坐。”

  “好嘞。”

  “我去给你叫醒他。”

  “不着急,让他休息休息吧。”

  房阿姨微微一笑,随即走进卧室,推了推张健洲:“耀阳来了,在客厅了。”

  张健洲在家就穿着一条灰色短裤,光着膀子打着哈欠就走出来了,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你咋来了。”

  我嘿嘿的笑了笑,挠挠头目光看向房阿姨,房阿姨挺懂事的说:“我下楼去买俩菜,耀阳别走了,就在这吃。”

  “好嘞,房阿姨。”

  房阿姨离开后,我这才冲烟灰缸弹了弹烟灰开口问道:“苏哲的案子进展到哪了?”

  “还没进一审,老七在玩命保他,找了很多人,案子暂时给拖住,没办法往下进行,从前我还不知道,苏哲这伙人背后的能量竟然这么大!真是可恨。”张健洲挺头疼,也挺来气,毕竟按照之前苏哲他们拘捕来说,这一次弄倒苏哲的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但是上头就是让拖,他也没招!

  这让张健洲明白了一个道理,官场沉浮,官官相护,一边说抓的是一伙人,一边不让动的又是一伙人,上面的大人物在博弈,下面的人就只能跟着走一步看一步。

  “这个苏哲很滑头,什么都不肯说,包括老七那边他死活也都不交代,不好办,进程非常缓慢!”键洲一颗烟抽完紧接着又续上第二根。

  “老这么抽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吧,老七是七爷他们呗?”

  “嗯。”

  “那七爷他们在哪你有消息吗?”

  “没消息,这人躲起来了,一直在暗中操作,我怀疑他往鹤岗已北的地方走了,这边农村太多太多了,他要是随便躲进一个地方,想找也挺难,就算动用当地公安局,也白扯,毕竟不知道哪个点的领导跟他们有联系。”

  “也就是说苏哲这次不一定能栽?”

  “不会的,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种人不能留在社会继续危害社会!”键洲叔恶狠狠地说道,他之前派去的几个人全都死了,这让他心里非常难受,暗暗发誓一定要帮他们报仇。

  “叔,你看看方不方便让她姑娘见他一面?”看我键洲叔这模样,让他放弃苏哲简直不可能,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这次又是帮谁昂?”键洲叔挑眉问道。

  “哎,这次是她姑娘,我挺对不起这丫头,从小妈就没了,她爸也让我祸害成这样,而且我还玩弄过她的感情……人家有求于我,我拒绝不了啊。”跟键洲叔我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我草,你这也是情种,从初一开始处对象,到现在几个了?你就不能学学我,对你房阿姨从始至终就这么专一。”键洲叔无奈的摇摇头:“哎像我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了。”

  “叔你别闹,房阿姨也没在家,你不用着急表态,我上次听我裤衩叔说你们上次去日本整了一个漂亮妞?一进屋就下跪的那种……”

  “晕,你这小子从哪听来的,别听他瞎嘞嘞,你裤衩叔放屁你闻闻味就得了,不能吃!”键洲叔一个虎扑给我扑倒了,用手捂着我的嘴同时心虚的看了眼门口的位置,好在房阿姨没回来,不然能劈死他。

  “我还真不是听说的,上回你们聊天的时候我铂叔喝多了,手机聊天记录正好被我看见了,行了都是男人,跟我你还装什么纯情小绵羊。”

  “滚滚滚,不爱理你。”键洲叔跟我不是一个辈分的,自然不能跟我聊男女这种破事,他叼着烟眯眼道:“可以看,直接等一审呗。”

  “那啥时候了,人家就想现在看。”

  “现在啊……不行。”

  “咋的,你还害怕他姑娘给她带点什么不良信息去昂?那小丫头单纯的狠,没有心眼子,就是这时候家里没亲人了,想看看自己父亲,叔,你帮帮忙呗,不然一会儿我喝酒的话,舌头就容易打瓢,万一不小心让我房阿姨听见什么日本,下跪服务的话……”

  “停停停,打住,这事你为啥不去坑刘鹏,非得来找我?”

  “那上次坑的不就是我刘鹏干爹,让我秦然干妈好悬没给打死,薅羊毛也不可能可一个薅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