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二,你哥公司就这么点小地方,现在这几个人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划分他们,钟不传来了,我怎么办?位置给高了,这些人就会不乐意,凭啥我给你打江山,却让后来的一个小子给当了领导,位置给低了呢,钟不传会不乐意,奥,咱俩是最好的兄弟,我来了还不如你后认识的那几个人?这不是让我难办吗?就我现在的这个位置最害怕的就是人心不齐,一碗水端不平,前不久他们都有点不乐意铂叔了,你说钟不传来了,会怎么样,如果说我是个打工的小弟,那肯定举双手欢迎钟不传过来。”

  “哥,我知道了。”

  “这小子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好好开导他,好了,我真得走了。”

  跟晨曦聊了会儿,时间也来到将近夜里一点钟,就套着外套走了。

  ●%

  我用黑布给车牌照一档,踩着油门就往家撂。

  屋里面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睡眠当中,我轻轻地回到尹恩妃的卧室,慢慢的钻进她的怀里,入眠。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尹恩妃一脸茫然的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晕,感情昨晚谁搂你睡觉你都不知道吗?”我挺无语的,这要是别的男人进来搂他,这傻妮子别再傻呵呵的不知道就跟人睡了。

  “我知道你回来,就是不知道几点,睡蒙了。”皇妃打着哈欠,拿着牙刷去洗漱了。

  我也不得不打起精神,重新回公司。

  九点钟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在公司,包括我爸。

  我们集体开了一个会,他们向我汇报了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公司都发生了怎样的进程。

  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没办法,既然做了,就要给他做下去,小仙女虽然好了,但公司却是实实在在的成立了,我不能因为我自由逍遥的性格而放弃他们。

  在本该奋斗的年纪,我不会选择安逸。

  浪斌戴着个斯文小眼镜,头发梳的油光锃亮:“地里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没什么意外的话,秋收我们可以狠狠地赚一笔了,而工地也开始筑地基了,所有的工业材料都是我们在负责,合作方是张浩先生推荐的杨光建材有限公司的杨先生。”

  我抬头看了眼端着茶缸不吱声就在那低头喝茶的我爸,想必这个杨先生就是那天带人救我们的杨叔叔。

  “继续。”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浪斌又说:“李鑫泽他们筑基结束后就没有在来过了,一切都是我们在做。”

  我眉头皱了起来:“我们是双方合作的,他们不过来?”

  “是的,他们说只要每个月把账目核对清楚给他们看了就行。”

  “最后的利润是怎么分的?你们签了合同没有?”

  “五五分。”

  “凭什么!”皇妃忽然插口说道:“我们出钱,他们人,我们本是合作关系,现在他们直接退居二线,最后还要我们五五开?”

  “可是没有他们得这层关系,我们也很难拿下这块地皮,直白点说,这里面的利益等于是给他们上供了。”

  “那我们也太亏了,他们一分钱不出,这是绝对不行的,合同什么时候签的?”

  “昨天刚谈,还没签。”

  “合同给我,我去找他!散会。”

  开完会,我就将拟定好的合同扫了一遍,然后把刘铂单独叫在办公室里,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没好意思说他。

  “铂叔,这合同你看过了吗?”

  “看过了,而且是我亲自谈的。”铂叔脸色淡定如常。

  “原本说好是双方合作,现在可好,对面一分钱不花,就靠走关系,咱们就要分他们一半的利益?”我语气不太好的质问他,这跟礼貌无关,纯粹是工作问题。

  “那你可知道你在公司开枪,这事是谁帮你平的吗?你以为你随随便便开的两枪会没事么,人家会不追究吗?你知道我去跟人家谈的时候,人家怎么说的么?”

  我心里咯噔一声,那天在公司门口的人很多,虽然都是我们这边的人,也包括一部分苏哲的人,但是若是有人想要给我举报一下子,也让我挺难受的。

  “人家康友鹏当时就在鹤岗之内,他为什么没来?而是让李鑫泽来的,李鑫泽为什么当你们走了之后他才来,其实他一直就在不远处看着,并且用手机录下这一切,如果说他们将这个视频上报给公安局,在通过关系整你一下子,你觉得你有好果子吃吗,不要忘记,王伸的死。”铂叔拿话开始点我,好多话他不想直接说透,可是他发现我根本就没思考这些问题,让他有点生气。

  “……”沉默许久,最终我点头:“知道了。”

  “在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我不止一遍告诉你,做事不要冲动,如果冲动让对方抓住你的小辫子,那你只能学会付出代价,记住,能够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一旦用钱解决不了的事,那才叫事。”铂叔将一个usb扔给我,随后走了出门。

  我将usb插在电脑上,赫然出现的是那晚的画面,而这个usb正是铂叔用这次工地的利润所换来的。”

  我又一次被人上了一课,这次给我上课的人叫康友鹏!而我的学费就是让人分走了一半的利润。

  我虽然尤其,却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浪斌!”我扯着嗓子喊道。

  “来了。”

  “这份合同我来负责签,他们要是打电话找你,你直接让他们找我!”吃了这个哑巴亏,但我也不能就乖乖的让他们给抓住。

  客运站,我爸跟铂叔俩人站在车站,我爸笑呵呵的说:“我儿子是不是挺笨?”

  “还好,现实的压力给他强行推在这个位置上,他不适应,却肯学,慢慢做吧。”

  “辛苦你了,好好带带他,咱们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泡妞,别的都不寻思,他愿意扛着压力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而没有选择逃跑就已经挺出乎我的意料的。”

  “这孩子有一股韧劲,我觉得他未来的成就肯定超过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